李三万

摘要:谍战剧《潜伏》里,投靠日本人的军统电讯处王牌特工李海丰,怎么知道军统会派人来杀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谍战剧《潜伏》里,套靠日本人的军统电讯处王牌特工李海丰,怎么知道军统会派人来杀他?

作为军统电讯处的王牌特工,被称为“密码宝典”的李海丰从叛逃日伪那时起,就知道军统绝不会放过自己。无论是国民政府的国法还是军统的家规,都不可能饶过自己。况且叛逃后的李海丰也通过日伪的情报系统,已经了解到军统派人来刺杀自己,而且他还知道军统派来的杀手代号,否则在余则成击毙他之前怎么会问“你就是蟹?”

不过,话说过来,李海丰叛逃的时机也真的不理想,连戴笠都称为“愚蠢”。已经抗战后期,日本的失败已经板上钉钉,这时去投靠日军,实在是太蠢了。

作为军统的王牌特工,有“密码宝典”之称的李海丰对军统潜在的危害绝对是巨大的。所以除掉李海丰自然就成为军统当务之急的事情,这个任务就落到吕宗方和余则成身上。

抗战时期,日本和中国不但在战场上有着明刀明枪的厮杀,在看不见硝烟的谍报战线上也充满了惊心动魄的斗争。情报向来是为军事服务的,所以打击或者策反对方的谍报人员,成为双方最常用的手段。军统的李海丰就是被《扫荡报》日文翻译郭紫萍策反,带着家属叛逃汪伪政府。对于叛逃者根据军统的家规向来不会放过,何况还是掌握着大量机密的李海丰?所以无论从国法还是家规,干掉李海丰肯定是必然的,没有一点疑问,李海丰深知这一点,所以对自己的安全保卫极为重视,不管何时何地,随身都带着好几个保镖。

李海丰叛逃后,军统在撤离人员、修改密码进行善后的同时也在做着锄奸的两手准备。李海丰叛逃本身的影响还在其次,而他破译密码的能力和掌握军统的大量秘密才是需要重点防范的。所以军统从得知李海丰叛逃后,第一时间就是掐断李海峰熟知的联络方式和联络人,然后布置锄奸。

李海丰的原型是军统东南局电讯督察李开峰,他叛逃到了汪伪特务机关“76号”。戴笠亲自下令除掉李开峰。军统上海行动总队负责人胡德珍收买了76号里原军统上海站站长陈恭澍的警卫员刘全德,最后成功将李开峰干掉了。

汪伪政权成立后,不少军统特务投降了汪伪,并成为76号的骨干成员。他们或被策反、或被抓后投降,如何天风、陈明楚甚至戴笠手下四大金刚之一的王天木都投靠了汪伪政府。他们和中统的李士群、丁默邨组建的76号和军统展开了血腥的特工大战,尤其是王天木叛逃导致军统在天津、北平、内蒙、张家口、察哈尔、济南等多地的军统地下机关先后被破获。军统在华北的地下力量几乎被一扫而空,损失非常惨重。而王天木在汪伪政府中的位置也因此逐步上升,最后官至汪伪政府委员、监察会委员。

而军统也没有放过这些叛徒,1939年12月24日平安夜何天风、陈明楚在寻欢作乐途中被军统的杀手击毙。下手的正是王天木的副官马河图,而王天木虽然毫发未损,但因为马河图的关系,成为李士群、丁默邨争夺76号权力的牺牲品而备受打压。抗战胜利后王天木竟然没有遭到惩处,最后定居台湾,1955年去世。从这方面推测,王天木投降汪伪政府还真有可能是充当卧底打入伪政府内部的,不然以军统的家规,怎么可能这么便宜放过他。

从何天风、陈明楚被刺杀,可以看出叛逃汪伪政权的军统特务,不但要面临国法的惩处还要面对军统家法的处置。所以,李海丰很清楚,自己一定会成为军统的刺杀目标。

想想也是,李海丰是做哪一行的?又不光他一个李海丰,做这行的谁不知道有人要杀自己?只不过不知道是哪天罢了,像李海丰的情况,因为是叛变过去,还要专门对付原先自己的同僚袍泽,所以被杀的紧迫感更强,平时已经比正常情报机关工作人员要加倍小心,出入都已经带着保镖。当然,他是因为遇上有主角光环的余则成,带着保镖、司机三个人也没用,被余则成一个人就都解决了。

毕竟不管你干那行,也没有办法千日防贼,李海丰大概是情况特殊,已经算特事特办了,要不你看军统天津站,余则成的上司吴敬中,军统少将站长,出入是不是还一直带保镖?还不就是普通正常的上下班?特殊情况是一回事,日常又是另一回事。在《潜伏》剧里还有一个情节,地下党要杀一个叛徒,军统将叛徒被藏在妓院里,最后还是被杀,这种临时有情况,叛徒还有巨大利用价值时,可以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保护,也必须花费大量精力来进行保护,这时要保护的并办是这个人,而是他身上的巨大的,而且有时效性的情报。当然同时,叛徒原来的老东家,必然也在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寻找叛徒,千方百计要干掉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先叛徒所掌握的情报网络,肯定在第一时间里要迅速通知,迅速撤离,即使撤离完全成功,也只不过是把人给撤回来,原先苦心经营多少年的情报网络,就等于都废了。这里面的价值,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然而只要赶在叛徒没来得及把情报都吐出来前,把他杀掉,那么这一切全都可以保存下来。因此这里面有个时效性,一旦叛徒所掌握的情报网络完成撤离,或者被完全起获,那么他身上的情报价值,也就算完全用光了,这边对他的生命并不在意,只是顾及自己以后招降纳叛的名声,多少意思意思,而被背叛一方,这时也不可能再花费巨大牺牲,来刺杀叛徒,这时对这边杀叛徒的价值,也只剩执行纪律,警示后人的价值。

当然,有些叛徒,在原先双方搏杀时,就给对手留下能力强悍的印象,叛变后,会受到重视,他身上具有时效性的情报被利用干净、或者已经失效,但他本人的工作能力依旧被认可。李海丰大概就是属于这一类,他身上还有熟悉军统工作方式,工作思路的价值,敌方还在利用他的这种长效价值,所以他属于刺杀价值比刚叛变有时效时低,又比一般过了时效性的叛徒高的那种情况,但是怎么说呢?他知道军统肯定要杀他,但确实也没法知道具体时间,汪伪也不可能一直给他提供安全保卫。反过来说,就像吴敬中,已经到可以一直配备保镖的级别了,最后也必然会弄到自己嫌烦不肯带,这就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惰性,除非级别真到了那个高度,出入都有制度性安保工作做在前面,那就不是单枪匹马考虑去刺杀的事情了。

正常来说,李海丰每天坚持有保镖、司机同行,已经是非常小心谨慎了。这种状况,要进行刺杀都是小组几个人协同出动,余则成这样一个人单枪匹马,那只有在电视,先是前后推倒电线杆堵车,再是两个方向开枪打死司机和保镖,又从第三个方向冲出来打死李海丰,这在影视拍摄手法里都得算蒙太奇了,要在现实生活里,你得会遁术这种玄幻手段才行。要知道余则成虽然是情报人员,但他主业不是专门干刺杀的,而李海丰叛投汪伪,不仅他自己小心谨慎,76号也会给他派司机和保镖。这种打打杀杀的事,这么个情况下,派出的司机也肯定是有点身手的,保镖则肯定是76号里安全警卫的行家,在加上同样是老情报的李海丰,这样三对一,不比余则成厉害?怎么也不可能像电视剧里那样,让余则成这么容易得手。

刺杀李海丰,原本余则成的任务只是负责监视李海丰的日常行动,然后汇报给吕宗方,具体刺杀的事情不是他负责。可是,事发突然,吕宗方原来是共产党方面的人,马奎被军统派来刺杀吕宗方。为了掩护余则成,吕宗方提前开了枪。余则成眼睁睁的看着吕宗方死在了自己面前。吕宗方死了,余则成没有了联系人,他失去了和军统的联系。本来余则成想悄无声息走掉的。在走之前,余则成去了吕宗方住的旅馆房间,看了吕宗方留下来的东西,那一刻,他决心杀了李海丰再走。于是,他开始策划,如何刺杀李海丰。

可以说,余则成刺杀李海丰过程很顺利,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很容易解决掉了李海丰的司机、保镖,最后除掉了李海丰。整个计划还算周密,也是因为强大的主角光环。余则成只是用了两根电线杆子,把李海丰的汽车困住,然后逐一开枪打死司机和保镖。李海丰被迫扔下手枪,下了车。下车后发现,这次刺杀行动居然只有余则成一人。余则成这才击毙李海丰,自己安然无恙的回到了电讯处。

可是,这次刺杀,余则成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差点把命都丢了。那就是余则成是开着电讯处的车去刺杀的。汽车的轮胎痕迹,在地上很明显,于是,被行动处的人发现了。这时候,万里浪也发现余则成鬼鬼祟祟的发电报,并且说是受丁默邨的指示。于是,万里浪吩咐手下,悄悄的把余则成干掉。余则成发现了异常,和暗杀他的人展开了激烈的枪战,最终三个人都倒在血泊里。也是巧合,正好三人枪战的地点在陕西会馆的店铺前,所以余则成被店铺老板救了,请来医生给他做手术,救了余则成一命。也就是经过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余则成愿意为共产党做事情。也许这是剧本的需要,如果余则成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就无法推动情节的发展了,就不能如此顺理成章被策反。

《潜伏》播出已经有十年了,可是,至今再看依旧意犹未尽。孙红雷,姚晨,冯恩鹤,祖峰,吴刚等演员,每一个人都把剧中角色刻画的入木三分,淋漓尽致。《潜伏》一开始就是刺杀汉奸,扣人心弦。李海丰的叛变,吕宗方的身份,余则成的任务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心。对余则成来说,这一切都变得太快,先是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和共产党在一起,接着吕宗方带自己前往南京执行刺杀,接着看到吕宗方被杀。本来他是想悄无声息消失的,但是在去了吕宗方的房间后,他决定自己孤身刺杀李海丰,完成吕宗方的遗愿。

于是,余则成进行了一系列准备工作,然后很顺利的得手,把李海丰和司机、保镖都杀死了。很多人都很疑惑,对初出茅庐的余则成来说,暗杀根本就不是他的长项,而之前吕宗方死后,李海丰抓到马奎,在审问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吕宗方来南京就是来刺杀自己的,应该会有更严密的防范。可是,这次,余则成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经验,身手也不是很好,却可以一下子就很轻易刺杀成功。这让人有些困惑,这主角光环也未免太强大了吧。

其实,这并不仅仅是主角光环的问题。我们来看一下,之前余则成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他对李海丰的出行时间已经有了一定的掌握,对他身边的人,也有了大体的了解。所以,余则成知道李海丰的上班时间,经过的途径,身边一般有两个人。所以,他选择了在李海丰家门口动手,先是设置了路障,不止是前面,还有后面。前后路障的这个距离,也必须是最合适的,他考虑到了李海丰看到有路障,会选择不下车,而是往后退,所以,选择了合适的距离,在汽车后方位置也放置了路障。不过这里有一点疑惑,当汽车后退的时候,这个路障是如何倒下的?那时候余则成在附近还是已经在远处准备射击了?

汽车被困住,不能动弹。余则成先是一枪打死司机,当保镖下车的时候,又被余则成一枪打死。这时候,李海丰慌了,作为叛徒,他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他内心的紧张和恐惧无与伦比,他知道今天就是自己的末日。于是,他强迫自己冷静,戴上礼帽,从车窗伸出手,扔掉枪,下了车。当下车后,他看到只有余则成一个人的时候,是非常惊讶的,他问了这么一句“只有你一个人?”这说明当时司机、保镖的死,已经打乱了他正常的思维分析能力,他如何也想不到执行刺杀任务,居然会只有一个人,否则,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抵抗,扔下枪。

也许之前李海丰已经有足够的思想准备,知道自己的结局必然是这样。再说自己在明处,杀手在暗处,无法判断杀手的数量和准确位置,只能选择交出枪等待对方现身,这是李海丰唯一的选择。他也未必就是想投降,只是要寻找机会。可惜,他遇到的是主角,所以,只能被余则成轻易杀死。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