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磊的兄弟史殿林在北京圣罗兰YeZongHui公共厕所被人一顿磕,脑瓜子干FangPi了,鼻梁子也让人打。

他见了史殿霖回到包房直接把灯打开了,磊哥和代哥两人喝的五迷三道的,聂磊勉强的睁开眼睛瞅了瞅,说到,你他MaDe开灯干啥,打扰了大家的雅兴。

史殿林走上前来说,磊哥,你看看我的脸,你这鼻子怎么了,我让人给揍了。代哥,你闻闻我身上什么味,又凑到代哥身边代哥干咳了一下,好悬没吐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代哥,磊哥,我在卫生间让人给打尿池子里了,谁打的呀?为什么打你?我不知道,在外面要是兄弟因为喝多了找人NaoShi,聂磊肯定会家法伺候,但是挨了揍也必须讨回来。

再说兄弟有错,当大哥的能打,但是别人不能打。聂磊和加代同时站起来,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打我兄弟,谁TaMa打的你呀,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知道。他就在厕所旁边的包房里,咱过去找他理论理论啊,找他去啊,找他去,这一说找他去,一帮人都站起身来,趁着隔壁包房就来了。

来到门口这块,聂磊胳膊一伸,右脚大皮鞋抬起来,朝门上啪就一脚,直接就把门踢开了。

志豪进去往门边一摸,啪啪把灯都打开了。这屋里边男人也是十多个,女孩也是十多个。

聂磊进来了,代哥站在旁边,大林过来,来史殿林往Qian这一上啊,你看看是谁打地你,史殿林往里一指,那小子一瞅,是刚才在卫生间打的那个人,站起身不服气地说道,怎么地,你呀,妈的挨打没够啊?聂磊说,是你打得我兄弟吧,打了啊,怎么了?来,你过来啊,来,你过来,志豪当时往前一来,屋里这十多人加一起,可能都不是志豪一个人的对手。

建强也往前上了一步,说道,你这屋里这十来个人,我一个就能解决了,这小子当时往这一上。不是怎么的,都过来找打呀。志豪一上来,直接右脚抬起来,朝胸口上直接来了一个窝心脚,这一脚一下子给那小子踢坐沙发上去了。

紧接着卢建强往前这一上,拿着膝盖朝肚子上一顶,哎呀,他脑袋往前这一握,卢建强下手利索,从旁边拿个啤酒瓶朝着脑袋啪啪几下干碎了酒瓶子不说,拿这瓶渣滓朝着肚子上就扎了过去,换手又掐住那人脖子,旁边一个人说话的住手,别打了,打了我们你JueDui出不了这个屋。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代哥知道聂磊这帮兄弟吧,手里边都有数,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置人于死地。

别掐了,我们是邹庆的兄弟。这一报号,卢建强不但没有松手,反倒是又使了使劲,给这哥们掐得内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聂磊当时哈哈一笑,说道,建强啊松开他,松开他,卢建强这才把手松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是邹庆的兄弟,知道吗?聂磊说,你给邹庆打个电话,你告诉他,青岛的聂磊来了,加代也在,让他半小时内来这里报道,要是到不了,我打折他的腿,给他打电话吧。

你们TaMa真是玩大了,你们庆哥拿俩Qian能砸死你们,知道吧?知道我们大哥是谁吗?代哥一瞅,问道,你们大哥是谁?东海龙宫老板宋健友宋老大号称京城DiYi贼。

关注我下集更精彩,持续更新一起成长!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