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启盛揍李宏伟的时候,想要显摆一下自己的骄傲,拿下了面罩,让李宏伟看到了他,高启盛以为李宏伟死了,就没有管,没有想到李宏伟竟然被警察“救活了”。

高启强用遥遥当人质,逼着老默去杀了李宏伟,没想到李宏伟早就死了,高启强的这一招,失算了,也是因为他的这一招,坐实了高启盛杀人的事实。

加上高启盛贩毒被揭发,两件事合在一起,高启盛成了警察的通缉犯,只要他出现,警察就不会放过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响使计,与高启盛同归于尽

高启强知道,如果警察抓住了高启盛,他的未来就毁了,他必须为他找一条出路。

高启强让老默带着高启盛去了偏远的地方,先安顿一段时间,躲过警察的追查。

这时候,高启强通过各种关系,想要为阿盛作保。

高启强认为,一开始警察抓人雷声大雨点大,一年半载后,雷声大 雨点小,等个三五年,等这风声过去后,只要没人追究,就变成雷声小雨点也小了。

高启强找了一直和自己合作的官员,像龚开疆,结果这些人,不是忙,就是根本不接电话,让他郁闷不已。

他没有办法,只能去求泰叔,结果泰叔建议他放弃高启盛,毕竟他是他,弟弟是弟弟,其实泰叔就是不开心,高启强对程程的处理方式,当时泰叔为程程求情了,高启强拒绝了,对于高启强来说,泰叔是泰叔,程程是程程,两个人各不相关,如今泰叔把这话还给了高启强。

不仅如此,高启强的建工集团也受到了政府的打击,本来已经说好的项目,这会却提出了另外的要求,让高启强腹背受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这个时候,赵立冬出手了,他想要跟高启强合作,但是必须要帮助他杀两个人,一个是李响,一个是谭思言。

赵立冬就是高启强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只能拼命抓住,他先是让人去杀了谭思言,提了一个投名状。

至于李响,高启强还是有感情的,曾经他落魄的时候,李响和安欣都曾帮助过他,他不想对上李响,再一个,李响可是刑侦队的队长,杀了他,后面的麻烦不断,他觉得不划算。

可是赵立冬很明确,必须杀了李响,否则不合作。

高启强没办法,只能找李响合作,看能不能私下解决,既能帮助赵立冬,又能安抚李响,两全其美。

李响一直想要找到赵立冬的罪证,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赵立冬会杀了他,在这之前,他还是想继续当好自己刑侦队队长的职责。

当高启强找到他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利用高启强,抓住高启盛,没想到高启盛竟然带了枪,看到高启强后面出现的李响,高启盛才知道,自己被哥哥出卖了,他慌忙之中开枪,李响和高启盛两个人缠斗在一起,掉落楼房,被摔死了。

李响把所有的证据留给了安欣,希望安欣继续寻找证据,把那些坏人绳之以法。

安欣为了继续李响的意志,他选择和孟钰分手,不留任何弱点,决定和黑恶势力斗一辈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书婷被杀,真相不明

陈书婷一开始和高启强在一起是看中了他的踏实,和他眼里的真诚,还有他想要安稳的心,没想到在一起久了,高启强有了权力,有了钱,反而家不像家了。

高启强后边跟了一堆人,他们干着一些违法的事情,一旦停下来,他们将很难适应,只能一直往前走。

阿盛走了,老默走了,陈书婷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于是她决定跟高启强分手。

陈书婷已经厌倦了这种逃亡的生活,每次出游不是为了散心,而是为了更多的担心,她害怕了,她还有儿子白晓晨, 她不想过这种居无定所,心不安定的生活了。

陈书婷是爱高启强的,自从跟了高启强,陈书婷眼里有光,整个人看起来光彩照人,有人说看一个女人过得好不好,就看她的气色和她的笑容,而陈书婷的笑容很明亮充满了阳光,她每一次出现,都让人眼前一亮,仿佛沐浴在幸福之中。

高启强也很喜欢陈书婷,把后房交给陈书婷打理,高启强非常的放心。

高启盛不喜欢陈书婷,认为她一个半老徐娘,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跟着自己的哥哥,还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让他很不爽。

在阿盛看来,陈书婷这样的女人,就该夹着尾巴做人,凭什么那么高高在上的样子?

高启强不同,他是真心喜欢陈书婷,他就喜欢她这种强势又霸道偶尔又温情的爱,他愿意让陈书婷和他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和幸福。

只要他发现阿盛对陈书婷不敬时,他会提醒,让阿盛认可陈书婷这个大嫂。

高启强是真的做到了,我喜欢你,我希望我的家人也喜欢你。

高启强给了陈书婷所有的爱,只要有时间,他会陪着白晓晨练琴,陪着他读书,真正是爱屋及乌。

可惜,两个人终究是缘深情浅。

陈书婷和高启强分手没多久,陈书婷就被杀了。

高启强想要查明真相,可惜那个时候,他们相隔太远,又在处理自己阿盛的事情,有些力不从心,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陈书婷已经死了,所有的证人,证据都消失了,他想查也查不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启强反扑,既经商又当官

自从阿盛因贩毒杀人被警察通缉后,高启强就体会到了“当官”的好处。

建工集团在京海是老大,可是他不管做什么项目,都必须看当官的脸色,这一次明明说好了莽村的项目给他们建工集团,没想到阿盛出了事,一些人就给他使绊子,不是查资质就是查人员背景,闹得人心不稳。

曾经和他合作的人,也全部沉默了,他们拿了他不少钱,吃了他多少回扣,到了关键时候,这些人为了自己的职位,直接装聋作哑。

这一切,让他体会到了当官的好处。

阿盛死了,陈书婷死了,高启强有些不管不顾了。

高启强先是买了建工集团的股份,超过了泰叔的股份,成为了建工集团最大的股东,接着让泰叔退休,一来是为了报复泰叔对阿盛这件事的置之不理,二来就是为了拿下建工集团,成为真正的一把手。

泰叔不想退休,建工集团可是他一手创立的,凭什么要给他高启强呢?

程程走了,下面的员工都挺高启强的,泰叔早就被架空了,他没了发言权。

高启强直接让人抓了泰叔,把他关了起来,正如他曾经说过的话:为他养老送终。

只是这个养老和泰叔曾经想的养老不太一样,这个是强制性的。

拿下了建工集团后,高启强也没有闲着。

高启强一鼓作气,参加了选举,成为了京海市的政协委员。

阿盛和陈书婷在身边的时候,高启强还有所收敛,他有底线,有原则,可自从阿盛和陈书婷死后,高启强就疯了,做什么事都不管不顾,只要能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利用商人和政府的身份,到处抢项目,强制拆迁,真正成为了京海市说一不二的人,如果谁不配合,他就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