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江夏在泰安市汽车总站,等待前往济南公交站的公交车。(受访者供图/图)

“小伙花280元从上海坐公交到北京”的微博话题,把上海一所985高校的大三学生江夏送上热搜。

2022年12月13日,江夏从上海市浦东新区出发,沿途乘坐公交、地铁、轮渡,换乘73次,途经上海、江苏、山东、河北、天津,到达北京,经过了1543个公交站,跨越超过1200公里,最终在12月21日夜里,他来到设想的终点——北京市海淀区一所大学的门口。

9天时间中,江夏一人带着一只行李箱、一个书包,通过城市公共交通和步行,完成了这段旅途,他自称路费不到280元,总共花费不到500元。

22岁的江夏更认同这是一次自己主动选择的“挑战”:自己每天要上午5点出发,赶第一班公交车,公交车从南走到北,他从起点坐到终点;20点左右,他下车开始找地方住宿,网吧、便利店或者小旅馆都行,只要价格足够便宜;零度左右的天气,他拖着箱子,曾经步行6小时,走了近三十公里,从一座城市的公交站台走向另一座城市的公交站台;他提前定好路费500元,不再有更多补充资金……

“我确实在刻意尝试花最少的钱,用最短的时间来挑战自己身心和意志力的极限。”江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一路上,江夏一直在更新社交媒体,记录路途中的场景和心情。一些声音表达对他的支持,认为这是“魄力”和“励志”,但同样也有一些声音质疑:他在营销还是浪费时间?

2023年1月18日,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这场“挑战”的动因,是自己一直在追求完美:“能拿100分,我都不想拿99分。”只是作为医学生,学业压力、感情挫折、自信心崩溃让他一次次掉进自我消耗的漩涡。出发前,他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是个软弱的失败者。“想逃避内耗,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

于是这场从上海坐公交车到北京的旅途,成了他向自己证明的“治愈之路”。

以下是江夏的自述,经南方周末记者整理。

想看看北京和那所大学

2022年,我遇到了一些感情和学习上的挫折。当时我陷入了一种精神内耗,觉得自己啥也不是、一无所有。在一段时间的情绪低落后,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想结束跟自己的内耗,于是选择了一种特殊的调节方式——乘坐公交车从上海去北京。

我平时很喜欢乘公交车,想在哪下车逛逛就在哪下车,给我一种自由的感觉。我也喜欢坐窗边的位置,因为这样可以摸到路边的树。前几年,我和朋友从绍兴去杭州旅游,错过了火车,我就从地图上发现还有一辆直达公交。后来我们就坐了这趟大概三个小时的公交车去杭州,那是我第一次坐公交车跨越两个城市。

上一次去北京是2006年,那年我六岁,去了天安门,逛了王府井,拍下了很多照片。我想去的那所大学,则是为了弥补自己的一个执念:和前女友的感情已无法挽回,但还是想看看北京是什么样子,前女友所在的学校是什么样子。

12月初,疫情防控政策发生变化,我们学校的学生可以回家了。我就用一周规划了去北京的行程。我先通过地图找出沿途要经过的城市,然后用导航和一些公交App查询公交站点。查站点其实很麻烦,要先顺着地图把经过的城市写下来,再通过App查询一点一点往北推进,把规划路线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最后短距离拼成了一条长线。看着密密麻麻的线路攻略,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次艰难的旅途。

我把这个计划告诉朋友,有支持我的,鼓励我想做什么就去做;也有出于安全原因劝我早点回家的。我告诉他们,自己确实想这样做一次。有的人提出可以给我做后勤,要是实在没钱了可以借给我,或者万一联系不上就帮我报警。所以在路上时,一般找到住的地方我就会给他们报个平安。

12月13日下午,我从上海临港大学城出发。当时拎着行李箱,背了一个包,里边装着衣服和书。因为预感可能在途中感染新冠,我还准备了很多药、口罩和防护用品,比如布洛芬、酒精棉、创可贴。

我坐的公交车经过了18座城市。为了不浪费时间,我会在每天5点左右起床,这样6点就能到车站赶上第一班车。我选择的大部分公交车都是从起点直接坐到终点,这样可以尽量避免换乘,因为室外特别冷,换乘也容易耽误时间。

第一天夜里,因为没有赶上下一趟公交车,我停在了苏州昆山城郊一个周围只有工厂的地方,压根找不到地方睡觉。与我一直联系的朋友很着急,他帮我查地图,找到一家两公里外的网吧。后来我拖着箱子,去那里睡了一觉。从第二天开始,我每晚都尽量赶到县城或者大的居民区,因为那里可以找到24小时便利店或很便宜的小旅馆。

江夏记录公交站点的笔记。(受访者供图/图)

家人劝我回家

一开始我很担心与车上的人交流,但慢慢地,我放松下来。车上有很多老年人和学生,平时和我交流最多的还是司机。有时只有我一人坐车,司机就会和我聊天,问我是哪个学校的呀,学什么专业呀,又问我为什么跑这么远。

在从泰安到济南的车上,我遇到一个挺好的司机。当时公交车的轮胎坏了,这位前来增援的司机临时更改路线,准备把我们带去目的地。加上乘客,他的这台车一共四人。因为路途比较长,我们就在车上聊了起来——主要是他们在开导我。

我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人,但也知道追求完美很难,一直以来,我都对自己不够自信,觉得在很多方面不如别人。他们听我说完,就开始安慰我,鼓励我要有信心、要和自己比,一步一步超过昨天的自己就好。

我来自安徽省合肥市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平时我尽量不会花父母的钱。这一趟旅行的支出是我平时打工和奖学金攒下的钱。一开始,我没有跟父母说自己的计划,也没告诉他们自己出发了。直到我妈那些天在网上刷到我的消息。

我到徐州的那天晚上,她打电话来,问我花了多少钱,有没有阳过,现在好没好,至于其他比如我经过哪些城市、换了多少车,他们不是很关心。电话里他们劝我回家,但我还是坚持设想。后来他们觉得劝不动也就转为支持了,其实我也不确定,反正平时基本都是自己拿主意,很少受到他们的束缚。

从济南离开、准备进入河北的那天我阳了。为了不传染给别人,我戴了三层口罩,一边赶路,一边发烧,身体和精神上都特别痛苦,但我还是希望再坚持一下。因为我总担心,如果十天、十几天都到不了北京,自己就会放弃。而且那时候身上的钱也不多了,所以我一直希望自己尽快,能快一点就快一点,最后第9天到北京,刚好在我的预算之中。

这段路上,我曾无数次产生过“放弃”的念头,在徐州机场换乘公交车的路上,双手被寒风吹到失去知觉,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可以冻死人的寒冷。可我不想半途而废,就算没人说,我也会看不起自己。这一路上,我心里总有两个想法在斗争,一方是不服输,另一方又是不想让自己过得这么苦,后来坚持下去的想法胜利了,我挺了过来。

“完成任务的成就感”

我喜欢公交车上来来往往的人,看着窗外的景色从城市变成乡村,又变回城市,听着不同地方的人们说话带着不同的口音。对我来说,这才是旅行。

一路上我有很多难忘的时刻,比如渡过长江时我特别激动。之前自己都是坐火车或者开车走长江大桥,但从常州到泰州的轮渡上,我第一次脚下踩着长江,实际感受到长江有多宽。船走了近十分钟,我在甲板上望不到尽头,江面就像一片海。那一刻人类好像征服了大自然。

到了泰安,公交车又行驶在泰山脚下,一路上我经过很多的桥和穿山隧道,还看见了山脚下的河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泰山,在夕阳的余晖中,山峰连成雄伟的山脉,特别漂亮。

当然还有黄河,济南历下区在黄河下游,尽管黄河水面已经特别窄了,但有的地方结了冰,有的没结冰,景色很不一样。想着这次以不同的视角看到中国的两大河流,我很有成就感,就好像自己征服了两条江河一样。

12月21日,我从通州进北京。当时天色已经擦黑,慢慢地,窗外的灯开始变多,城市楼房也开始变多。我特别激动,有一种成就感从心底升起,我知道自己成功了。这是一种完成任务的成就感。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还蛮厉害的,也没那么软弱。

因为学校“封校”,我没有进那所学校的门。但我发现就算进不去关系也不大,这一路上我早已释怀,反倒是途中的经历磨练了我的意志。我在那所学校和五道口周围的几所学校外逛了一圈,在北京的两天,我还去了天安门广场、王府井和后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江夏在公交车里拍下的北京。(受访者供图/图)

上了热搜后,很多网友说我的行动不切实际,但我觉得,从规划路线到出发,再到抵达终点,这条路一直都很务实。很多人认为搭乘公交车跨过一座城市又一座城市,很不可思议,但我发现,有毅力、有信心还是可以完成很多事的。理论上我可以从上海一直坐公交到拉萨。

12月23日上午,我从北京南站坐高铁回到合肥的家中。父母已经看过我的经历了,所以到家他们也没怎么和我细说,说我平安无事就好。我像平时一样,与家里的亲戚聊聊天、吃饭,回到学校也是继续读书、上课写作业,感觉我的生活也没有太大改变。

但一个月来,我放下了很多东西,比如过去的经历,也会更看重很多东西,比如学习。最近我忙着写论文,分析自己期末考试的成绩,还在为考研做准备。偶尔我也会看一些课外书和纪录片,研究自己喜欢的、一些未知领域的东西。

在安徽的家里,我去奶奶家或者其他地方都是坐公交车。坐公交车最主要关注几个点,一是站牌,一是发车时间,还有一个是方向,如果三个点都找对了,你就可以坐到你想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