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日报

据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截至1月25日0时10分,2023年春节档(1月21日至1月27日)总票房(含预售)突破40亿元。《满江红》《流浪地球2》《熊出没·伴我“熊芯”》分列春节档票房前三位,且前两部影片均突破13亿元。

其中,《满江红》1月24日的票房为4.35亿元,创下上映后的新高, 上演了“逆跌”好戏,以上映三天14亿元的总票房暂时位居今年春节档票房冠军。

“想方设法把电影拍好看才是王道, 没有别的捷径”

《满江红》以“悬疑+喜剧”的全新类型带领观众走进南宋时期义士舍生忘死铲奸除恶的忠义传奇。在极为有限的场景内,导演张艺谋用层层反转的扣人故事,浪漫激荡的磅礴仪式,将一整首《满江红》以见所未见的方式,扩展到激越的家国情怀镌刻在观众心尖时,导演张艺谋仍在不断挑战自我的身影也清晰依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张艺谋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

记者:您的很多作品中都饱含对家国情怀的感悟,在新片中是如何予以体现的?

张艺谋: 《满江红》是一个有喜剧色彩的悬疑情节片, 通过几个小人物,讲了他们舍生取义、铲奸除恶、永不言败的故事,快节奏的悬疑惊悚反转之后,浪漫地表达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

记者:在电影叙事表达中,您是如何叩动与观众的情感共鸣的?

张艺谋: 其实,与观众共鸣的方法很简单:把故事讲好,把人物刻画好,观众觉得好看,就会共情, 你传达的文化和价值观念才会感受到,中外观众皆是如此。

记者:近年来您对电影的理解有哪些新的感悟?《满江红》作为前所未有的悬疑反转片,带来哪些挑战?

张艺谋: 类型片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电影水准,也是观众最喜闻乐见的。我希望我们的类型片更多样化,更丰富,更百花齐放。《满江红》就是这样一个尝试。想方设法把电影拍好看,才是王道,没有别的捷径。

记者:与沈腾+易烊千玺+张译+雷佳音+岳云鹏这样的“梦幻组合”合作,磨合过程如何?哪些演员给您留下印象最深刻?拍摄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经历?

张艺谋: 演员是电影工业体系中最主要的生产力,因为只有他们是表达人物的,哪怕你是一个动漫虚拟的形象,也是靠它去表达人物,传递感情。一部电影的好坏,首先是剧本和演员。 所以,跟好演员合作是导演的梦想,很庆幸《满江红》有一批好演员,是他们成就了电影。

我们所有的演员都表现特别好,大家尽心尽力,团结友爱,就想着把电影拍好。 例如,沈腾在拍摄“醋刑”这场戏时,坚持亲身上阵,体现了演员的职业道德和对表演艺术的敬畏。易烊千玺是年轻一代演员,他认真刻苦,努力向前辈们学习,很好地完成了挑战性的角色。张译、雷佳音、岳云鹏、新人王佳怡等,都不是一个表演体系的,但他们都兢兢业业,认真对待角色,在电影中完全融汇。潘斌龙、余皑磊、郭京飞、欧豪、魏翔,在别的电影中都是演男主的料,到《满江红》里来串个小角色,短短几分钟而已,“角色不分大小”,他们的职业道德令我十分感动。还有张弛、黄炎、许静雅、蒋鹏宇、林博洋、飞凡、陈永胜这些年轻演员,有人仅仅只有几十秒的镜头,但都随叫随到,谦虚谨慎,认真学习,体现了我们年轻演员的良好品德和素质。

记者:沈腾、岳云鹏都是广受喜爱的喜剧演员,他们在演绎此类悬疑题材时的表现您如何评价?

张艺谋: 在庞大的演员队伍中,被观众广泛认可,“对上眼”,发自内心喜爱的喜剧演员并不多,全世界均是如此。拍了《满江红》,我有很多体会,我觉得喜剧演员很不简单,我跟编剧讲,喜剧不是写出来的,是演出来的。 剧本只是提供了一个方向,所有的喜剧包袱,哪怕只是一秒钟,都是演员现场反复排练,呕心沥血,一遍一遍磨出来的,可谓“举重若轻”。

很庆幸,这样一个风格杂糅、难度很大的题材,因为演员们的刻苦努力和精彩表演,才能体现出来,我要特别感谢他们!

记者:过去的一年由于疫情原因,中国电影面临一定困难,这期间您的感受如何?今年春节档观众逐渐回到影院,您觉得蕴含着哪些新机遇?对于中国电影的未来您有哪些思考?

张艺谋: 这几年因为疫情,不由令人担心,对全世界的电影市场而言,也许人们慢慢习惯了不进电影院,改从网络上观看电影。我希望我们的电影市场能尽快复苏,电影院像过去那样再熙熙攘攘热闹起来。

这几年,很多年轻导演拍摄了很多好电影,有一些是“爆款”,获得了很高的票房,这是一种好现象。我们需要吸引观众走回电影院,电影才能继续发展。 作家的个人化的艺术电影,当然需要,但从电影工业的角度来说,小众的艺术电影,只在电影节上转一圈,无人进电影院观看,也存活不下去。

我始终认为,下一代的年轻导演,要锻炼全面的能力,既能小众也能大众,才是高手。 说到底,电影的未来要靠年轻人,电影的繁荣要靠好作品。

记者:未来您有哪些电影方面的计划?有哪些新的挑战是您最希望尝试的?

张艺谋: 我希望永远拍不同的东西,不断尝试新的类型, 关键看能否碰到一个好剧本,“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一将”就是剧本。对我来说,还是那句老话:活到老,学到老,每拍一部电影,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