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特林走红,价格也从原来的一支20元,甚至翻了10倍价格销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财联社1月25日讯(记者 闫军)今年春节引爆社交平台的年味元素,非加特林烟花莫属。

加特林烟花取名自特林机枪,是采用十几支或几十支连珠吐珠类烟花组合而成的一类小型“组合烟花”,燃放起来,射速快、火力猛,有加特林机枪射击的视觉效果。“没放加特林我算过春节吗”“我也是放过加特林的人了。”微博、微信朋友圈中有此观点的已不在少数。

一经社交平台传播,迅速在年轻人中引起效仿。除夕夜,山东一大妈以“入戏”表演将加特林烟花热度推至高潮。

加特林走红,价格也从原来的一支20元,甚至翻了10倍价格销售。加特林在今年元旦已有走红迹象,随着烟花政策变动传言,昔日烟花第一股ST熊猫也在春节前的交易日中获得资金追捧。

山东一大妈燃放加特林烟花刷屏

除夕夜,网友分享一位山东大妈“激情”燃放加特林的小视频迅速走红。

短短十秒的短视频中,大妈表演了各种匍匐、卧倒、躲闪、突击等动作,认真模样俨然一副“入戏”游击战的感觉。大妈女儿在视频中介绍,母亲是第一次放,一开始是女儿等几个年轻人放,她嫌别人放得没意思,她就开始表演了。

视频一经发出获得多方平台转载,以“四川观察”蓝V账号发布数据为例,截至1月24日,转发量超过10万次,近3000网友评论。

大妈认真、可爱的表演获得不少网友留言称赞 ,“大娘太帅了”“阿姨年轻时绝对有着有趣灵魂”“这才是放加特林的正确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晋网红!加特林成春节爆款

“流光溢彩霓虹海,火树银花不夜天。”烟花作为年味的显著符号,在今年春节显得更加浓厚。

因燃放效果惊艳,加特林烟花迅速走红,成为社交平台上出镜率最高的烟花。有网友用加特林为自己的新年加油打气,称“既然一切未知的恐惧都源于火力不足,那就优雅地拿个加特林吧。”

随着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网友晒出自己的加特林烟花,跟风效仿之下,进一步助推了加特林的走红。

随着北京、辽宁、山东等多地发布今年燃放烟花爆竹政策,烟花禁令松动让烟花爆竹市场需求回升。多家媒体报道显示,在“花炮之乡”浏阳,今年的烟花价格正在猛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特林走俏,对于烟花经销商来讲,实属意外。因黑火药等原料的安全问题,厂家一般并不会囤过多原料,因此加特林短时间内难以扩张产能。据湖南日报报道称,“加特林”烟花的发源地,系湖南浏阳市大瑶镇。据称,当地全镇有专门生产此类烟花的厂家7家,年产值近4亿元。春节前夕,不少花炮企业都接到询问“加特林”的电话,但反馈都是缺货。

不少媒体此前报道显示,加特林从原来的20元一支,在浏阳已经上涨到60元,到了外地某些城市,甚至能卖到200元一支,直接涨了十倍。一家面临倒闭的烟花厂家,甚至因为卖“加特林”直接活了过来。

值得注意的是,加特林燃放效果冲击力较大,春节前,中国消防提示,绚烂夺目的烟花,一旦操作不当也是十分危险的,并发布视频演示,网红“加特林烟花”火力全开的场面,实验显示,当燃放的烟花飞溅到几米开外的可燃物上时,物体瞬间被引燃,火光明显。“蓝朋友”提示,燃放烟花时,务必选择室外空旷地带,儿童需由家长陪同,安全第一。

烟花第一股“不务正业”仍受资金追捧

事实上,在春节前,嗅觉最为灵敏的资金已经在A股烟花概念个股上有所异动。

去年年底,因有网络传闻称国内将放开烟花燃放政策,烟花第一股ST熊猫股价异常波动,在12月19日-21日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15%。

公开资料显示,ST熊猫在浏阳、醴陵,万载、上粟等地建有大型烟花生产与科研基地,生产和经营的烟花鞭炮产品涵盖数千个品种。

12月21日,ST熊猫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指出,公司烟花业务全部为代加工且均出口国外,没有烟花生产产能及国内销售团队和渠道,预计该政策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产生影响。公司此番涨幅较大,可能存在非理性炒作风险。

与股价异动说明共同披露的还有ST熊猫多个重大风险提示。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被批捕、旗下孙公司被立案以及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等问题。

昔日烟花第一股近年来发展并不顺利,从ST熊猫熊猫的更名历程上可见一斑。2013年后,全国范围内的烟花爆竹禁限放,给了包括ST熊猫的浏阳花炮产业一记重击。

政策变动之下,主营业务烟花市场萎缩,2014年原名浏阳花炮开始向互联网金融转型,相继成立了互联网金融平台银湖网、P2P平台熊猫金库,并设立了两家小贷公司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西藏熊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5年,上市公司更名为“熊猫金控”。

但是转型互联网金融并未给公司带来持续的增长,反而因互金行业暴雷为彼时的熊猫金控留下一地鸡毛。

截至目前, ST熊猫已经回归烟花主业,但是P2P遗留的三大问题仍然悬而未决,为公司发展留下隐患。

根据公司上述公告显示,首先,ST熊猫存在旗下孙公司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湖网”)已被立案,相关兑付工作尚未完成,且之前银湖网通过融信通商务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信通”)垫付给投资者的 1.67 亿元尚有最后一期款项 4004 万元于2022年12月31日到期,截至12月21日该款项尚未收回。公司无法判断最终上市公司是否需要对银湖网的待兑付余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其次,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先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批捕。

第三,公司2021年度因小额贷款业务贷后管理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履行必要的催收程序,由于逾期催收工作不到位,导致公司 2021 年审计报告出具日,公司小额贷款业务存在逾期金额 0.88 亿元,其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 闫军

    深圳

    saltmianbao

    资本市场报道中心记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