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玩家:匿名

《魔兽世界》的国服马上就要停了,虽然我已经好几年没玩了,听闻此消息,内心还是波动了下。就有种多年的好友不见,再听见他的消息时,发现他已经是“弥留之际”,颇为感慨。

见上最后一面,然后体面的把账号停留在最留念的地方,再就着落日与艾泽里特挥手告别,这样一套仪式下来,似乎才够庄重虔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是觉得,这个奔三的人了,做这样的事情未免太过矫情,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记得一位美国的诗人写过这样一句话:世界是寓言,我们是寓意。如果放在魔兽世界里,我想,这款游戏是我们的屋子,和我们生活在屋子里的人才是我们最珍视的宝物。

很幸运,这魔兽世界这个虚幻的屋子里,我的我爸,也一起生活过。

我爸25岁生我,这个年龄放在今天算是早婚的,放在那个年代也算正常。在把游戏视为洪荒猛兽的90年代,我爸并没有加入讨伐大军,而是以身作则,带他这个儿子玩游戏。

对,玩的就是《魔兽世界》,我妈也开明温婉,并不会因为我跟着爸爸“瞎混”而嘀咕,倒是饭后会偶尔坐在我们这对父子身后,看我们玩游戏。这个画面,我到现在都常常想起。

我爸在火电厂工作,我们的家的房子,也在厂里安排的房子里住,他每次早下班的时候,就会玩一会《魔兽世界》,玩了一个猎人。他说手长有优势,我当时在初二,就在他的带领下,慢慢接触了《魔兽世界》,。

说句实在话,我那时候挺想吐槽我爸的操作,就是反应慢半拍,怪都贴脸了,都不知道拉开距离,打几只小怪都很吃力,鼠标的操作速度和按键的速度都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刚开始,他还一本正经的教我游戏怎么操作,技能的搭配,释放的顺序,而我仅仅用一个周末就青出于蓝。

从这开始之后,当我爸想偷懒的时候,就会让我帮他打,特别是跑任务的时候,他实在是绕晕了,而且又不善于在游戏里寻求帮助,只能来求助我。

我和我爸的技术在插旗上最能体现出区别,我爸是属于又菜又爱打架,还是打不过来的那种。

有一次,我真的让我爸整得哭笑不得,晚上在家玩游戏,和一个骑士插旗,打了一晚上都没赢。

我晚自习刚回到家,听到开门声,就跑出来迎接我,让我赶紧帮他打个架,他说被对方嘲讽了一晚上了,一直没赢过,一定要赢他一局才过瘾。

我让他们先打一场我看看,我在旁边看着,那个骑士其实水平也不高,技能释放的时机也不佳,只是我爸操作更拉胯,一倍贴脸就是技能乱放一通,然后被追着砍。然后赢了之后,还要嘲讽下:这个不行了,还得练。

我接过游戏后,看了包裹里的金币,就跟他说,下一局我一定会赢,如果我输了,我就给你200J,我赢了你给我200J。

对方一口就答应了。

开局先拉开距离,边跳边打,一边风筝一边溜,他突进,我就后退,他后退我就追杀上去,楞是把他磨死了。

我让他给钱,他不给就跑路了。我爸很开心,在一旁夸我操作厉害。一个都40多岁的人了……还那么“幼稚”。

我和我爸一起玩一个号,他打不过来的我会接过来打,每次打团本的时候,我总是耐心的在一旁指导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这个搭档关系,一直维持到高三,因为学业的关系,他就不允许我再玩电脑了。他说,等你上大学,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先读书。

所以那段时间,我经常看到他一个人坐在电脑前,蹩脚的操作着角色,在艾泽拉斯来回奔波,玩累了,就站起来扭几下腰和脖子。

我上大学后,魔兽也继续玩了3年,大学时光比高中轻松了,这个我们共同的账号倒是我玩得比较多。

再后来,我工作了,我爸头发白了许多,而且他的身子骨也不大行,不能久坐。魔兽我们都没玩了。

一代成长一代老,岁月谁也没绕过谁。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一年回去不到三次,能陪伴在父母身边的时间也很少了。关于当年和老爸玩魔兽的一些细节其实也记得不那么清晰了。

《魔兽世界》的停服,就像那间屋子要上锁了一样。

我不知道这个房间还能在什么时候打开,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和老爸,应该不会再有机会,一同再回到那个叫《魔兽世界》的屋子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