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寒江阁一道人

贪财,对于中国历史上的皇帝们来说,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了,例如东汉的灵帝等。而明朝的万历皇帝恰好也是其中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人物,无论是从他为获取更多财物而指使手下大肆抄家,还是在他当政末期,派遣宦官下到地方去大肆征收矿监税上,我们都可以感受到万历的欲壑难填。

虽然在开采银矿上,不排除有万历为解决政府财政问题的考虑。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他绕开文官系统而改指派亲信宦官的干预,不由得让人怀疑这其中的真实动机。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万历如此嗜财如命呢?笔者认为,万历的贪财,其实与他的童年和青年时期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首辅大人的阴影

万历的童年与青年时代,可以说与张居正是分不开的。一方面,张居正常以首辅的身份对万历的私人生活施加干预(直接与间接的),例如在万历贪恋玩耍或不用功读书的时候,张居正除当面予以告诫外,还将万历的这类“劣迹”密报以两位皇太后,皇太后等自然是将这种劣迹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无限的虚拟放大,让万历为此苦不堪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扭曲的金钱观的形成

例如,在一些节假日来临或宫女太监中有让他感到可心的人的时候,他会试图去对他们进行赏赐。君主对于臣下的赏赐在当时自然是无可厚非了,更何况万历此时尚且年幼,他的心里根本不存在什么奢侈用度的概念。但是当这些事为张居正所得知后,张不是耐心的加以理解和疏导,而是在以道德权威的化身,对万历使用钱财的权力作出上纲上线的遏制的同时,又将这件事添油加醋的报告给两宫太后。自然,万历最终不得不“收回成命”,并为自己使用钱财的行为作了深刻的检讨。但是也就在此时,万历对于“如何花钱”的认识也开始出现了扭曲与变态,而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知道,一个人性格特点的形成,他的童年时代可以说是一个关键时期。万历也不会例外,在初次接触到财物的用度上,万历其实更多抱有的是一种好奇与尝试的心态,所以事实远没有张居正等说的“昏庸”那样夸张。而也就在此时,张居正等不是对他这种心理加以耐心的疏导,反而是上纲上线,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他进行无情的批判。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张居正等的行为无疑发挥了一种“投射效应”,即将自己的主观判断等强加于他人,而万历恰成为了这样一个被施加的对象。

张等这样做所导致的结果,自然是与他们所期望的适得其反,一种不正常的金钱观也在万历心中生根发芽了(人长期被抑制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或合理的疏解时,这种欲望就会在日后变本加厉的被重现,对钱的欲望也是如此)。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万历正式掌权之后,他对于财物的拥有权会愈发的痴迷,以至于到了没有止境的地步,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存在的“道德权威”

值得一提的是,张居正在对万历展开尖锐的道德批判的同时,自己对于非正规来源的财物的处置,却是采取了一种来者不拒的态度。所以张的行为在暴露他的虚伪一面的同时,他所收取的这些财物,也在无形中为他的家庭埋下了祸根。在万历后来对张居正的清算中,固然有他加强皇权的需要,可是他更加热衷于的,却还是张居正家中所积藏的金银细软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参考文献:温功义《三案始末》 三联书店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 三联书店

岳南 杨仕著《风雪定陵》商务印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