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朋友聚会比较多,今晚饭桌上,一个开大学的朋友一顿吐槽,说现在生源越来越少,收入开始下滑,银行贷款压力越来越大,请我们几个狗头军师帮忙出出主意。

一个朋友开玩笑道,能不能学一下遵义的城投,跟银行撒泼打滚,把债务重组,也搞个前10年仅付息不还本,10年后再慢慢还钱?毕竟银行的领导们也不希望你的雷在他的任上炸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校长朋友笑道,10年后还本那可是赤裸裸的赖账啊。别看他学校的融资成本高,学校的资产可比遵义的城投优质多了,不仅有现金流还有抵押,银行还握有穿透至股东的担保。银行不敢碰城投的地雷账,收他的学校资产可不会含糊。

旁边另一个朋友也有模有样的跟着出馊主意,问能不能学一下兰州公交,让学校的老师们“贷款上班”,由学校做担保,让老师贷款给自己发工资,应该可以缓解一下学校的现金流,等着新一届学生来交学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校长朋友再一次苦笑道,他这民营学校的老师都是合同工,又没有体制内的编制,老师们怎么会愿意用自己的信用替学校贷款。再者他的学校也不可能拿到体制内的融资成本,这么搞不值当。

话匣子都这么打开了,又一个朋友随即补刀,问能不能学阆中,把学校食堂未来的几十年经营权拍卖,应该也能拿到不少钱。

没等校长朋友回答,另一个朋友直接抢答,说你咋不说把学校操场和体育馆改建成房舱然后去银行要贷款?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那学阆中的朋友不甘示弱,说食堂资产证券化还真有搞头,就像对富途老虎,只要学校出台命令,禁止学生从校外订饿了么和美团外卖,校内食堂的承包价格肯定水涨船高。

这一下打开了思路,大家开启了七嘴八舌的讨论,各种馊主意满天飞,把校长朋友搞的哭笑不得,可最后,大家讨论来讨论去,最终一起开始忽悠校长,说想要搞好这个学校,最终还是要靠在学校的土地上盖房子。

一方面,有了房子,就可以把原本支付给老师的工资给抵付掉,用高昂的房价,驱动老师们以更低劳动价格给学校打工,另一方面,有了房子作为资产抵押,学校也方便用从资本市场上搞到更低成本的融资。

校长被我们忽悠的有点懵,说你们为啥不帮忙想想办法多招点学生,多开拓一下就业渠道,怎么净琢搞房地产这种虚拟经济。

朋友们纷纷劝校长,说你想想,你这学校经营的这么好,债务压力还这么大,再看看那些地方政府,债务都快撑不下去了,这种局面,国家迟早是要放水刺激解决债务问题,你跟政府最像的就是手握土地,趁机变相搞点房地产才能更好的为你的学校服务。

饭局上这你一言我一语,让原本想好好搞教育的大学校长,被一群损友教育地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