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俄牵头打造“天然气联盟” 将打到欧盟痛点?

在欧洲各国大力推进节能措施之后,这些国家轻松完成了既定的削减天然气用量的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财联社12月10日讯(编辑 牛占林)在进入冬天之前,欧盟成员国对能源短缺担忧不已,各国艰难达成了削减15%天然气需求的协议。但最新数据显示,在各国大力推进节能措施之后,这些国家轻松完成了既定的削减天然气用量的目标,这是否意味着欧洲能源困局已经解除?

在7月底,欧盟成员国达成协议,同意在2022年8月1日至2023年3月31日期间,将天然气需求在过去5年平均消费量的基础上减少15%,并减少总体用电需求和高峰时段用电量。

综合欧洲天然气输送系统运营商网络(ENTSOG)和德国国家网络监管机构的数据,欧盟成员国11月的天然气消费量平均比2019-2021年同期减少了24%。

尽管各国之间数据差异很大,但总体天然气消费水平远低于设定的目标。巴克莱银行欧洲经济学家Mark Cus Babic表示,欧洲天然气消费量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今秋早些时候的温和天气极大地抑制了普通家庭的能源需求;其次,高价天然气导致工业部门的需求被摧毁了,欧洲许多能源密集型企业被关闭了。

另一方面,欧盟国家推出的节能措施也不容忽视,如德国人穿毛衣过冬,减少洗澡次数,法国居民正在面临每天停电两小时的尴尬境地。

Cus Babic补充道,家庭天然气需求取决于天气状况,如果寒流只是短暂的,这会让还在增加天然气库存的欧洲国家松一口气。

不过,自11月中旬以来,随着寒流的到来,天然气消费量出现了大幅增长,11月最后一周的天然气使用量较长期平均水平下降了18%,而12月迄今为止,天然气消费量又有所回升。

除了供暖需求外,由于法国重启和修复核电站所需时间长于预期,从而导致法国核电供应不足,此外,风力发电大幅下降,这些均导致天然气的消费量出现回升。

目前来看,欧洲各国的储气水平仍然很高,德国监管机构表示,截至12月8日,德国天然气储存水平为95.97%。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预计,今冬能源不会短缺,今年冬季将有足够的天然气。

Cus Babic称,欧洲能源短缺的尾部风险可能已经被避免,但我们仍认为高企的能源价格将拖累欧元区的消费和工业生产,欧洲当前正面临着去工业化的困境。只要天气不是太冷,高库存水平将会让欧洲顺利度过这个冬天,有足够的天然气满足需求。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到明年4月份,预计成员国将用完储备中的大部分天然气,在供应持续紧张的情况下,补充天然气将变的更加困难。而欧盟领导人也在积极采取保障措施,为明年的冬天做着准备。

资产管理公司Candriam的经济学家Florence Pisani表示,欧洲面临供应短缺的风险并非不存在了,这取决于俄罗斯是否会完全切断供应,或者全球经济增长是否恢复强劲,欧洲2023-2024年的冬季状况充满了未知。

推荐阅读

60美元/桶!欧盟对俄油限价生效,俄“影子船队”能否破局?

在各方博弈近半年后,欧盟还是以“软着陆”的方式开启对全球第二大产油国俄罗斯的石油制裁。

根据央视新闻报道,从当地时间12月5日开始,欧盟对俄海运出口原油实施限价正式生效。七国集团(G7)与澳大利亚也将一同开始实施对俄海运出口原油的限价。

七国集团和澳大利亚2日宣布对俄海运出口原油设置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同一天,欧盟各成员国也达成协议,对俄海运出口原油设置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附带调节机制,使价格上限比市场价低5%。欧盟方面随后通过书面程序批准了该协议。

这一限价措施将取代今年5月欧盟达成的对俄出口原油禁运措施,当时该禁运措施规定从12月5日起禁止进口俄海运原油,明年2月起禁止进口俄石油产品。

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卡尔(Daniel Kral)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任何形式的价格上限都无法与更广泛的事态发展分开,因为这些因素的整合或将激励、或将阻止俄罗斯继续以或低于上限的价格向第三国出售石油。

俄“影子船队”浮现

对此,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最新表示,俄罗斯“不会接受这一上限”,将对此进行快速评估,然后作出回应,俄罗斯将继续为其原油寻找买家。

俄罗斯能源专家马尔钦克维奇将俄罗斯即将推出的一系列应对措施称为“普京公式”。他提醒说,俄总统普京已明确表示,俄将拒绝与采纳西方限价机制的国家开展贸易,“因而受损的不仅是那些获得禁运豁免的国家(匈牙利、捷克以及斯洛伐克),还有其他西方国家,因为一旦俄罗斯石油离开世界市场,国际油价可能大涨。”

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则警告,欧盟对俄出口原油设置价格上限将危害欧盟自身能源安全。

俄方此前表示,将不会向对俄石油实施限价的国家供应石油和石油产品。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10月接受俄媒体采访时说,俄方不会向任何准备对其采取限价措施的国家供应原油,无论对方开出什么价格,因为“(限价)这种做法是在干预市场机制”。

根据新规,俄油除非以每桶60美元以下的价格出售,否则西方公司将被禁止为运载俄罗斯原油的船只投保或融资。

据外媒报道,为了绕过西方制裁,俄已经自年初开始“悄悄集结”了一支“影子船队”(a shadow fleet)。公开消息显示,这支“影子船队”由100多艘老化油轮组成。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的信息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俄罗斯已经通过多种方式控制了103艘油轮,比如重新利用以前参与将石油货物运往伊朗或委内瑞拉的船只,又或者直接购买油轮。外媒认为,俄罗斯可能会通过此举向印度、土耳其等不受欧盟或美国制裁和其他贸易限制的国家继续出售能源。

俄外贸银行(VTB Bank)行长科斯汀(Andrey Kostin)早在10月就已表示,俄罗斯必须花费“至少1万亿卢布”(约合162亿美元)用于油轮船队的扩张。分析认为,说明俄罗斯正在投资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每艘可容纳多达200万桶原油)、苏伊士型油轮(每艘可运载多达100万桶)和阿芙拉型油轮(每艘可容纳多达70万桶)。

不过,鉴于这些油轮多数面临退役,因此在未来运输原油的效果如何还有待观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运专家告诉第一财经,俄运往非欧美市场目的地的原油估计需要200艘油轮,但目前仅为一半,尚不知俄如何凑足另一半的运力。

专家:更广泛油价走势将更具影响

对于这一禁令缘何几经博弈,卡尔告诉第一财经,价格上限有两个相互矛盾的目标,“首先,降低俄罗斯国家预算的收入;其次,防止俄罗斯从市场上撤出石油,从而保障全球石油供应。一些欧盟成员国专注于第一个目标,因此主张价格上限非常低,比如在30美元左右;其他成员国更关注第二个目标,更希望将价格上限设定在与俄罗斯原油近期市场价格一致的水平。”

在此前的博弈中,波罗的海三国的表态差点使得对俄油限价令夭折。波兰、爱沙尼亚、立陶宛等认为65美元对俄罗斯太过软弱,坚持限价应该走低。俄乌冲突中的当事方乌克兰甚至希望将俄罗斯海运石油的价格上限设定在每桶30至40美元之间。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曾表示,“这一水平才能让他们感受到制裁的影响”。但在欧盟内部,以海运业为经济支柱的希腊、塞浦路斯、马耳他则频频警告,制裁可能误伤航运业,并不希望油价低于70美元。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斌对第一财经解释道,最终方案其实是欧美对俄原油出口问题的“折中”。“一方面要满足欧美限制俄石油收入的目标,另一方面又要避免将俄原油‘赶出’国际市场,从而刺激国际市场,导致国际原油市场价格大幅上涨。”他说道,“在稳定供应与减少俄石油收入方面达到平衡,这是美欧的基本目标。”

至于限价令的影响,卡尔认为,更广泛的油价走势将产生更大的影响。“目前,在国际石油市场有两股对立的力量在博弈:供应端面临俄罗斯可能会撤出,或者欧佩克减产的风险,这些因素都会支撑油价;在需求端,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衰退将影响石油需求,进而影响油价。”卡尔说道,“目前,后者占主导地位,这也解释了近期油价一直下滑的原因,从而也降低了俄罗斯的石油销售收入。”据他估算,俄石油销售的价格近期进一步降低了30%。

目前,布伦特原油的交易价格约为每桶85美元,而俄罗斯乌拉尔原油的主要混合物已经以约30%的折扣交易,约为60美元/桶,与价格上限无异。“俄罗斯已宣布,不会向任何希望实行价格上限的国家出售石油。然而,价格上限将被印度等国家或地区的石油巨头和炼油厂用作非官方基准,它们已经加大了对俄罗斯石油的购买力度。”卡尔说道,“因此,最明显的影响将是,它将向新兴市场的俄罗斯石油买家提供更多的杠杆。与此同时,欧洲将继续‘间接’进口俄罗斯石油和石油产品,炼油厂的丰厚利润将被欧洲以外的国家收入囊中。”

此前,多项公开报道显示,过去半年来俄石油、天然气一直都在通过“灰色空间”向欧洲出口,比如,通过第三方船只将俄罗斯石油装运到在意大利、保加利亚以及罗马尼亚的炼油厂,在这些欧洲当地的炼油厂完成精炼后,销往到欧洲市场;又或者通过混兑等方式,模糊来源地,使俄油以混合油的身份“变相”出现在欧洲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