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柳展雄,关注新兴行业,《新京报》《经济观察报》专栏作者

这两天,几个省市开始了招商引资竞赛。

浙江省率先搞了个大动作,1万家企业赴境外参加经贸活动,为期6天的欧洲行。

这个活动由浙江商务厅等省级部门牵头,为了打消企业家的顾虑,浙江政府部门亲自带头保障,各种政策保障通行,包机、拼机,把大家送到欧洲谈生意。

其他地方也在跟进,苏州市组建招商小分队,人数超100人,随包机赴欧洲开展招商工作。

在欧洲,将有拜访跨国公司、城市招商推介、接洽知名金融机构和商协会等230多场活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川省也在组团出海。

万万没想到,这件事上也能卷起来。

当然了,招商引资,扩大对外合作,这种卷法是好事,希望其他地区一起来卷。

1

我们国家现在到了工作重心转向加强经济建设的阶段,国家高层12月7日召开的重要会议也着重强调:“突出做好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工作,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会议还强调“社会政策要兜牢民生底线。要着力扩大国内需求,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和投资的关键作用”。

简单来说,两个字,搞钱。

之前疫情期间,工厂停工已经是常见的事,三年时间里,经济生态变了。

我一个浙江的朋友,原本几十人的公司,现在手下就剩三个人。房租租金交不起,他把公司场地退了,设备全搬到自己别墅里。明面上说是在家办公,其实就是每天喝啤酒看世界杯,没事可做,一脸颓废样。他欠别人几百万,别人欠他几百万,这笔乱帐大家互相欠着。

现在的经济产业链条,急需扩大生产贸易,资金周转起来,流动起来。

在成熟的工业体系里,通常会形成产业集群。

什么是产业集群呢?上下游的企业紧凑在一起,最大化节省成本。

我举个例子,制造业有个工艺——齿轮加工,是各种机床加工环节最复杂精密的工艺之一。

中国的轴承之乡在绍兴新昌县,浙江陀曼等机床厂,跟轴承车床合作久了,本事见长,于是把经验拓展到齿轮加工的滚齿机床上。

1990年代,国内的滚齿机市场由日本三菱重工霸占,而浙江本地厂商,硬是杀出一片天地,成功打造出品牌,淘汰了日本人。

接下来附近温岭的民营企业,跟工具磨床有合作形成了产业集群,像滚雪球一样,规模体系越滚越大。

上下游的企业们,如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通力合作。

浙江温岭、台州以北地区,形成了商品经济的天堂。2020年全国共有5425个淘宝村,其中浙江数量最多,共1757家,接近占三分之一。淘宝村数量前十城市,浙江占据六席,为金华、温州、台州、杭州、宁波、嘉兴。

2

但是,产业集群走向衰败,也不少见。

美国曾经有个轮胎之都阿克伦。1870年,第一家橡胶企业百路驰,在这里开工。

然后,固特异、凡世通、百路驰等轮胎巨头也搬过来,形成了橡胶产业集群,到了二战的时候,阿克伦的轮胎产业已占据80%的美国市场。

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制造业空心化后,这座城市走向衰落,底特律等其他工业城市也纷纷衰落。

北美的东北部-五大湖地带在工业革命的时候,生产力爆棚,流水线造出钢铁汽车飞机,是全球数一数二的产业集群。后来经济滑坡,兵败如山倒,东北部-五大湖变成了“铁锈地带(Rust Belt)”,2000年至2016年间,流失了近5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家庭收入中位数停滞不前。

产业空心化后,铁锈地带低收入低学历中年白人,自杀人数增加了78%,药物和酒精过量增加了323%,因肝硬化(这个病通常跟饮酒过度有关)而死亡的人数增加了50%,蓝领低收入人群生活水深火热。

制造业做起来不容易,自19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江浙沪经历了快四十年的磨炼,才有了完善的工业体系,而产业集群败起来也是很快的,美国铁锈地带衰落就是前车之鉴。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罗马可以在一天之内被毁灭。

所以中国的企业家很着急,要组团去海外抢订单。

浙江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率先提出“探索开通定期包机航班”等举措,为商务人员的国际交流提供了便利,敢为天下先。

上半年,浙江组织了1400多家外贸企业参加境内外专业性展会52个,开通出入境商务定期航线32条,浙江政府给企业家们打辅助,保障订单不被越南、印度等国家抢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产业集群还有不少其他好处,对整个社会起到稳定器的作用。

长三角有大批制造业中小厂商,有做车床的,有做机械的,围绕着工业更是出现了各种服务业,整个经济体是健康的。

最近三四年,出现了网红经济,号称新经济模式,其实有些头重脚轻,如同空中楼阁。

新兴的网红城市,由于缺乏实体产业,在没有形成扎实稳固的中产阶级群体之前,就先形成了畸形的消费主义氛围。

吃财政饭的体制内人员和少数白领高收入阶层,拉动消费内需,消费活动则养活第三产业,于是呈现出网红城市爆炸式繁荣,商业街餐厅电影院盖得非常漂亮。

西安、成都、长沙和重庆存在一个现象,产业不及东南沿海发达,消费水平却快接近东南沿海,饮食等日常成本蹭蹭蹭往上涨。

中西部巨大的城乡落差来自于此,在长三角,从大城市到中等城市、小城市、小镇、再到农业乡村,落差是递次有序的。但中西部不然,开车出了省会城市到隔离县市,仿佛骤然从欧洲来到了非洲,城乡贫富差异极其刺眼。

小县城农村的破败又促使人口流失,乡下的打工仔打工妹来省城当餐厅服务员,从事第三产业,这进一步促成了省会畸形繁荣。

网红城市充满浮躁的消费主义色彩,从穿戴打扮到出行娱乐,走在时尚第一线。

全民在快抖短视频上营销城市形象,重庆的8D魔幻立交,西安的“摔碗酒”,成都的“小酒馆”,长沙的橘子洲焰火……

其实,城市现代化发展有两条途径:

一,不顾长远规划,搞网红经济,短期来钱快,抖音短视频上把城市包装得光鲜亮丽,脸上有光彩;
二稳扎稳打,一步步打好工业化基础,把富士康之类的流水线引进来,给优惠招商引资政策,先亏后赚,而且一旦出了岔子,群众就会骂“血汗工厂”“万恶的资本主义”,费力不讨好,我要是市长,我也选轻松那条路。

大家看舆情,“制造业去中西部”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好像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然而真正成功的也就宁德时代少数几个案例。

甚至民营经济的大本营,浙江也在逐渐脱离实体产业,杭州这两年也在营销网红城市的名头。

长三角不少中小制造业企业,前些年是用工荒,厂里缺人。农村小青年涌向第三产业,一般90后00后体力劳动者,除非自带技能的,进厂就是做普工,扭螺丝、开关机,很少有人愿意长时间呆在厂里。

制造业人员流动性很大,最夸张的情况,月初一家电子厂进来一批普工,月末可能已经换了三拨人。

三年疫情对产业又是一轮冲击。因为缺订单缺生意,我不少做生意的中小企业主朋友,说损失房租、工资、码头费,叫苦不迭。

现在,浙江政府带队欧洲行,组织中国出国第一团,对实体产业打上一针强心剂。

中国制造业跟国外加大合作,这次浙江共一万多家企业出海,重点出访德国:

一是拜访德国工商大会总部,对接中国浙江国际数字经济和高新技术产业高峰对接会等进博会配套活动事宜;
二是走访在德浙商,了解企业经营情况及市场动向;
三是拜访德国经济环境部,宣传浙江省贸易投资环境,挖掘双方经贸交流合作潜力。

祝企业家们出海成功,祝中国的实体产业早日恢复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