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叮铃铃……”

又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周六林登驻地午后的宁静。

周末本应平常安逸、轻松闲暇,但对中国援圭医疗队林登驻地的每一位队员来说,这确是一种奢望。

这是当天南京市第一医院儿科吴红梅主任接的第三个电话……

“Dr.Wu,The neonate in NICU is not doing well. Could you come to the NICU at once?”

吴主任脑海中立刻闪现出一个病危新生儿画面: 那是一个出生9天的早产女婴,孕28周因“胎盘早剥”急诊剖腹产出生,出生体重1.29kg。患儿为“早产儿、极低体重儿”,

出生后吴主任随即安排其收住新生儿监护病房(NICU)。其后患儿又因“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新生儿肺透明膜病)”,一直在用简易自制的持续气道正压通气装置(CPAP)呼吸支持,脐静脉置管(UVC)输液以保证早产儿液体量及能量供给。但治疗期间患儿反复出现呼吸暂停、血氧饱和度(SaO2)下降,虽持续微泵输液氨茶碱、多巴胺等药物以呼吸循环支持,但患儿仍间断出现呼吸急促、呼吸时胸骨下陷,并时有口吐白沫等症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1 暖箱中,病危呼吸窘迫综合征患儿应用CPAP呼吸支持

图2 “中国援外医疗队”牌简易CPAP装置

“OK, I will be right there.”

放下电话,来不及换衣服,抓起白大褂,便直奔医院。

10分钟不到,NICU,满头汗水的吴主任,一边听取护士的病情汇报,一边仔细检查着患儿体征。通过病情分析,吴主任认为患儿口咽部分泌物较多,刚刚护士帮其换纸尿裤时患儿又略有哭闹,呼吸不畅,导致SaO2快速下降至70%。找到原因,对症处理,吴主任立马帮患儿吸引口咽分泌物并加大氧气流量,立竿见影,患儿面色瞬间转红,SaO2快速上升至90%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3 吴红梅主任正在观察暖箱中的病危新生儿

一场看似平常的病情处置,在林登医院却因为医疗环境的简陋、不达标,医疗设备的陈旧、不全,当地医务人员技术的落后,理念的滞后,往往会变成一个威胁患儿生命的大事。在国内半小时出结果的血尿粪常规在这儿往往要等24小时,生化检查时有时无,也没有肺表面活性物质(PS)、咖啡因、氨基酸、脂肪酸等这些国内早产儿常用药,更没有呼吸机、血气分析。在NICU早产儿也仅能进行最基本的呼吸支持和液体治疗,最高端的治疗就是历届中国医疗队自制的简易CPAP。

患儿血氧恢复,病情暂时稳定,但该患儿纠正月龄尚是胎龄29周,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原发因素仍是存在,症状依旧反复。看着这小小的生命一直在如此顽强地努力生存,吴主任再次拨响了该国最好的乔治敦公立医院新生儿科的电话,她已经记不清为该患儿第几次拨通这个号码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人满为患的新生儿科终于空出了一张床留给了这个小生命。

新问题随之而来。林登离乔治敦2.5小时车程,转运途中患儿必需要插管保证氧气供应以维持血氧,否则有极大生命风险。患儿气道娇嫩,且时有挣扎,插管极易引起二次伤害,但医疗队队友、拥有丰富的新生儿插管经验麻醉医师施韬主任的一句“放心,我来! ”就让大家放下了顾虑。现场插管干净利落,不到30秒导管插入患儿声门并直达主气管,随后固定气管插管、加压气囊给氧,一气呵成。

图4 施韬主任正在给新生儿气管插管

看着远去的救护车背影,吴主任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个早产并极低体重儿获得了生存的希望!

夕阳已下,远方的晚霞映红了天际,……

这就是近1个月时间,儿科吴红梅主任的日常!(供稿 吴红梅 审核 周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