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12月7日在微博发文,介绍新冠和流感的异同,以及在今冬新冠和流感同流行的形势下如何预防。

全文如下:

1. 新冠与流感,有很多相同之处。

首先,两者都是病毒引起,传播方式类似。两者都可以在人们近距离接触时传播。当然周围环境空气流通不好时,比如密闭空间,远距离传播也是有可能的。感染的人在讲话、打喷嚏、咳嗽等时,如果没有戴口罩或遮挡,产生的气雾或飞沫颗粒,落在近距离健康者的嘴或鼻,或被近距离健康者吸入,均可造成传播。也可以通过手接触被病毒污染的物体表面后,未清洗或消毒,又触摸口、鼻、眼等,造成接触传播。

新冠与流感有很多相似的临床症状,包括:发热、咳嗽、气短或气急、乏力、咽喉疼痛、流鼻涕、肌肉酸痛、头痛,儿童还可能出现恶心呕吐。两者的主要症状表现,可以是无症状、轻症、重症,少数病人会演变为危重症,甚至出现死亡。由于两者症状很相似,仅仅根据症状很难区分究竟是新冠还是流感,需要通过实验室诊断加以甄别。当然,也有人可能会同时感染新冠和流感。

绝大多数流感病例,以及无症状和轻症的新冠病例,注意休息和多饮水,不需要特殊医疗服务,即可自我康复。对于一些脆弱人群,比如老人或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或患有基础疾病的人,新冠与流感也都可以引发严重的并发症,比如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器官衰竭、心脏或大脑水肿、心梗等,也可能是致死性的,因此,这些群体需要特别注意防护,尤其是当流感或新冠演变成为重症时,需要及时送医院就医。

2. 新冠与流感也存在很多不同点。

首先,病原体不同。造成新冠的新型冠状病毒,与“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属于同一家族。新冠病毒变异速度快,其传染性和致病性也随着变异而发生变化。造成流感的是流感病毒,有甲、乙、丙、丁四种类型,其中造成人间季节性流行的主要有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也存着变异,但变异速度相对于新冠病毒来说比较慢。

新冠与流感出现的症状时间有所不同。流感出现症状的时间一般在感染后的1-4天。新冠症状一般出现在感染后的2-14天,但目前流行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潜伏期明显缩短,约在1-7天,平均多为2-4天,与流感相似。

相对于流感来说,新冠的传染期时间更长、传播速度更快。感染新冠的感染者有更多比例的人失去味觉或嗅觉。

新冠的重症比例要比流感高。与历史上流感数据相比,即使那些18岁以上无任何其他基础性疾病的成人,新冠造成感染者更多、更长时间的住院和死亡。

新冠与流感的并发症也有所不同,比如新冠可引起部分病人血栓、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而流感比新冠造成更多的继发性细菌感染。

治疗化学药品方面,目前批准的抗病毒药物,流感有好几种,而新冠仅一种。不过,中药或中成药,对减轻新冠或流感的症状,都有积极作用。

3. 预防

物理性阻隔预防措施,包括戴口罩、手卫生、保持社交距离、通风等,对于预防新冠和流感都同样有效。很多的所谓隐匿传播,实际上是我们个人的这些预防措施没有做到位,比如,戴的口罩大小不合适,讲话或呼吸时,口罩的上下或左右都漏气,或者有时戴有时不戴,或佩戴不标准。如果这些措施能够真正做到位,预防效果是很好的。

疫苗接种是预防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的主要手段。

流感疫苗通常一年接种一次。在流行季节前接种,能减少感染流感的风险,同时,流感疫苗接种也可以大幅度减少流感重症的发生,及可能出现的严重并发症。当前正是流感疫苗接种的最佳时机。

新冠疫苗对于预防感染有一定的效果,其在减少重症发生、减少死亡等方面效果更为显著,特别是老人,在完成基础性免疫接种后又打了加强针,即使有感染,出现重症或死亡的风险都大大降低。

4.本人是健康第一责任人

我们每个人的健康,自己是本人健康的第一责任人的提法,已经在健康促进或疾病预防中广泛宣传,包括健康中国行动计划、慢性病预防、艾滋病预防等。对于新冠和流感也一样,个人自己严格防护,才是保障自己健康最重要的。

目前全球新冠疫情仍然处于高位,每周新报告病例数约300万例,死亡人数首次出现连续四周每周低于1万例的好迹象。我们所处的西太平洋地区,是目前全球世界卫生组织六个区域中疫情最为严重的,过去两周每周报告约134万至148万病例,接近全球报告病例总数的一半。好的信息是,数据显示重症比例低、死亡人数少。

全球很多国家已经放松甚至放弃了新冠防控措施,这为今冬流感流行增加了风险。欧洲地区监测显示,今年流感流行比往年要早约2周时间,早期的监测样本中约10%为阳性。美国疾控中心报告,11月26日那周,美国约有2万人因流感而入院,比前一周增加了一倍。初步估计,今年流感季迄今,美国至少有870万人感染流感,7.8万人住院,4500人死亡。美国流感监测显示,79%的流行毒株为甲型流感 H3N2, 21%为甲型流感H1N1。加拿大流感监测显示,11月26日那周的流感病例数比上一周上升约15%,是11月5日那周的3.7倍。我国局部地区流感监测数据显示,约5%的监测样本为阳性,多数为无症状或轻症,主要流行毒株是甲型流感H3N2。

很快将进入严冬,疫情变化可能更复杂,我们每个人都要积极行动起来,做好预防措施落实。对于新冠和流感这类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第一重要的是个人自己做好预防措施,即上述预防中的物理隔离性预防措施和疫苗接种;第二是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做好预防措施;第三是在同一场所工作的同事做好预防措施。自己做好了预防,家人和同事也做好了预防,感染新冠或流感的风险,就会大大降低。

微博截图

延伸阅读:

新冠康复者:我终于敢承认自己阳过了

◎“连续几天咳嗽、忽冷忽热、反复发热,很累,肌肉酸痛。”陈欢觉得这种感觉很糟糕,容易让人心情不好,但过了那个劲以后又觉得“其实也还好”。

◎“不好意思”,是多个新冠感染者不约而同说出的词。这种“不好意思”来源于一种给别人添麻烦了的感觉,也来源于怕被当作一个麻烦的忐忑。

每经记者 金喆 陈星 每经编辑 文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小阳人终于不用再避讳什么了。”12月5日凌晨,Vivi(化名)在朋友圈发出感慨。

Vivi在成都市中心一家奢侈品店工作,平时店里人流量大,所以她日常特别小心,很早以前就开始执行“两点一线”,生怕自己“中招”。但几个月前一次核酸阳性后,Vivi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那段时间她只在朋友圈简单分享过几张照片,有知情的同事安慰她“好好休息,别想太多”,Vivi也只回复了一个加油的表情,生怕更多人知道。

回来复工后,Vivi刻意淡化自己曾经感染的经历,不会主动提及,有人问起才简单说几句。她害怕被人贴标签、甚至被人特殊对待。直到最近,随着各地防疫政策的调整,众多传染病专家都曾表示,科学证据表明,现阶段流行的奥密克戎变异株引起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明显低于之前的原始毒株。大家的恐慌心理逐步缓解,Vivi的心结才被打开,发了一条有特殊意义的朋友圈。

生病的感觉很糟糕,但过了那个劲以后觉得“其实也还好”

Vivi当时也没想过自己会“中招”。新冠疫情防控三年多,她做核酸的次数数不清,居家隔离也有几次。但今年10月上旬被通知核酸结果为阳性时,Vivi并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实际上,她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如何感染的。

当时,Vivi没有什么症状,虽然没有明说,但思想上还是很紧张。以前她被要求居家隔离时,会在朋友圈调侃自己“跑进决赛圈”。但中招的那一刻,真正上了“领奖台”,她却不敢出声了。

确诊后,Vivi被转运到了方舱。Vivi去的方舱人不多,一日三餐准时送到,休息和活动空间相对足够,卫生间也比较干净。但Vivi一直只想躺在床上,她并不喜欢这种看似“饭来伸手、衣来张口”的生活。

起初Vivi的症状像感冒,又像宿醉,发热、咳嗽、喉咙发干发痒,有时会觉得喉咙像卡了东西一样发紧,伴随着晕眩和头疼。但后者是新冠导致还是受心情影响,Vivi并不知道。开始时,她想尽量躺在床上休息,但是越躺越累,就强迫自己起来走走。

在海外旅居多年的学者陈欢(化名),过去3年曾几次感染病毒,今年11月下旬,她又“中招”了。有了之前的经验,她给自己选的“药方”是芬必得+生理盐水喷雾。

“连续几天咳嗽、忽冷忽热、反复发热,很累,肌肉酸痛。”陈欢觉得这种感觉很糟糕,容易让人心情不好,但过了那个劲以后又觉得“其实也还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也是很多患者的症状。据报道,中国呼吸危重症专家、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童朝晖介绍,奥密克戎变异株已经变了好几个分支,临床观察发现,奥密克戎的特点是传播性较强,即传播速度比原始株要快,但还是以上呼吸道症状为主,很多人甚至没有出现高热,仅是中低热、嗓子不舒服、咳嗽。

童朝晖说,这段时间从国内来看,无症状感染者加轻型病例在90%以上,普通型的都不多,重型、危重型的病例更少。

3年前去武汉从头防护到脚 现在偶尔会忘记戴口罩

许铮(化名)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确诊者中,比较特别的一位。2020年初,作为医药记者的许铮被派到武汉,当时他从头防护到脚,还去ICU采访了重症患者。过去3年,许铮更是作了无数篇有关新冠的报道,他觉得自己对新冠很熟悉,甚至忽略了它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他回忆说,武汉那时候,新冠可以引发肺炎,严重者需要住院治疗甚至有死亡危险。所以在防护上,包括护目镜、手套、头套、N95口罩等,只要出门就做好防护。

“我翻船了。”11月下旬,许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被感染前他已经连续一周没有出小区,这次可能是因为乘电梯时没戴口罩。同栋楼出现阳性病例后,他自测时发现也有了“两道杠”(阳性)。感染后,他第一天是从低烧开始,37.5℃左右,后来的几天都是38℃,发烧一共持续了三天半,然后是喉咙发炎,眼睛不适。作为医药记者,许铮对新冠症状如数家珍,“出现症状的第一晚就觉得自己阳了,女朋友还责备我,说我不往好处想”。

许铮使用抗原试剂自测结果为阳性 图片来源:许铮(化名) 摄

但这次感染还是有“幸运”的地方——如果早三天感染,许铮就需要去方舱。但随着防疫政策的进一步优化,许铮得以居家隔离。他家门上先是贴了门磁,但可以自己点外卖和生鲜蔬菜,尽可能保留了生活原本的样子。社区发了抗原、中药和医疗废物垃圾袋,要求许铮每天上报抗原检测结果,除此外也没有更多的干预。许铮依靠自己工作中得到的知识,购买了相关药物,“有感冒症状我就吃感康,发烧时吃了泰诺林,咳嗽喝右美沙芬糖浆。”

症状持续7天左右后,许铮的核酸检测结果转阴。一些暂时的后遗症说明了新冠曾经来过,比如体力减退、味觉嗅觉还没完全恢复、体重轻了四斤。跟许铮同住的女友在他阳性三天后,也转为阳性,但由于平时有健身习惯,所以症状更轻微。

回过头来看这次“中招”,许铮感慨,因为知道奥密克戎变异株危害降低,而且因为之前大家严格防护,身边几乎没人得这个病,防护上是大意了。

与许铮比,刘晴(化名)对新冠的认知并不充分,她最担心的是感染新冠后,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有多大。所以当她刚被隔离时,一整晚都睡不着。

刘晴说,那天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情,尤其是因自己而被隔离的孩子,还有一整栋楼的邻居——刘晴(化名)担心其他人埋怨受她连累,也害怕真的会有后遗症。那一晚,似乎不会天亮,一直翻来覆去。刚开始,刘晴并没有症状,官方通报中,她属于无症状者,医生也告诉她CT结果同样没什么问题。但后来她开始发热,体温忽上忽下,接着打喷嚏、流鼻涕,整个人没力气,她在手机上查了很多有关新冠肺炎的内容,说法不一,心里更忐忑了。

刘晴用了三天时间收拾心情,身体没有症状、核酸检测结果阴性后,经过专家组评估后顺利出院,“其实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近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性疾病科教授、广州黄埔方舱医疗队负责人崇雨田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些传染病的患者,在恢复期结束后,某些器官的功能长期未能恢复正常,才会被认为是后遗症。”对于新冠感染者而言,有的人临床表现可能持续比较长,比如味觉嗅觉丧失、关节痛、记忆力下降、胸口疼痛、咳嗽等,有的学者把这些称为“长新冠”。但崇雨田认为,这些不能将其归类为“新冠肺炎的后遗症”,“目前学界并未确认新冠肺炎有后遗症。至少尚没有证据表明有后遗症。”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邓西龙对媒体表示,“后遗症”可能来自心理因素。据他介绍,我国最早对新冠后遗症的报道应该是来自对早期一些重症病人的观察,也让很多人对新冠产生了比较大的恐惧。从2020年到现在,广州市八医院对100多个新冠肺炎病人进行了长期的跟踪随访,发现只要不是重症、危重症病人,症状基本在三个月左右就会不同程度缓解。如果是重症患者,只要回家后能够很积极地进行康复锻炼,那些所谓的“后遗症”也很容易缓解。至于危重症患者,相对来说广州的病例数不多,但是危重症患者的所谓“长期后遗症”,跟既往遇到的、需要在icu里面救治的那些重症流感、重症肺炎表现出来的是差不多的。如果能很好地康复,这些病人的症状也可以缓解。

广州市八医院从去年12月收治奥密克戎感染者,到今年10月基本上一例重症都没有,并对本土疫情里一些新冠康复者进行出院以后三个月的随访。邓西龙说,也没发现这些病人有明显的后遗症,他们所诉说的“没力气,睡不好或者是焦虑”,更多的是主观感受,不一定跟新冠导致的器质性病变相关,大多是心理因素,对这些病人,主要是进行心理疏导。

资料图

感染曾让他们觉得不好意思 现在终于敢说出来了

新冠康复者除了担心身体问题,还会害怕被贴标签。从确诊、治愈到回归正常生活,很多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特别是此前,有一些企业在招工时甚至开出“阳转阴的,进过方舱的不要”“需要没有阳过、没有进过方舱”等歧视性条件,让一些人更加担忧。

Vivi一开始也很低落,但她发现,在方舱里,每个人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忙一点。有人看书、有人打太极拳、有人唱歌跳舞。在她看来,这是人们想要在暂时失控的境遇里找回一点秩序感,“只要个人的行为和生活还如常,就觉得情况还可控吧”。

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她就调整好自己。但比生理反应更难受的,是感染带来的其他影响。“之前我也看过一些新冠感染者被歧视的新闻,我的工作需要跟不同的顾客打交道,害怕公司觉得影响不好,病好了但是工作没了。”Vivi说道。

跟Vivi在同一家门店工作的同事,也被送到了集中隔离酒店,但同事直接用社交账号开起了直播。但Vivi做不到,“不是体力不支,是心情没办法像同事那么轻松。明明生病不是我的错,但总觉得不好意思,想刻意低调,不想被太多人知道我感染了或曾感染过”。

“不好意思”,是多个新冠感染者不约而同说出的词。这种“不好意思”来源于一种给别人添麻烦了的感觉,也来源于怕被当作一个麻烦的忐忑。隔离期间,刘晴在业主群里表达了歉意,邻居们也为她加油打气,要她放松心情、就当放假。

核酸转阴后,Vivi顺利回到了工作岗位,主管和同事还准备了一束鲜花庆祝她康复。出院后,Vivi在朋友圈发新款的频率明显增加,还给自己的客人建了一个群,不定时分享新款或促销信息。“频繁关店对业绩影响很大,而且就算相对正常的时期,也明显感到来消费的顾客变少了。身体康复了,一切都要回归正常,现在多做一点,才能抵抗未来的不确定。”Vivi说道。

刘晴回到小区后也发现邻居们都很友好,自己身体也没有什么后遗症,“他们都知道我住哪个房号,看到我停在那个楼层也没有特别反应。”她告诉记者,此前的担心都是想太多了,有邻居还告诉她,不要想太多,最重要的是提高免疫力,保持好心态,吃好睡好,就把这一次患病当作一个让自己放松、休息的时间。

现在许铮就等着女朋友核酸转阴,“就让社区给安排上门核酸,两次阴性就可以转为健康监测了”。虽然许铮并不担心是否会有后遗症,但他仍然选择不将感染的事情告诉在老家的父母,“不确定他们对这个事的认知到什么程度,既然现在好了,就没必要说了”。

疫情暴发三年来,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病毒也由以前的侵肺(下呼吸道感染)进化为上呼吸道感染,疫情与病毒的传播方式,死亡与重症率相比两年前,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近日,中国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公开表示,在国家有效防控策略下,新冠病毒致死率已经很低,但改变不了病毒变异带来的极快传播速度。他认为,通过疫苗和抗微生物药物研发,特别要继续深化抗疫国际合作,是世界逐步走出疫情的方法。

著名权威专家钟南山也公开表示,新冠病毒变异后的奥密克戎,感染后症状比较轻,发生肺炎的概率比较低,死亡率也比较低,差不多接近季节性流行感冒,总体来讲,无需过度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