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 2049年的世界

1、最开始的一到两个月内,虽然有一些零散的感染者声音,但整体上仍然是较为乐观的。因为这段时间里,虽然时时刻刻听到有感染的,但是几乎没有重症和死亡。
这个阶段里,很多人会觉得这确实就是个小感冒。事实也和印象对上了,确实只是难受一个星期或者几天,但没多少人死亡。
而且,过去封控所带来的负面舆论,也使得人们对感染的容忍度大幅提高,不少人会觉得现在自由了。
2、一两个月以后,随着春运以及人口物资流动所逐渐体现出的效应,感染在广度和深度上都逐渐扩展,就像一张被逐渐浸湿的抹布一样,此时会出现比较多的重症和死亡。
也就是“第一波”冲击。
此时,过去三年里本来“应该死”,但由于保护罩作用又“苟活”了三年的人,会被收割,组成一个死亡高峰。但好在奥密克戎的毒力比原始毒株和德尔塔都要弱,因此相比一开始就躺平拿脸硬接,这次死亡高峰要矮不少。
这个阶段各地会比较混乱,有的地方直接一躺到底,有的地方会负隅顽抗,继续努力维持低传播,就像二向箔在身后追赶时拼命往外飞的那些飞船。
这个阶段舆论会非常混乱,在中国互联网上所特有的“共情心态”作用下,指责的矛头挥舞向四面八方,有埋怨躺平的,有指责封控的,有求外国疫苗等美援的,有喊着过去三年什么都没干的,当然也有继续认为是小感冒其实没事的。
3、第二阶段过去之后,大部分人被感染过一轮,形成暂时的“群体免疫”,当然,由于中国太大,各地政策不太一致,这个感染浪潮从宏观上看是在广袤国土上“此起彼伏”的。有的地方在第一轮,有的地方进入第二轮。
这个阶段,度过了第一轮的冲击之后,死亡人数进入一个较为稳定的阶段,比如每天几百例。
这个阶段开始零星出现对“长新冠”的自述。但人数不多。因为多少人才感染过一次或两次,体现不出来。
这个阶段的舆论会相对第1和第2个阶段会逐渐冷静下来,当然,也可能是麻木。
麻木也不是坏事,根据欧美的经验,足够麻木有利于人们在新冠时代减少不必要的心理压力。
不过仍然会有大量各种指责。
4、在第三阶段平缓感染一段时间后,再次迎来一个新的高峰。
但这个高峰比第一轮会弱一些,直接致死量会比第二阶段少。当然,关于“die with”的争论又会起来。
这个阶段,由于自述有后遗症的人越来越多,网络上讨论声音逐渐加大。在前几个阶段对长新冠的讨论可能是被认为是“防疫爱好者”、“吓唬百姓”。当然,此时仍然会有声音认为,所谓长新冠只是一种偶合现象,或者是心理作用。但这种声音在此时不像前几个阶段时那么大了。
由于患者增加,人类社会的孩子脸又变了。
5、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循环进行。在舆论上会出现麻木和愤怒共存的现象。由于中国社会传统上有“兜底”和“政府必须管”的心态,因此是否能像西方社会那样在麻木和“不要抬头”中保持平稳心态,还需要观察。
-----------------
当然,我不希望以上情况发生,最好是被打脸——是往好的方向打脸,不是比这更糟。
现在很希望能出一种特效药,或者是防护药,或者是疫苗,来横空出世,终结这一切。
【自危机纪元的大低谷以来,虽然历史经历了几次重大转折,但人类世界总体上是处于高度民主文明的高福利社会状态。两个世纪以来,人们的潜意识中形成这样一个共识:不管情况糟到何等地步,总会有人来照管他们的。这种信念在大移民灾难中几乎崩溃,但在六年前那个最黑暗的早晨,奇迹还是出现了。
这次人们也在等待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