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一对夫妻既可以是最亲近的枕边人,也可以是最疏远的陌生人,决定因素是双方如何经营婚姻。如果知道某些错会对伴侣造成致命打击,却明知故犯,那再亲密的感情也会产生裂痕,甚至引发一连串恶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如今天说到的这起纠纷案,2019年江苏一男子因为怀疑妻子出轨,不惜在房间装针孔摄像头取证,看完后,男子陷入崩溃。这种取证法不值得提倡,因为“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不过,本案中丈夫最终目的并非离婚,这段视频带来的影响出乎每个当事人预料。

(本案人名均为化名)

王芳和赵凯本是一对寻常的恩爱夫妻,两人婚后生下一个女儿。随着孩子到来,越来越多的生活琐事考验着夫妻感情,而王芳在许多问题上都不能和丈夫协调一致,育儿理念、人情往来,每每引爆争吵。

结婚5年,觉得精疲力尽的王芳经常跟人倾诉婚姻的苦恼,同事袁峰就是她的听众之一。袁峰也有了家庭,他和妻子张维自由相恋结合,一度感情非常好,直到张维生下儿子,多数时间都把精力放在儿子身上,无意识忽略了袁峰的需要。

张维一边顾着工作一边承担更多照料儿子的任务,袁峰本来应该体贴理解才对,但他反而因为觉得婚姻枯燥无味,和王芳互吐苦水。感情经历相似的两个人越走越近,某次公司聚餐结束后,袁峰送王芳回家,半路车开到了其他的地方,而王芳没有拒绝。

有了第一次的突破底线,双方越发大胆,发展到后来,只要丈夫赵凯外出,王芳就通知情人来家里幽会。为了袁峰王芳甚至萌生离婚的念头,再和丈夫吵架,总把这俩字挂在嘴边,引起了赵凯怀疑。

赵凯认为夫妻的矛盾都是小事,王芳一而再再而三地嚷离婚,很可能是外边有了人,心底深处,他不愿意这么猜测,但留意到妻子将手机上锁、发消息背着他等细节后,赵凯下定决心要查个清楚,他偷偷买了针孔摄像头装备,安在卧室里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抓现行,赵凯对王芳谎称要去外地出差,实际上住到附近的宾馆,紧盯着家里妻子的举动。让他感到非常气愤的是,离家第一晚,妻子还安分;第二天晚上便有一个陌生男子直接登堂入室,他们的亲密举动,看得赵凯几乎要被怒火烧光理智。

赵凯冲回家里准备将2人当场抓住,意外的是袁峰走得快,没能抓成功,只得怒问妻子那人是谁。王芳起初还想扯谎,直到赵凯拿出证据,才不得不承认。但她也很恼火,丈夫竟然通过这种方式监控她。夫妻俩再次大吵一架,王芳怒气冲冲地搬出去,准备分居、起诉离婚。

她找到袁峰,希望他也离婚,对自己“负责”。袁峰听王芳这么说,心中吃惊,他和妻子的感情没王芳夫妻那么坏,再者儿子年纪小,他也不愿意离婚给孩子带来负面的影响,碍于王芳催得急,只好敷衍着她。

王芳催促了多次,袁峰不耐烦,索性拉黑了她的联系方式,至此王芳才如梦初醒,明白袁峰压根没认真想过和她在一起。懊恼不已的王芳回头寻求丈夫的原谅,赵凯想了很久,为着孩子,他愿意给妻子机会,但袁峰这个人,他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从王芳那里获知了袁峰的住址信息,赵凯索性拿着视频直接找上袁峰,两人达成一个秘密的协议。此时,袁峰的妻子张维对丈夫的背叛毫不知情,直到2020年6月,她收拾屋子时翻出丈夫藏得很深的《保密协议》,才知道他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

那份《协议》赫然写明袁峰因为与赵凯的妻子王芳保持不正当关系,自愿对赵凯作出10万元赔偿。原来,赵凯虽然原谅妻子,却难以容忍第三者袁峰不承担任何责任,于是告诉袁峰他已经通过摄像头留证,要求袁峰补偿。

赵凯提出的金额是20万,袁峰若不答应就将视频传给他的亲友看。袁峰自觉理亏,表示愿意道歉出钱,但20万太多,讨价还价后降到10万。双方达成《协议》,此后,袁峰不得再和王芳有所牵扯,王芳夫妻也不能再拿这件事向袁凯提金钱要求。

事情本该到此结束,但次年张维翻出了那份《协议》,从丈夫口中逼问出真相,气得提出离婚。袁峰为了挽留妻子,硬着头皮答应把给出去的钱要回来。

司法实践中,赵凯的行为有可能涉嫌敲诈勒索罪,不过,具体属于民事纠纷还是刑事犯罪要根据在案的事实,由法院作出判决。本案因袁峰自愿补偿的意思明确未涉及刑案,袁峰与王芳夫妻闹到法庭之后,他委托代理人出庭。

经法院审理,确认这份协议是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袁峰,因与被告赵凯妻子发生婚外情自愿做出了补偿,系真实意思,时隔一年,以被胁迫为由主张撤销协议,难以支持,驳回诉求。张维得知本案结果,气愤不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是气自己的合法财产权益被侵害,二是气丈夫不敢直接面对王芳,多半旧情难忘。张维坚决离婚,并咨询律师二度起诉,将王芳夫妇告上法庭,这次,张维胜诉,因协议内容是袁峰对夫妻财产的私自处置,违背公序良俗,无效,王芳夫妇应当返还原告方10万。

闹到最后,王芳和赵凯没落着什么好处,袁峰与张维也分道扬镳,袁峰多次找到张维请求复婚,张维则表示,目前只想维持现状,不愿意原谅丈夫。到这一步,袁峰后悔不已:“我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鬼迷心窍。”

需要说明的是,赵凯怀疑妻子出轨用的取证方式不合法,如果他以此为由起诉离婚索取损害赔偿,很可能难获支持,所以这种办法不宜学习。

但从情理角度,错处还是集中在王芳和袁峰身上,他们明知外遇会伤害伴侣还是犯糊涂越过那条线,结果引发纠纷,破坏了夫妻的感情,自己也尝到教训,早知如此,不该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