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蕨代霜蛟

昨晚写了个人对于防疫新20条的浅浅担忧,担忧的核心是平衡感能否真正维持好,因为这将是步入精准防疫真正深水区的一大步(虽然还远未行进至深水区中央部分)。与此相比,从前的模式反而才是真正的躺平,因为烧脑程度远不如新模式。然而正因为更加精致复杂,稍有不慎就容易跌向两头:或者退回旧模式,或者模糊了动态清零,在2022的隆冬形成一波前所未有的疫情。我在文章最后个人猜测相对而言可能性更高的是疫情的发生这一头。

然而我想说的没有全部说完。我很担心如果发生疫情的后果。因此早在新20条刚发布的那天,我就在微博上写下了我的担忧,随后就收到两条评论说:不放开你也不满意,放开你也不满意,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你满意?

同样,我猜在这里也会有不少朋友难免会有疑问:我知道你内心从疫情开始至今都是坚定的共存派,现在到了真要开始放松的时候疫情难以避免,你也说Omicron的感染人数高是其特性,你在纠结什么呢?

我纠结的是,因为太长时间抗疫,天南地北无数人都实在是精疲力竭了。又因为社交平台上为立场无视科学与理性,写起内容来不假思索信口雌黄的自媒体实在太多了,再加上背后整个大环境氛围的默许、刻意引导甚至鼓励,公众无论观点左右,对于Omicron的性质理解在我看来总体上存在相当程度的误解甚至扭曲。这种偏差容易在走向未来开放的过程中不得不面对一波又一波疫情令我们遭受重创。

究竟是什么偏差?极简归纳为一句就是:我们太小看Omicron了。以至于完全还没有任何真正开放的当前,一种不科学、非理性的莫名乐观情绪就已经开始弥漫网际,甚至变异成各种通俗刷脑的段子,印象更深刻、穿透力更强,譬如——

『得了Omicron要不行的人,本来也活不了多久』,『病毒都已经弱到无症状了,你还要它怎么样?』等等,轻视的口气已经超过早先的『Omicron不过是大号流感』这一正统版本了。

这种莫名轻松乐观的情绪,很危险,因为Omicron根本没那么弱。虽然我非常理解很多人这么说,是情绪上对妖魔化新冠、将新冠说得如同生化危机那么可怖的一大类蛆文的本能反弹,以至于滑向了另一个有害的极端。

让我们一起冷静一下,后退几步。再想一想,体验一下在医学信息的接受方面『正确地担忧』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做到。我们活着的终极目的不是和那些将疫情与家国情怀绑定成生意的自媒体们斗争到死,而是为了自己和自己所在乎的人们活得更好。所以,诉诸科学理性非常重要。

那么,Omicron到了今天究竟有多强?精确而言,毒性(致病性)有多高?我注意到这方面讲得比较透彻的文章真不多。于是还是那句话——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来梳理一下。

这场空前的pandemic刚爆发的时候,感染新冠后的致死率,在60岁以上年龄层中大约是感染流感的十几倍。即便30-40岁及以下人群,总体死亡率依然高达流感的数倍。加上传染性超过流感,新冠是一种公卫角度而言非常危险的病毒。2020年冬季到新年,欧美的死亡可谓极其惨重,我相信大多数人应该还有印象。

但是仅仅一年之后,到了2022年头上,英国的数据显示当时开始全球流行的Omicron虽然传播势头迅猛,但由于普遍疫苗接种+自然感染,英国60岁以上人群感染致死率猛降至了流感的2倍左右。

2021年跨到2022年的这个冬季英国没有重蹈1年前尸横遍野的覆辙,是因为2021年夏季之际,英国专家委员会已经预测到当年冬季可能会有新变异株大流行,已经提早准备好了强化接种(booster)。没想到果然Omicron横空出世,遂将强化免疫时间表向前提前,并成功普及到了全国人口的6成左右。这个案例提示的是:根据疫情流行情况,灵活运用加强接种的话,是能够相当程度『驯化』原本更加狰狞的病毒的。

今日弥漫中国网络的乐观情绪,其实在2021年12月时曾经一度已经风靡中国以外的世界,认为Omicron毒性很弱没什么了不起,就是流感甚至还不如流感,情绪一度非常乐观。我们印象不深,是因为那时我们的旧模式效果还行,觉得外面世界的疫情状况有点非现实感,仿佛两个平行宇宙,不容易去在乎关注而已。

但美国又遭遇了重击。在一些州,特别是红州,Omicron造成了比刚过去的秋季Delta疫情更多的死亡。

当时,金融时报有一篇文章相当好,我就跳起来剪了报,到现在都珍爱着像个宝,因为那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参考资料,用于洞察到底Omicron毒性有多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中,金融时报引用了法国数据,显示了因感染新冠而发展为重症进入ICU治疗的70岁患者中,从未接种过疫苗的,感染Delta送ICU比例为7%,相形之下Omicron的比例为2%左右。据此可以粗略推测:在需要达到ICU治疗程度的致病性方面,如果排除掉疫苗广泛接种的因素,Omicron诚然比Delta毒性减弱,但减弱程度远远不如绝大多数普通公众想象的那样——依然达到了Delta的1/3.5到三分之一左右。换言之,只要Omicron运用其远远凌驾Delta的传播能力,感染3倍左右人数,就有能力造成与Delta一样的绝对伤害。后来的事实证明,Omicron爆发起来的每日感染人数,3倍于Delta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在美国一些州更多的人死在了『更弱』的Omicron手里。

在没有免疫力的时候,Omicron根本不是流感,而是远比流感危险。

上面法国的数据接下来显示:两次接种之后追加第三次强化,再度激活免疫之后,70岁人员送ICU的比例进一步降至未接种时的七分之一。也就是说,没有免疫力的小白躺平了感染Omicron时,发展成需要送ICU程度的重症风险是Delta的1/3,而2次接种+1次强化之后,这个风险只有Delta时代的20分之1都不到。到这一步之后,欧洲各国重症人数急剧减少了下去,即便Omicron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疫情。欧洲每天虽然还是有很多人的生命被新冠夺走,但惨痛的程度远远不如前一个冬天。

到这里就很明确了:Omicron的确比前代的Delta弱,但根本没有一般人想象得那么温柔,真正决定性作用的施加,来自疫苗接种。

写到这里,我相信大家明白我担忧什么,知道我为什么原来也不满意、现在也不满意了。道理很简单:以我们目前的免疫获得程度(高危人群接种程度)和品质(疫苗类型)以及城乡不均衡性来看,Omicron在中国一定会比流感危险很多。现在大家都在说段子,不把Omicron放在眼里,一方面是3年下来实在憋得太累太苦、几近崩溃,谁都想透一口气,还有一方面是习惯了物理防御(硬隔离等)换来的疫情抑制,还没有真正体验过一波Omicron能够随心所欲『施展拳脚』的疫情。没有体验过海啸,我们千万不要随便以为海啸的波浪不过如此,那不理性而且危险。

我当然不是以此支持继续旧模式玩下去,那根本是无以为继的dead end。但另一头每当我听到民间段子和很多人破罐子破摔的摆烂算了!的口气,我会非常担忧——一旦不顾一切立即放开,那么重创一定会立即到来。

So,我的脑海里又开始盘旋起一个思索了至少1年半的问题——

新冠第三年了,真正重要的准备,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开始操办?

有时间继续接着写下去,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