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浏阳廖主任的风波可以说让许多人处于危机意识中,这种不信任也伴随着焦躁的情绪上身,我不禁扪心自问:当我在家时被人打,应该怎么办?

你别说这或许是我做错了什么,受害者有罪论真的没必要!

譬如浏阳那位普通住户,他又犯了什么错呢?没错,别提有罪了,他有什么错呢?只不过言论自由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也并非是什么过分的话语,竟惹了对方主任上门来教训。

那么问题似乎更严谨了,如果浏阳打人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应该怎么办?

或者也可以这样说,当我在家被人打时,我还手无力怎么办?毕竟像廖主任这样的人,都知道要带着3个帮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配图均来自网络)

视频中的还是个高大的男子,是个成年人,理应有还手之力了,可依然被廖主任打得直往沙发倒去!

若是普通女孩子,甚至一个涉世未深刚毕业的年轻人,遭到这种唬人的场面时,又该如何自救?

浏阳打人事件过后,我们公众能知道的关于廖主任的处罚措施,不过是一个停职。停职,还不是辞职,这是否意味着有朝一日他能官复原职?

是否意味着他会从此记下那个普通孩子的爸爸,在某一日没有监控的地方对那家人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毕竟这一次,他是败在了监控上,而不是败在自己的权力下。

这些后续,让我不敢想,因为你说完全没有可能,是不可能的。

停职代表着什么?这仅仅是一份应急的说明,如果事情点到即止,不去查清背后的细节,也许那普通住户这还只是第一次被打。

可明明他是在自己的家里,是在最让人感到安全感和放松的家里,就在他强调家里有孩子不想他们进屋说话,那帮人还是毅然冲进了屋!

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维护自己的权益?在不想让陌生人进屋的时候,能够严词喝止别人?

那些肩上佩着袖章腰上别着器械的高大男子,在通告里不被承认是打人的民警或辅警,可针对于此,也有博主专门提出质疑,认为这些人的衣着明显符合辅警的穿搭要求,而且通告里强调了“打人”二字,是否是故意在规避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不容易发现,这就是在监控曝光出来的现场中,我们谁也没有看到那3名男子动手,光凭廖主任一个武力值就已经足够,那身后3人作用不过是威慑。

所以他们都没有打人。那么打人的民警或辅警,跟民警或辅警,就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更通俗了说,就是即便他们属于后面一类范畴,但他们也不属于前面一类范畴。

也可以解释为,即便他们是后者,但也不是前者,所以说,他们具体的身份,其实相当于是说了个寂寞!

毕竟后来的解释,不敌曾经的监控画面,那是对现实的写实,是不用也不能够凭借一张嘴说出花儿来的!

因此,我难免生出许多的恐惧心理,当我在家时被人打,被人尤其是像湖南那3位高大男子对峙威胁着,我该如何保卫自己的权益?

如果我没有监控,如果我被屈辱的语句辱骂得还嘴甚至还手了,我还算是在保障我自己的权益吗?我是否要被扣上镣铐被好好教育?

毕竟,对于廖主任这样的人,对于被发现后的廖主任如此令人不齿痛恨的行为,惩罚也仅限于停职,这样的代价,会纵容行凶者再次行动吗?当代价不够深重的时候,人们又是否往往没那么计较后果?

我悲哀地想象,廖主任这样的人,究竟有多少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