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城市的“树疤”

这是一道容易被人们忽视的“树疤”。

人们习惯把城市里用钉子、木条、三角架给移栽而来的树加固,却又长时间没有去掉加固部件的这一典型特征戏称为“树疤”。这些“树疤”同城市一起生长,部分钉子、木条、三角架甚至已经被不断长大的树木忍痛楔进身体里,人们却熟视无睹,还以为这是完美的组合,因此就见惯不惊,久而久之就成了城市固有的“疤痕”。

然而,这些“树疤”却有话要说。

“疤”在我身,别伤我心。这些“疤痕”的存在时间虽然长短不一,但是可以肯定的推测,这些树自从被移栽到此处,身上的“树痕”就从没有离开过,以至于有些用于稳固树木的三角架都已经深深嵌入树身里。此类现象不在少数,人们不禁要问,这些钉子、木条、三角架有必要存在那么长的时间吗?这些“树痕”很好看吗?这些“疤痕”很难拆除吗?“树痕”说,城市建设不只有建设,更要经常维护,去除不必要的“树疤”,还我以健康之身,送给你一片浓浓的绿荫。

“疤”在我心,遵律守规。移栽树木是为了增加城市绿化,降污降噪、净化空气、优化生态环境,为市民创设更加健康的生活环境,同时,移栽的树木本身就有很多问题,如土壤、水分、气候、抗病能力等都是对移栽树木的严峻考验,生物都有自己的生存生长规律,人们一旦违背这种自然规律,也许在某一天它就会报复人类——风雨交加后,道旁树、小区绿化树木被吹断,甚至连根拔起,砸坏了汽车、砸坏了商铺、砸伤了行人,这都是大家经常看到的场景,而这些断掉的地方大多数就是“树疤”所在的位置。“树疤”说,去掉我身上的“疤”,擦去我身上的“痕”,让我有独自抵抗风雨的能力,给我一个健康之心,送给你居住环境的温馨。

爱我之身,和谐共生。移栽的树木,免不了断根之痛,必然有头重脚轻根底浅的情况,为了它能更快更好的成活,进行加固,免受风摇雪压,使它能尽快的融入土壤里,成为人们眼眸里一抹清丽的绿色是我们的初衷,可有人就急不可耐了,把重量不轻的物品搭在移栽不久的树上,把那块“疤痕”当做栓绳子的固定点,更有甚者,把它作为踢腿下腰、摩拳推掌的“陪练”,致使本就伤痕累累、疤痕难愈的树木无奈的在人们的拳脚之下气息奄奄。“树疤”说,爱我之身,护我周全,和谐共生,送你四季常青。

城市在不断的扩张,与扩张的城市一起增多的远远不止“树疤”,还有“墙疤”、“画疤”、“癣疤”……这些“疤”在城市身上的“疤痕”容易被人们忽视,这种忽视却检验着这个城市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认知水平,检验着一个城市管理者的能力与智慧——建而不管、建而不理,不如不建。只有用心聆听“疤痕”的诉说,城市的绿色才会越来越亮丽,人们的生活环境才会越来越美好——愿这些“疤痕”尽快成为过去式。(自贡开放大学富顺分校 董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