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讨论防疫政策问题,很容易陷入两个极端,要么是强力封控的“清零”,要么是放任不管的“躺平”。其实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面对新冠是毫无作为的躺平,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长期清零。

大家能做的只是根据本国、本地区的实际情况,选择一条介于清零和躺平之间的防疫路线。那么,当下适合中国国情的,能够避免医疗资源挤兑,能够平衡防疫与经济发展的路线是什么呢?

答案是方舱。

更具体地说,公益性质的,自愿入住的,发挥隔离与护理作用的方舱,会是中国最终走出新冠疫情的那条可行的中间路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沈阳市新建的方舱

是方舱而不是方舱医院

首先要搞清楚一个概念,就是方舱医院和方舱隔离点的区别。

像疫情初期为了救治新冠患者专门建设的雷神山、火神山,那叫方舱医院,里面配备专业的医生护士,有齐全的医疗设备,可以做手术抢救危重症患者。

而当下用来安置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患者的这些方舱,本质上就是一个集中隔离点,只是出于某些特殊原因要给民众一个积极治疗的印象,所以配备了一些医生护士,名字也叫做方舱医院。这些隔离点实际上当不起医院二字,又给了民众医院的期待,那自然会备受指责。

当下广州、重庆、郑州等地方舱医院模式主要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强制隔离,把方舱照顾不了的高龄老人、幼儿、肿瘤患者拉到了方舱。

这些人群要么需要大量的吃喝拉撒照护工作,要么需要真正的医生维持治疗,这些都是方舱所负担不起的职能。

重庆方舱隔离九旬老人却无配套设施

方舱的模式一定要轻,只接收具备自理能力的感染者,这样才能维持良好有序的运转。方舱一定要去掉医疗属性,才能真正发挥疏解疫情传播压力,防止医疗挤兑的作用。

二是环境糟糕,卫生与隐私尊严缺乏保障,民众对入住方舱抵触情绪很大。

当前的方舱大多由展览馆和体育馆等场所临时改造而来,这些地方的共同点是场地够大且不要钱(国有资产),但缺点就是没有足够的设施洗澡和上厕所。受建筑用途和排水设施等条件的限制,改造起来也很困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简易方舱几乎没有隐私可言

方舱当然不必豪华,但需要满足基本的安全、保暖、卫生需求。如果单人单间的隐私保障太奢侈,至少做到男女分舱、男女分区,这样才能让感染者没有心理负担地入住方舱。

如果每座城市都建十座八座雷神山那样的方舱医院那当然最好,问题是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社会的承受能力,不具备一丁点的可行性。

真正符合国情的,能帮助中国走出新冠疫情的,一定是集中隔离点式的方舱。

是自愿而不是强制隔离

方舱的建设需要兼顾社会资源的成本,发挥平抑疫情的功能,考虑感染者的需求,相应的,也应该具备公益性、自愿性、基础性三个重要的特点。

首先是公益性,方舱应由政府动用财政资金来修建,并免费向社会提供。这既是社会主义国家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也是保障公平和保障隔离积极性的必要。

然后是自愿性,新冠感染者入住方舱应由当前的强制原则改为自愿原则。

一方面,让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感染者可以在家中隔离,减轻社会负担,减轻方舱压力;另一方面,避免强制那些没有自理能力的高龄老人、低龄幼儿入住,减轻政府道德负担,也缓解民众的分离焦虑,更能减少方舱内出现恶性事件的可能性。

香港当前实行就是这种自愿方舱隔离模式。新冠感染者可以自愿申请入住方舱,由政府租用的专用出租车免费接送,入住期间食宿也是免费的。感染者入住方舱既可以避免传染给家人同事,也可以在方舱接受医学观察,确保病情转重症时第一时间入院治疗,在实践中是具有一定吸引力的。

香港方舱已由强制隔离转为自愿隔离

我认识的一位在香港读书的朋友上周感染后就自愿申请住进了方舱,以避免传染给舍友。

当然不是每位感染者都会自愿进方舱,但也不用担心所有感染者都不愿意入住,香港的实践已经表明,有相当一部分感染者出于上述考虑会选择自愿隔离。这样一来,政府履行了人民至上的承诺,民众的自主诉求也得到了尊重。

再有就是基础性,用于隔离的方舱应尽量减少对医疗资源的占用。

疫情对社会最大的冲击是医疗挤兑。如果社会上短时间出现超量的感染者,必然也伴随着相当数量的重症患者,超出医院的接诊能力,这就是传说中躺平会导致的医疗挤兑。如果把大量的医护人员投入到方舱里、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导致常规的病人去医院看不上病,这就是人为引发的医疗挤兑。

方舱的目标就是防止出现医疗挤兑,一方面把一部分感染者隔离起来,降低社会上病毒扩散的速度,另一方面把无症状、轻症患者和重症区分开来,重症的去医院,不严重的休息几天等康复。

所以一定要避免把本就紧缺的医护人员主力投入到方舱,一定要尽力避免方舱的治疗属性。

新冠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感染者可以自愈。进入方舱的感染者只需要最基础的护理,例如测体温,发放退烧药、止痛药,测血氧含量等,一名护士,甚至一位上过大学的志愿者就能照顾数十人。至于生活需要,大部分是活蹦乱跳的人,自助解决就好。

类似广州把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精锐医护人员调去管方舱这样严重不匹配的操作,应该尽快纠正过来。

是缓冲而不是放开躺平

从当前奥密克戎毒株传播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医学界还是民间,相信都已经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这病毒真的消灭不掉了。也正是基于这一现实,才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动态调整防疫的路线。

一种做法是所谓的躺平,也就是原地放开,不做任何干预,坐等短时间内感染激增的疫情冲击。这当然是不人道的,也是不可能的。完全躺平只存在于某些人恐吓公众配合强力封控的想象之中,从来没有被任何国家采用过,更不可能被中国采用。

另一种做法是缓冲,也就是接受病毒会在社会上传播的现实,同时通过一系列方法减缓传播的速度,平抑感染者数量增长的曲线,尽力让疫情发展不要超出医疗系统承受能力太多。

方舱正是疫情缓冲的重要一环:让一部分感染者自愿集中到方舱短期隔离,从而减缓疫情发展的速度。

我们以一线城市广州为例,做一个粗糙的疫情推演:

广州1800万人口,假设一年内50%的人会感染一次新冠,我们通过方舱、居家隔离等措施减缓疫情发展速度,让这些感染相对均匀地分布在365天里发生。

那么,平均每天新增感染者约2.5万,其中需要住院治疗的约200到300人,需要ICU抢救的不到5人。这样的增量会带来压力,但并不会导致广州的医疗系统崩溃。

由于感染者绝大多数是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患者,最多隔离一周时间就可以转阴康复,不再有传染性,那么每位感染者入住方舱隔离的时间平均在5天左右,之后就可以恢复正常上班上学。

居家隔离也能减缓疫情传播

考虑到一部分人会选择居家隔离,一部分不愿意隔离,再考虑到疫情不可能分布那么均匀,总会有波动,可以按照最高每天4万人需要隔离,每人隔离5天来估算,整个广州最多需要配备20万张方舱床位。实际上应该远远用不了那么多的。

相比现在长时间全员核酸,把感染者和密接都拉去隔离,以及封控造成经济损失的总成本,方舱模式的社会成本就相对低很多了。

这样一来,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也能腾出余力去支援财政力量薄弱、医疗资源薄弱的地区,最终带动整个中国走出新冠疫情的阴霾。

以上对疫情缓冲的推演肯定算不上精准,但数量级是不会错的,大家可以凭自己掌握的、愿意相信的数据去做推演,可能会有差距,但大体上应该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

基本常识总结

1.当前的方舱医院模式存在几个问题,应该把方舱回归到集中隔离点的本质,建设公益性、自愿性、基础性的方舱,用于感染者的集中隔离。

2.方舱的重点是自愿原则。不用指望所有感染者都去方舱,也不用担心没人愿意去方舱,方舱建在那里,一定能发挥降低病毒传播速度,缓解疫情冲击的作用。

3.在自愿方舱隔离和居家隔离等措施的缓冲下,中国社会能够经受得住奥密克戎的冲击,不会造成严重的医疗挤兑,我们能够走出疫情阴霾。

期待下一届世界杯的看台上,满是中国球迷的笑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期待世界杯看台上中国球迷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