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丨小债看市

全筑股份2022年三季度业绩亏损、新签合同额大幅下降、流动性压力增大及拟出售核心子公司。

降级

11月25日,东方金诚公告称将全筑股份(603030.SH)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维持为负面,“全筑转债”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下调评级公告

公告显示,全筑股份2022年三季度业绩亏损、新签合同额大幅下降、流动性压力增大及拟出售核心子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实现营收13.92亿,同比下滑57.55%;因对恒大项目的应收款项计提了减值损失,当期计提信用减值损失6.25亿,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归母净利润

由于对恒大相关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应收票据、存货进一步计提减值,2021年全筑股份巨亏12.93亿元,把十年来的利润总和全部亏掉。

截止2022年6月末,全筑股份对恒大的应收款项和应收票据账面余额分别为18.55亿和13.68亿,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7.65亿和5.48亿。

恒大流动性问题将对全筑股份现金流和再融资能力产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东方金诚已将全筑股份主体和全筑转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短期内其信用资质持续恶化。

主体评级

今年5月,全筑股份未按期归还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临时补流的募集资金2亿元,公司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近日,全筑股份表示准备出售核心子公司全筑装饰81.5%股权以及实际控制人拟对外转让公司控制权。

亏损

据官网介绍,全筑股份成立于1998年,主营业务包括公装施工、家装施工、设计业务、家具业务。

2015年,全筑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是上海市装饰行业第一家沪市主板上市公司。

全筑股份官网

从股权结构看,全筑股份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朱斌,其直接持有公司26.82%的股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股权结构图

从经营情况来看,2022年1-9月全筑股份累计新签合同额为21.41亿,较2021年同期下降59.59%。

而在盈利能力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的销售毛利率为6.89%,较2020年腰斩。

截至今年三季末,全筑股份总资产有72.84亿元,总负债65.68亿元,净资产7.17亿元,资产负债率90%。

近年来,全筑股份的财务杠杆水平逐步攀升,且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存在一定杠杆风险。

财务杠杆水平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全筑股份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债务的94%,债务结构不合理。

截至相同报告期,全筑股份流动负债有61.46亿元,主要为应付账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合计有8亿元。

若加上应付票据,全筑股份的短期有息负债规模达17亿元。

相较于短债压力,全筑股份流动性异常紧张,其账上货币资金仅有3.51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4,公司存在较大短期偿债压力。

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2022年3月末,全筑股份银行授信总额为17亿元,未动用授信额度有7.36亿元,可见其财务弹性也欠佳。

银行授信

另外,全筑股份还有4.22亿非流动负债,主要为应付债券,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有3.83亿元。

整体来看,全筑股份刚性债务有11.76亿元,主要以短期有息负债为主,带息债务比为18%。

在融资渠道方面,除了银行借款和债券融资,全筑股份还通过应收账款、股权、股权质押等方式融资。

在股权质押方面,全筑股份实际控制人朱斌所持股份质押比例较高,若未来股价下行,质押股份存在被强制平仓风险。

截至今年一季末,朱斌累计质押全筑股份股权数量为7821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50.27%。

另外,由于银行收缩贷款信用,全筑股份外部融资环境趋紧,其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已经连续两年净流出,公司面临再融资压力较大。

筹资性现金流

从资产质量看,全筑股份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合同资产规模大且集中度高,对营运资金形成较大占用。

总得来看,全筑股份业绩亏损,经营获现能力恶化;债务负担较重,资金流动性十分紧张;资产质量欠佳,再融资压力较大。

潮起潮落

1998年,我国房地产市场刚刚兴起,家庭装修业务还未成为行业热点,从同济大学建筑学研究生毕业的朱斌创立了全筑。

2000年后,全筑将住宅全装修作为主营业务,公司家装业务逐渐转向别墅等顶级住宅。

2015年,全筑成为上海第一家装饰行业的上市公司,也是全中国第一家沪市主板上市的装饰企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全筑股份上市图片

凭借在住宅全装修市场的多年积累,全筑与包括恒大地产、复地集团、绿城集团、万科地产、绿地集团、华润置地、世茂集团等国内30多家大型房地产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

然而,随着规模房企接连爆雷,处在房地产下游的全筑也陷入困境。

2021年以来,全筑股份所涉法律纠纷数百起,案由多以买卖合同纠纷居多;全筑股份及旗下公司被曝拖欠农民工工资;公司及法人朱斌被限制高消费等等。

甚至,在经营压力下,朱斌开始自掏腰包救急全筑股份,2021年末朱斌自公司上市后首次减持股票向上市公司提供借款。

不过,2022年以来全筑股份业绩继续亏损、新签合同额大幅下降、流动性压力增大,近日传出拟出售核心子公司和转让公司控制权消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