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听全文‍

他们在筚路蓝缕、青灯黄卷中

拨开历史尘封

他们在一锹一铲、一担一篮中

叩问大地缄默

为庆祝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建院七十周年

河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事业部

联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共同推出特别策划《我的考古故事》

今天推出

《曹桂岑:一位老考古学家的快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曹桂岑先生

曹桂岑:一位老考古学家的快乐

曹桂岑,1936年9月生,河南遂平县人。1961年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工作。长期从事田野考古和研究工作,曾主持淅川下王岗、淮阳平粮台、郾城郝家台、汤阴白营遗址、丹江水库楚墓、淮阳马鞍冢楚墓的发掘。对新石器时代的考古文化、古城址、古代文明和楚文化有研究,并有新见。出版《淅川下王岗》《淅川和尚岭与徐家岭楚墓》《中原文化大典•聚落卷》《郾城郝家台》等书,撰写考古报告和论文80余篇。

1991年曹桂岑在整理淅川和尚岭和徐家岭楚墓资料

一个展览改变了一个人

1957年,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开始在信阳发掘长台关楚墓,并在信阳工人俱乐部展览发掘成果。正是这次展览,让曹桂岑对考古有了初步的认识,他心中也悄然种下了一颗考古的种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57年至1958年信阳楚墓发掘

曹桂岑:当时我正读高中三年级,去参观了信阳楚墓出的东西,尤其铜编钟,还有漆器、镇墓兽等这些东西,很惊人,就觉得很稀奇。我的老师是西北大学毕业的,他就跟我说,“你将来就学考古,上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

到西北大学后,给我们讲新石器时代的老师是石兴邦,他是西安半坡遗址的发掘主持者,又是报告的编写者。他给我们讲课,还组织我们到实地去看,印象很深。

1963年曹桂岑在河南省文物工作队

1961年,曹桂岑从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工作,他也是自文物工作队成立以来第一个分配来的本科生。曹桂岑的考古生涯自此展开。

发掘淅川下王岗遗址 探索丹淅流域文化谱系

1971年,为配合丹江口水库建设,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对淅川下王岗遗址进行了试掘,发现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龙山文化、二里头文化等不同时期丰富的文化遗存。淅川下王岗遗址的重要程度显而易见,需要大面积发掘,而这次大面积的发掘工作由曹桂岑主持。

曹桂岑:关于淅川下王岗遗址的发掘,我们当时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埋葬的人是男是女,多大了?知道这个墓里面埋俩人,俩人是夫妻关系,是兄弟关系,是父子关系?这都解决不了。考古没人学过,需要请医学院的,请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的,请他们来鉴定。他们在鉴定过程中,我们也跟着学,后来考古也渐渐涉及这方面内容。当时还没有提出来“多学科考古”这个说法,所以在考古报告中我写了一个多学科考古。

在丹江这个地点考古是比较艰苦的,老百姓都搬迁走了,也没什么人,吃饭就得自己生火自己做。我们一去就是半年,照顾家,照顾小孩,难得很,工作和家庭不能兼顾。

如今,南阳淅川下王岗遗址已被涛涛丹江水淹没,但关于它的文化记忆并没有被今人遗忘,这一切都得益于曹桂岑等考古学者艰苦卓绝的抢救性发掘。他们的考古报告为丹淅流域文化谱系变化、史前环境变迁、聚落形态演变等课题研究提供重要资料。

越王剑的发现 让传说变成现实

考古可遇而不可求,这是采访曹桂岑时,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这句话背后有哪些故事?曹桂岑说,这还得从1979年,越王剑的发现谈起。

曹桂岑:当时周口办个考古训练班,各个县的文物干部都去。领导对我说,“你去吧,给他们讲课,招呼招呼实习。”我去了以后,听他们说,这个地方曾出现越王剑,所以后来我给他们讲过课,实习的时候就定在淮阳平粮台。他们定的是一个礼拜实习,一个礼拜挖那简直是开玩笑。我说,“你们要急了你们可以走,我留下来挖。”后来挖了一个墓,又出了一把越王剑。

越王剑的发现让周口淮阳平粮台遗址名声大噪。随着发掘的深入,平粮台遗址中还出土了镇墓兽。

这尊汉代泥塑镇墓兽高1.2米,鹿角人身,跽坐,双手向左右平伸,通身呈朱红色,高鼻、张口、赤身,仅下腹裆部穿“内衣”,这也是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内衣标本。镇墓兽的发现,对研究我国汉代时期的埋葬习俗、泥质雕塑艺术等方面都具有重要价值。

发现淮阳平粮台古城遗址 太昊故墟宛丘

机遇往往属于有准备的人,在平粮台遗址,机遇再次垂青曹桂岑。同样是考古培训班,同样是带领培训班人员实习,但他们在曹桂岑的领导下发现了土坯墙,这为发现震惊中外的城址奠定了基础。

曹桂岑:省里又办个考古训练班,我就领着他们叫他们实习。我说,“现在不能挖墓,现在是雨季,挖不多深就是水,改挖遗址吧。”这一挖遗址,发现了龙山文化的三排高台建筑。龙山文化的土坯墙、高台建筑了不起,这不是一般人的住处。所以当时我就提出来,“这个地点很重要,很有可能有城,应该继续做。”第二年我又继续去找,最后就发现了城墙。

城墙咋筑起来的?它得有个门呀,于是我们就在南城墙的正中间开了个方,就发现了两个门卫房、陶排水管道,这是中国第一座发现城门的龙山时期的城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淮阳平粮台遗址南城门附近排水设施

曹桂岑:当时还研究,这个城叫啥名字?有个文献记载:“天下名丘,陈有宛丘。”宛丘在哪?在陈城南道东,也就是陈城南边路东,陈城也就是现在的淮阳县城,再结合诗经中的《宛丘三章》,所以平粮台这个城,名字找到了,文献也有依据了,实物也能找到,所以平粮台就是宛丘。

龙山时期我国已经进入文明时期

除了淮阳平粮台古城遗址外,漯河郾城郝家台遗址的发掘也充满了偶然,不过也只有认真、执着,不放过任何细节的人,才能将偶然变为必然。据曹桂岑介绍,为配合郾城修建铁路需要,河南省文物工作队派曹桂岑等人提前进行考古钻探,没想到一挖又挖到了一座龙山城。自此,曹桂岑的考古研究,开始由单个遗址的纵向深入发掘研究,扩展为多个遗址的横向对比分析。

曹桂岑:过去考古发掘是哪个文化层厚就往下挖,解决一下它文化的叠压,没有考虑到找它的城址。

我发掘过平粮台龙山文化城址和郾城龙山城遗址以后,就开展到把全国的龙山时期的城址合在一块,所以我就提出来龙山城址的发现,证明龙山时期已经进入文明时期。城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它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而且是它还有防守作用,所以城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期的一种重要标志。然后我再往前进行中国古代都城的研究,从郝家台、平粮台开始来研究,从龙山到仰韶。

“我这一生主要从事考古发掘,重点做了三件有意义的事,淅川下王岗遗址的发掘,发现并主持淮阳平粮台古城遗址发掘、漯河郾城郝家台龙山城发掘。”这是曹桂岑对自己的评价。不过,翻阅历史、拜谒名塔、摩挲碑刻时,也会发现曹桂岑的坚守。

让古塔重现昔日容颜 延续历史文脉

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受自然灾害、环境风化等因素影响,承载文明的一些古建筑受损严重,亟待修复。具有一定美术功底的曹桂岑勇挑重担,重新学习测绘、拓片、设计、备料、修缮等技艺,对我省多座古塔进行了保护。

曹桂岑:你比如古建修基,开封市有个佑国寺铁塔,也就是现在的开封铁塔,1953年修铁塔画的图,彻底画错了,几个面他没有侧面去画,后来我把它纠正过来了。最难画的是斗拱,斗拱怎样画,刚好有个是清华大学的教授,我专门请示他,这才学会了。我修了几座塔,滑县明福寺塔、林州洪谷寺塔、西平宝严寺塔,还有郾城彼岸寺石幢。

现在修塔是两种,一种是保持现状,一个是恢复原貌,现在还在争论。我认为还是要恢复原状,恢复原状它才能够叫人看到它的庄严。

在考古中上下求索无比快乐

从1957年初遇考古,到将考古作为一生的事业,86岁高龄的曹桂岑说,考古很神奇,能够在考古事业中上下求索无比的快乐。

曹桂岑:考古很神奇,当时社会存在,但是你现在见不到,通过考古发掘能够见到这些东西,它神奇就神奇在这。我这一辈子是搞考古的,实际上一辈子也在学考古,但是感觉到有一个问题,考古工作是比较难的,它涉及好多学科,有许多你不懂,你还得真正学。

考古要安于坐冷板凳,要坐好才能行。考古的成果是可遇而不可求,新的发现你可以遇到,但你想能找到,需要你孜孜不倦的努力才能达到,才能见到它,这就是快乐、你的追求。你像发现一个城址,这些问题解决了,这觉得就很快乐。

考古,延伸了历史轴线,增强了历史信度,丰富了历史内涵,活化了历史场景。特别策划《我的考古故事》由河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事业部联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共同推出,您可以通过FM95.5 FM102.3 AM657河南新闻广播、大象新闻客户端、学习强国收听关注。

来源:大象新闻·河南新闻广播记者程冰冰、谷艳敏

微信号:hnxwgb1023

新浪微博:@河南新闻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