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和平:中美关系才是名副其实的“牛鼻子”

直新闻

2022-11-24 18:56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韩防长会晤

直新闻:刘先生,对于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韩国防长李钟燮在东盟防长扩大会议期间举行会晤,你有些什么样的观察与思考?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就事论事,就中韩关系来论中韩关系,更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有打开格局放宽视野,才能解读出这次中韩防长会背后发出的政治信号。

首先我们知道,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上台之后,奉行了一面倒的亲美亲日政策,甚至是深度介入了旨在遏制中国的“印太战略”。然而,中韩两国防长却没有受到这些事情的影响,继续举行了会晤。不仅中韩,就连近年来在台湾问题上叫得最凶的日本与澳大利亚,中澳两国也举行了防长会晤,中日两国则在22日举行了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机制第十四轮会谈。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中美元首举行会晤之后。我相信,要是没有中美两国勇敢地打破佩洛西窜访台湾之后结下的坚冰,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是不敢主动跟中国改善关系的。这也就再度证明了,中美关系才是中国跟美国在“印太”地区盟友关系的总纲,是名副其实的牛鼻子,只有中美关系出现了缓和,中国与周边的亲美国家的关系才会跟着缓和。

其次,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的全球局势,尤其是“印太”局势,充斥着相互抱团、结盟、对抗甚至是准备冲突的硝烟味,让人看得可谓是心惊肉跳,甚至有人悲观地认为,在中共二十大以及美国中期选举之后,这样一种紧张对峙的局面会延续甚至是愈演愈烈。然而,最终的结果却让所有的观察家们大跌眼镜,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谈判、对话、合作的气氛似乎又重新回来了,尤其是中国跟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之间常态化的安全对话机制又在重新恢复中。而这一切,不仅发生在中共二十大之后,更发生在中国领导人出席G20峰会与APEC会议跟相关国家领导人举行了一系列会晤之后。我认为,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这是中国主动作为的结果,它意味着,中国正在以此对外宣示,我们将继续保持战略定力,对内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道路,对外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那么春江水暖鸭先知,台湾问题的症结其实就在于中美关系,日本、澳大利亚,甚至韩国都是受美国鼓动而介入台海局势的,既然中国正在推动中美、中日、中澳、中韩关系的改善,那未来台海局势的和平稳定也应该是可以期待的。那些预言“中共将在二十大后加速‘武统’台湾”的人,又要失望了。

资料图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中方很清醒地知道,美国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不可能放弃对中国在意识形态上的敌视与围堵,同时美国在经济、科技尤其是芯片问题上遏制中国的做法,也没有出现丝毫的松动,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中日、中韩、中澳之间在安全上的对话与合作,却率先恢复起来了。这背后发出的信号就是,区内的所有大国已经达成了一个原则共识,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一条底线,也就是,一旦爆发战争,没有绝对的赢家。而这,显然又是这场导致生灵涂炭的俄乌冲突带给我们的深刻教训。

直新闻:除了两国防长会晤,中韩还举行了讨论划定专属经济区的第10次司局级谈判,双方就划定专属经济区等两国海域划界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中方这样做背后蕴含着几个大的战略目的——

第一个是,通过协商解决海洋权益纠纷的方式,来为中国周边的安全环境拆除不定时炸弹,让中国与周边国家可以世世代代和平共处。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中国通过谈判,已经跟除印度在外的周边一些国家,解决了陆上边界纠纷。这就使得中国的陆上疆界基本上安定下来了,但是,海上疆界问题却反而突显出来了。那么,现在中韩海域划界谈判的推进,则意味着中国要尝试着从海上着手,解决海洋权益纠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第二,近年来,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国家,在不断地污蔑中国要以武力改变海上疆界的现状。这是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海洋权益纠纷增多的原因,也是“中国威胁论”产生的重要根源,以及美国部署“印太战略”的重要借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下定决心推进中韩海域划界谈判,就是要以这种方式告诉外界,中国以和平方式解决海洋权益纠纷,不仅是真诚的表态,而且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也就是说,中方准备把中韩海洋划界问题的解决,做成“和平解决海洋权益纠纷的样板工程”,甚至是做成“中国和平崛起的样板工程”。而解决海上主权纠纷,更是在为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创造一个良好的外围环境。

作者丨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编辑丨刘莹,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延伸阅读

中美防长长谈约90分钟 学者:台湾问题仍是最大症结

距离中美元首会晤仅过了8天,中美之间的又一场高层互动牵动舆论视线。这一次,碰面的双方是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以及美国防长奥斯汀,时间是11月22日,场合是在柬埔寨举行的东盟防长扩大会期间。

“此次中美防长会晤,是两国缓解紧张关系的最新迹象。”《华尔街日报》评论指出。法新社则注意到,中美近日正寻求通过一系列高层官员接触,为紧张关系降温。

分析人士认为,中美元首成功会晤有利于为双边关系发展改善气氛、提供动力。在此背景下中美防长聚首,可视作两军关系走向恢复的信号,之前被取消或暂停的两军互动有望重启。不过,包括两军关系在内的中美关系能否重回正轨,依然取决于美方能否信守承诺,把中美元首共识真正落到实处,采取理智务实的对华政策。

缓解外界“悲观情绪”

这是魏凤和与奥斯汀今年以来的第三次沟通。前两次分别是4月的通话,以及6月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的会面。

在前两次互动中,中方强调中美双方要认真落实两国元首共识,希望美方将“四不一无意”承诺落到实处。对于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错误言行,魏凤和在6月香会上的声音尤为响亮:“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我们一定会不惜一战,不惜代价,一定会打到底,这是中国不二的选择。”

然而,美方虽然口头声称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行动上却背信弃义,在台湾问题上挑衅、玩火。8月,美国众议长佩洛西窜台,把中美关系推向危险境地。之后,中方宣布8项反制举措,其中包括取消安排中美两军战区领导通话、取消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取消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等等。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指出,此次防长会晤的一个背景在于,佩洛西窜台对中美关系构成重大冲击,两军关系也受到影响,处于不正常状态。因此在特殊时期,在多边防务交流场合上演的这场“双边戏”格外引人关注。

另一个背景在于,这是“习拜会”在印尼召开后中美军方高层的一次交流。

吴心伯认为,中美元首成功会晤有利于为双边关系发展改善气氛、提供动力。在此背景下中美防长聚首,可视作两军关系走向恢复的信号。“之前被取消或暂停的两军互动被陆续重启,也是可以期待的。”

中美防长会晤

外界注意到,在中美元首会晤、责成两国工作团队及时跟进和落实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之后,中美双方在短短几日内,围绕3个领域进行了5次沟通——包括中美经贸团队的3次沟通,应对气候变化团队之间的沟通,以及中美防长的沟通。

西方媒体也对中美高层互动予以积极评价。彭博社指出,一连串中美高层会谈帮助缓解了对中美关系陷入几十年来最低点的悲观情绪。法新社认为,中美防长会晤是双方为缓解紧张局势而采取诸多行动中的一环,寻求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降低潜在冲突爆发的风险。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指出,此次中美防长会谈是落实两国元首会晤重要共识的实际举措,对推动两军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会晤细节和议题引关注

此次防长会的重点也很突出。外界尤其关注到会晤的几个细节。

一是会晤的时长。相比上一回在新加坡1小时的会晤,此次两位防长谈了约90分钟。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用“富有成效”和“专业”形容会谈氛围。中方则形容这是一次坦诚、深入、务实、具有建设性的战略沟通。

二是美方的主动性。外界注意到,此次是中国防长“应约”同美方会晤。会谈前一周,奥斯汀公开表示,需要努力保持同中国沟通渠道的畅通,这有助于危机管控。

三是会谈的议题。双方不仅就台湾问题、危机管控等双边议题进行沟通,也就乌克兰危机、朝鲜半岛等全球热点安全问题交换意见。

资料图

吴心伯认为,两位防长会晤时长相比6月见面时更多,可能因为中方需要在台湾问题上更充分地向美方阐明立场。此外,中方还需要向美方介绍中共二十大有关情况。至于中方“应约”会晤,则凸显出美方对恢复两军接触更抱有期待。据外媒报道,会谈前奥斯汀曾表示,希望中方开通战区层级的沟通渠道,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希望与他的中国同行沟通。

在议题方面,中美双方各有侧重。吴心伯指出,中方强调台湾问题,这不仅是两军关系,也是两国关系的核心问题。正如魏凤和指出的,“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而美方则更多强调危机管理,避免冲突的意愿。因为美方认识到,在中美战略竞争大背景下,两军之间发生危机甚至冲突的风险在上升。”吴心伯说。

舆论认为,虽然奥斯汀在会晤中承诺,美国对台政策没变,但关键仍取决于美方能否信守承诺,切实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南华早报》称,北京和华盛顿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可能继续给中美两军关系蒙上阴影。日前,共和党众议院领袖麦卡锡已表示,如果他成为众议长,将效仿佩洛西窜台。

在全球热点安全议题方面,吴心伯认为,中美军方高层虽就国际安全形势进行沟通,但考虑到双方维护两军正常关系尚且比较困难,在第三方领域的合作可行性越来越低。

“尽量少做减法”

展望下一阶段中美两军关系,吴心伯认为,一方面,这一关系可能逐步有所恢复,但另一方面恢复程度可能是有限的。

在吴心伯看来,两军关系的发展缺乏动力和保障机制。所谓缺乏动力,就是如果中美关系整体不佳,那么作为其组成部分的两军关系必受影响。所谓缺乏保障机制,就是中美关系其他领域发展不顺,将牵动两军关系。

“例如,佩洛西窜台事实上并非两军关系的问题,但这一政治问题肯定会对两军关系构成冲击。而且,目前缺乏、也不太可能建立一种机制,让两军关系独立于双边关系的其他部分。”吴心伯说,“在中美互信水平依然较低的情况下,两军能进行合作的领域较少,既然不能做加法,就要尽量少做减法。双方要通过加强沟通交流,来防止误判,减少意外事件发生或升级为冲突。”

吴心伯还分享了他近日随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代表团访美的印象。“说到此次行程的感受,我认为影响两军关系发展的最大症结仍是台湾问题。美方在这一问题上没有真正做到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仍在不断强化对台干预和介入,这成为影响两军关系乃至两国关系的重大风险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73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