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挂断电话,陈景天特意为我倒了一杯红酒,他持着酒杯走到我面前,将酒杯递交于我,傲娇道,“赵海棠,我还真没想到,你会如此的配合我!不过你放心,从今往后,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让你受苦的!不过呢,你也必须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爱白晓晓,从此往后,这个家,你做大老婆,白晓晓做我小老婆。”

陈景天碰了碰我的酒杯,俨然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听明白了吗?”

我在心里嘲笑了无数遍,且任由他尽情疯狂吧,很快,他就会狠狠的摔下来。

我同他碰了杯,笑着道,“你要是能把赵家支撑起来,你娶三老婆四老婆,都可以。”

愚蠢的陈景天深信不疑的以为,只要打败了许子静,他便是这赵家小别院的主人,他可以空手套白狼的,得到我父亲全部的遗产。

我亲眼看着,他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电话一通接一通的打给亲朋好友,宣布他是赵家接班人的喜讯。

更让我意外的是,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婆婆蒋琴便乘着面包车,大包小包的来了我家。

看这阵仗,蒋琴应是一大早就开始打包行李,并且料定,她一定会搬进这大房子里。

蒋琴满头大汗的从货车往下搬东西,随即冲我招呼道,“愣着做什么!瞎了吗?还不过来帮忙!”

我走出家门,看到了正在车边整理东西的白晓晓,以及筱筱。

白晓晓仍旧是那副唯唯诺诺的神态,不敢面对我。

她警惕的把筱筱拉到一旁,弯身说道,“宝贝,你去花园里玩一会儿,搬完东西以后,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我径直朝着白晓晓和筱筱走去,筱筱看到我,脸上浮现天真的笑意,“漂亮姐姐!”

虽说我痛恨白晓晓,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我伸手轻轻拉过筱筱的手腕,说道,“筱筱进屋去吧,去厨房找家嫂阿姨,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双皮奶,你想吃什么,家嫂阿姨都会做。”

筱筱水汪汪的眼睛瞪的溜圆,“真的吗!”她转过身,恳求着看向白晓晓,“妈妈……”

白晓晓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我,松了口,“那你先进去吧,不许乱跑,不许没礼貌。”

筱筱点着头,屁颠屁颠的跑进了家门,一边跑,一边开心的大喊,“住大房子喽!”

我站到白晓晓的面前,白晓晓仍旧一副紧张的神态。

有时候我实在分不清,她到底是伪装,还是真的心虚。

我刚要开口说话,却被她抢了先,“磁卡你能不能还给我?我真的很急。”

我说道,“那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所谓的‘弟弟’,到底是你什么人?”

其实我心知肚明,洛天和白晓晓的真实关系,可我就是想听听,白晓晓会如何解释。

不出意料的,她选择了沉默。

我耸耸肩,“磁卡被我丢掉了,你不想说就算了。”

我抱起小货车上的储物箱,转身要走,白晓晓心急道,“海棠姐,你还需要我的帮忙,不是吗?现在许子静签署了放弃遗产的协议,下一步,就是你我联手,除掉陈景天。我答应你,帮你除掉景天哥哥,所以你也别为难我,可以吗?”

我转过身,询问道,“我为难你什么了?我是阻止你寻找你所谓的‘弟弟’,还是强迫你做其他事了?Daniel那晚冒充黑暗人格的江辰,去家楼下找我,也是你授意的,对吧?”

我冷笑道,“白晓晓,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地很,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表演楚楚可怜的戏码。磁卡我的确是弄丢了,而且,磁卡是Daniel主动送到我手里的,我有做错什么吗?”

我继续道,“还有,别把自己形容的多高尚,除掉陈景天,不也是你的终极目标?否则,你如何能心安理得的傍上Daniel?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不是我单方面恳求你。”

说完这些,白晓晓的面色依旧是那副柔情似水,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当真没办法,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丁点真实的情感。

这时,家门口传来了陈景天的大嗓门。

陈景天心情大好,他毫不掩饰的,一把搂住白晓晓娇弱的身躯,另一只手顺势要揽过我的肩膀。

好在我闪躲的够快,避开他的肢体接触。

陈景天的另一只手臂悬在半空,尴尬了片刻,他转头冲着怀里的白晓晓说道,“宝贝,开心吗?住大房子啦!以后你想买什么,我都答应你!”

陈景天十分油腻的刮着白晓晓的鼻头,白晓晓竟也跟着流露出几分享受的神色。

我站在一旁看得直反胃,白晓晓推着陈景天的手臂,说道,“景天哥哥……海棠姐姐还在呢……”

陈景天瞥了我一眼,说道,“赵海棠,你应该没那么不识趣,对吧?我可是帮着你,赶走了许子静和赵叙白。”

我强颜欢笑,“你们随意,开心就好。”

我朝着家门口走去,手机这时来了信息,是江易谦发来的,“我买了些东西,很快就会送到你家门口。明日你不用去公司,我会派司机去接你。”

看完信息,身后的铁门外,便响起了铃声。

陈景天和白晓晓齐刷刷朝着门口看去,镂空的铁门未关,一个快递小哥抱着硕大的礼盒,站在门口。

我走上前,快递小哥将礼盒交到我的手中,盒子沉甸甸,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签好字,我抱着盒子转身往家门口走去,不巧,迎面碰上了满身灰尘的蒋琴。

蒋琴的目光被我怀里的橘色礼盒吸引,她径直朝我走来,未经我同意,伸手便打开了盒子,嗓门极大,“这是什么啊?你买了什么?这么大个盒子。”

盒子打开的一刻,我再次被里面的东西惊讶道,一个爱马仕的包包和饰品,外加一套半休闲的女士服饰。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一盒子的物件,少说二十万打底。

我当真猜不出,明日,江易谦又要我帮他撑什么场子。

蒋琴看不懂奢侈品,陈景天亦是。

白晓晓凑到我跟前,朝着盒子里看了两眼,目光骤然收紧,声音都跟着意外,“海棠姐姐……这……是你自己买的吗?”

为了不让陈景天起疑心,我微微一笑打了马虎眼,“我先进屋了。”

接下来的六个小时里,蒋琴如大扫荡那般,开始清理家中的物件,她站在二楼栏杆后,把许子静不值钱的东西,一样样的往楼下扔。

蒋琴独吞了许子静的金银首饰,又把许子静的一些艺术照,摔的粉碎。

家嫂趁着去我房间送水果的功夫,冲着我叫苦连天,“海棠啊,你快让你婆婆别扔东西了,好好地东西,放在地上不行吗,我都会收拾的。可她非要从二楼扔下去,那一地的玻璃碎片,扎着人怎么办啊!”

听闻于此,我也很无奈,可这个时候,我不能激怒蒋琴和陈景天,若想摧毁敌人,必要使其膨胀。

家嫂叹着气,转身离开房间,忽然道,“对了海棠,那个白晓晓和她的女儿,不会在这里住太久吧?”

我问道,“她们怎么了?”

家嫂脸色纠结,“那个孩子……”说着说着,家嫂欲言又止,只留一个苦涩的笑容,“哎算了,没事,我去收拾卫生了。”

家嫂因为蒋琴而情绪崩溃,我能理解,可刚刚,家嫂提到了筱筱,这着实让我生出几分好奇。筱筱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难道还会做出,让家嫂不舒服的事?

我起身走出房间,刚巧,碰上了小小一只的筱筱,筱筱手里端着一块切好的奶油蛋糕,笑眯眯的送到我面前,“谢谢漂亮姐姐让我和妈妈住进了大房子!”

我伸手抚了抚筱筱的额头,接过蛋糕,筱筱扭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陈景天拿着手机上了楼。

陈景天迎着我走来,红光满面,他晃了晃手机,说道,“我刚和律师打了电话,明天把各种手续公证一下,然后,我们俩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明早,你把净身出户的协议签了。”

我一时意外,“离婚?我净身出户?”

陈景天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对啊!我已经答应过你了,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放着你不管,所以离婚对你和我来说,不过是一张纸而已。还有,你别忘了,如果不是我帮你,你从许子静那里,根本拿不走一分钱。这赵家的资产,是我陈景天靠本事得来的,本来也和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我只觉得好笑,“陈景天你哪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