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话被挂断,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打的我措手不及。

洛天出现在了警察局,且被牵扯进了一桩命案之中,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我快步朝着楼下走去,路上,收到了家嫂发来的语音讯息,内容同样让我震惊,“海棠小姐,我又在花园里发现一只死猫!这一天内,院子里死了两只猫了,我咋处理啊!”

一时间,坏消息接踵而至,最让我担心的,是洛天的安危。

前往警局的路上,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洛天到底因为何事,能被牵扯到命案之中。他脱离社会那么久,明明是个安稳话少老实巴交的性格,怎么可能犯下这等事?

到了警察局,我并未看到洛天的身影,葛悦和裴俊生两人焦灼在大厅里,各自打着电话,愁容满面。

我冲到葛悦面前,等她挂断电话,她情绪失控,“这太扯了!他们说洛天杀了人!疯了吗?洛天那么胆小怕生的一个人,他会杀人?他没被人杀就不错了!”葛悦嗤鼻冷笑,“真的好笑!我已经找最好的律师了,这事我肯定管到底!”

不等我开口,葛悦转头朝着警官走去,满脸的“我有理,是你们误判洛天”的决心。

裴俊生走到我身后,轻拍我的肩膀,我还没见过他这般复杂的神态,怎么想都想不通的错愕。

他说道:“警局打来电话的时候,洛天已经被捕了,案发地点是在一家比较隐蔽的招待所,三十块钱住一晚的那种棺材屋。洛天被抓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把刀,人是死在床上的。”

听到这些信息,我一时恍然,我反复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幻听,我此刻就在警察局,洛天真的被牵扯进了命案。

我反问道,“人是洛天杀的?那个人是谁?洛天杀他做什么?确定吗?我……我没办法相信这是真的。”

裴俊生摇摇头,“这些信息我也是刚刚听到的,人到底是不是洛天杀的,还没判定。现在洛天被拘捕了,我们谁都没办法同他碰面。那个死去的男人,是在工地做活的,五十岁左右吧,不知道和洛天有什么仇。”

五十岁左右,在工地谋生……洛天应该不会去工地打工,他吃不了那种风吹日晒的劳苦。他会出现在死者的房间,定然是和死者相识的关系,加之警方发现洛天时,手里的那把刀子,怕是说不清楚了。

我们三人如无头苍蝇一般,在警局逗留了许久,葛悦委托关系,看到了案发现场的一些照片,死者的确是死在床上,但身上并没有搏斗或是刀刺的伤痕,更无血迹。

洛天手持的那把刀,干净的一尘不染。

窄小单人床上的死者,面容安详,嘴角渗着些许白沫,脸色乌青,并不像是经历过激烈反抗斗争的模样。

在警局的整整五个小时,我们几乎拜托了所有可以利用的关系。最后的最后,我不得不求到江易谦的头上,如今唯一能帮到我的人,只有神通广大的江易谦。

好在,这层关系真的利用上了,我们同负责此案的警官碰了面,我们疑惑的那些疑点,警方已经在着手调查,没有人给洛天定罪,也没人说死者就是洛天杀的。但不可置否的是,洛天的确有意对死者行凶,只是行凶未遂。

警官也是一头雾水,对洛天毫无办法,警官说,洛天绝口不提自己和死者之间的关系,整整五个小时,一句话不说,一口水也不喝。

葛悦再次母性大发,得知洛天罪责不大的时候,她兴奋地失控,但听说洛天滴水不进,她又担忧的如同自家孩子在挑食。

得到这些讯息,我也没那么紧张了,葛悦依旧在风风火火的找律师,绞尽脑汁也要把洛天保出来。

而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电话,是江易谦。

电话接通,我急忙道谢,“谢谢你江先生,托您的关系,我这边已经知道案件进展了。”

江易谦只关心自己关心的事,“这案子和你有关吗?”

“无关。”

听到他严肃的质问,我莫名生出几分心虚来,也不知是因为求他办了事,所以自降身份的谦卑;还是他给我营造的氛围太严肃,好像是家长教训小孩子。

江易谦软了语调,“那就好,所以这个洛天,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回答的简单,“是我和葛悦的朋友,没什么特别的关系。”

江易谦略有疑惑,“倒是少见你为了什么事这么上心。”

我本想解释什么,他冷冰冰的提醒道,“明天记得去公司上班。”

我弱弱的说了句好,电话被挂断。

警方给了明确答复,今晚葛悦是带不走洛天的,我们留在这里也是做无用功。

我耗不过葛悦,提前离开了警局。

路上,我一直琢磨着白晓晓此刻正在做些什么。

按理说,白晓晓既然为了寻找洛天,求情找去了Daniel,那她这几日,应该正忙碌着寻找洛天的踪迹才是。

可眼下的状况,她好像并没有多焦急。

回了家,院灯全开,白晓晓刚从花园摘了几朵快要枯萎的花,哼着小调,往屋子里走去。

我跟上前,冲她开口,“什么事?这么开心?”

白晓晓回头看到是我,喜笑颜开,“你回来了海棠姐姐。”她举着手里那几只快要枯萎的花,“我看花要枯了,就摘下来了,你不介意吧。”

眼前的白晓晓,不像一点有心事的模样,我倒是纳闷,她难道一点不焦虑洛天的下落?

我回头看了一眼花园里侧,问道,“家嫂说白天又发现一只死猫,你知道这事吧?”

白晓晓眸光顿了顿,“是吗?没听说啊……”

我换鞋进了屋,刚好迎上下楼的筱筱,筱筱穿着一身蕾丝白裙,肉嘟嘟的小脸,甜甜的冲我打着招呼,“漂亮姐姐回来了!”

白晓晓纠正道,“要叫阿姨的。”

白晓晓径直走去了洗手间,处理她手上的花枝。

筱筱跑去了大厅沙发,看起了动画片。

眼下,家里的氛围倒是多了几分热络的气息,当然,前提是没有陈景天和蒋琴在。

不过,我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想到花园里的两只死猫,我试探着,走到筱筱的身边。

我蹲到筱筱面前,询问道:“筱筱,昨晚你喂完猫咪以后,还有再和那只猫咪一起玩嘛?”

我未料到,筱筱神色安稳,脸上毫无伤感之色,她伸手指向家门外,描述的轻巧,“那只猫咪已经死掉了呀,就在花园里,你没看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