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放在花坛里的东西我取走了,今晚送去实验室就能知道结果。不过我看了一下液体的表态,肯定是有腐蚀性的,你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不知应该如何解释,这液体,是五岁的筱筱用来毒害小动物的。

一个五岁的孩子,能从容不迫的用毒药残害生命,任谁都无法想象。

隔天一早,我是被家嫂刘姨的惊呼声吓醒,声音从后院传来,穿透力极强。

我朦朦胧胧睁眼起身,眼下是早上七点,打开房门时,江辰的房门紧闭,白晓晓已经洗漱干净,容貌整洁的站在走廊窗口。

陈景天和蒋琴趿拉着拖鞋,各自走出房间,同样是被后院刘姨的声音喊醒。

蒋琴站在走廊里,嗓音沙哑,朝着窗外喊去,“你一大早的瞎叫唤什么!叫魂呢!想要吓死谁!”

刘姨惊魂未定的站在后院石子路上,她指着围墙下的那一圈矮树丛,“那里,还有那里!书丛里都是动物尸体,死了一片!五六只刺猬,还有小耗子!这家里到底是怎么了,最近接二连三的死动物,闹鬼了吗……”

我揉了揉眼,看向刘姨所说的那几个方位,刘姨把动物尸体都用扫把勾了出来,刺猬那么敏感的小动物,连续几只僵硬在石砖路面上。

我心知肚明,这些惨死的动物,都是被筱筱毒死的。

白晓晓半个身子搭在窗口,云淡风轻的冲楼下说道,“刘阿姨,别那么大惊小怪,后院花草树木都修剪过的,就在前几天,园区里的物业还上门打过药,小动物死亡很正常的。”

刘姨笃定的摇着头,“我在赵家干了这么多年,物业虽然定期来修剪花草,帮忙打药,但是从来没死过动物,这不可能的!”

白晓晓面不改色心不跳,“刺猬死了也好,孩子总在后院玩,就不用担心割伤了。”

刘姨愁苦着脸色,一心觉得后院的状况绝对有鬼,她认定这些动物的死亡不是自然发生,可她有嘴说不清,刘姨本就不善言辞,她不知如何表述自己的心情。

蒋琴不耐烦,随意搪塞了两句,“死就死了呗,畜生而已,你激动什么!一天天一惊一乍的,人没死不就行了,以后再一大早把我们吵醒,就开除你!”

蒋琴骂骂咧咧的回了房间,陈景天全程未睁开眼,扭头便进了卧室。

白晓晓面带微笑,看向后院的刘姨,说道,“刘阿姨,小动物的尸体赶紧处理掉吧,别让孩子看见了,筱筱还小。”

白晓晓转身朝着陈景天的房间走去,自从陈景天霸占了我家房子后,他便明目张胆的,在我面前把白晓晓拉进自己的房间睡觉。

我丝毫不觉得气愤,毕竟,和陈景天发生肢体接触,那才是真的恶心。可悲的陈景天丝毫不知情,自己如今身在虎穴,以白晓晓的毒辣秉性,陈景天很有可能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就被白晓晓送上了西天。

刘姨被迫处理掉后院的小动物尸体,她一边整理那些尸体,一边摇头低语,“不对的,家里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么是有人投毒,要么是这花草里面有毒。”

我站在窗口,清晨微风习习,刘轩的消息刚好在这时发来,内容简洁,“你让我调查的液体,有结果了,是酚类消毒剂的成分,有毒是肯定的,而且含量不低,这东西若是幼儿误食,五十毫克就能致死。”

看到这些信息,我的心咯噔一下,刘轩担忧道,“海棠,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妈在你家工作,没出什么问题吧?”

我安慰道,“刘姨没事,你放心吧。”

收起手机,我朝着筱筱的房间走去,轻轻推开房门,窄小的儿童房里,筱筱安稳的睡在单人小床上,她看起来那么的天真无邪,可却亲手毒死了一只又一只小动物。

我没办法将筱筱和小动物的死亡联系到一起,看到屋子里安逸的一幕,我浑身都跟着难受。

我正准备离开,白晓晓从陈景天的房间走出,她的手里拿着陈景天换下来的脏衣物,她背过手,轻轻关合房门,冲我说道,“海棠姐,你今天出门的时候,可不可以顺路送我一程?我最近在学校那边请了很多假,我得回去上课了。”

要不是白晓晓提起上学的事,我差点忘记,她还是一个大学生。

我点点头,“好。”

早上阿彪准时来家门口接我去易和上班,白晓晓极为自觉地上了车,我心绪不安的走出家门,眼下已是上午十点整,江辰一直在睡梦中未苏醒,刘姨两次敲门,屋里都没有声响。

车子开出别墅区,白晓晓坐在后车座,我坐在副驾驶。阿彪几次透过后视镜看向白晓晓,砸吧着嘴,“赵小姐的家人,都这么好看啊!”

我只顾着低头查看手机,同律师沟通婚姻约束协议一事,我要尽快将协议拟出,让陈景天签字,随后拿到父亲死亡的证据。

查看文档的过程中,葛悦给我发来讯息,“你不是对洛天他爸好奇吗,案子有新进展了,说是因为消毒剂而死的,反正中毒就对了,估计最后会以自杀结案。”

看到“消毒剂”三个字,我的手心冒出一层冷汗,我不相信这天底下有这等巧合,后院的刺猬因为消毒剂的成分致死,而洛天的父亲,也是因为同样成分的毒药而死。

心跳瞬间加速,不好的联想接踵而至的涌入大脑之中。

葛悦接连给我发了几个寓意“兴奋”的卡通表情,她开心道,“我昨天闲着无聊,给洛天拍了一个小视频,就几秒钟,拍他喝水吃饭的样子。你猜怎么着,竟然火了!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帅了,点赞竟然有十万多!你说现在的人,怎么这么花痴啊!”

看到屏幕上的一行行字眼,晴天霹雳让我瞬间清醒,我两只手不听使唤的敲着屏幕键盘,“你疯了!什么视频赶紧删掉!如果被白晓晓看到怎么办?”

发送信息的同时,我警惕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白晓晓。崩溃的是,白晓晓正低头刷着抖音,一则则视频在她的拇指下滑过,都是高点赞的热门视频。

我心急如焚,继续给葛悦发送信息,“赶紧删除!”

可事实证明,老天爷就是很喜欢捉弄人。

我怎么都没料到,白晓晓竟刷起了抖音的“同城热门”界面,第一则热门视频,便是葛悦给洛天录的,喝水吃饭的视频。

我甚至不需要仔细确认,便能听到,视频里传出的葛悦的说话声。

葛悦的声音向来尖锐,极有辨识度。

我后脊僵硬,整个人端在副驾驶上,身后,洛天的那条热门视频在白晓晓的手机上,反反复复播放了十几遍。

我没有回头,视频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是白晓晓阴狠的质问,“海棠姐,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