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惊讶发呆的同时,我完全忽略掉,谭冰正在呼喊我的名字。

谭冰伸手朝着我的额头拍了一掌,凶着脸,“喊你半天了,想什么呢!”

我抬起头,整个人发着懵,而更可怕的一幕,在此刻发生了。

紧握在手中的电话屏幕上,刚刚那条匿名信息自动消失,相片被动删除,显示“阅后即焚”的标识。

发来照片信息的人,根本不给我反应的机会,那张标识了陈景天身份的照片,分明在向我表述一件事:陈景天此刻就在他的手上。

可对方是谁,没有任何苗头和线索。

副驾驶上,谭冰忍无可忍的冲我吼了过来,“赵海棠你别仗着江先生给你脸,你就目中无人!”

我下意识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不耐烦地看向谭冰,“你说什么?”

一旁,龚阿彪嗓音粗犷的笑出了声,他哈哈大笑,让谭冰无地自容。

我还没见过谭冰如此恼火的模样,从认识她到现在,没见她的脸上有过情绪,反倒是在我这里,几次险些燃炸。

龚阿彪回头瞄了我一眼,说道,“赵小姐,谭冰助理刚刚一直在和你说,和董老见面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分寸,那董老是个不好惹的角色,到时候合作谈崩事小,丢了命可就没人保你了。”

我应声,“好,我会注意的。”

谭冰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问道,“你和谁发消息呢?聚精会神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你恋爱了?”

我无奈道,“我连婚都没离,我去哪恋爱。”

谭冰嗤鼻道,“那也没见你消停,江先生和江辰,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想到,“爱岗敬业”的谭冰,也开始八卦了。

我随意应付,“那你去问江易谦啊,问我做什么。”

谭冰冲我瞪眼,这时,车子停在一家酒店的正门口,阿彪嗓音浑厚,“到了!”

下了车,酒店门口有保安在核实身份,或许是因为“董老”的到来,酒店甚至为此加强了监管。

大厅里没有游散人员,倒是多了几个身穿黑衣的保镖,坚守在通往二楼餐厅的入口。

谭冰打头在前,阿彪垫后,我被夹在中间,如同被保护起来的鹌鹑。

董老的随从带我们去了二楼最大的中式包厢,一进包厢,屋子里飘出一股沁人的茶香。

本以为这是一场平和严肃的合作交流,这样的想法还没坚持两秒,屋子里的屏风后侧,便被拖出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架着鼻青脸肿男人,一路拖出包间,男人被打的眼睛都睁不开,奄奄一息的求饶,“求你了董老,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绝对能翻身……”

谭冰见怪不怪,阿彪在我身后小声嘟囔,“这肯定是让董老亏钱了。”

屋子里重新恢复安静,领头的人站在屏风这边,向屏风那头的人报信,“董老,易和集团的人来了。”

屏风里侧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温缓却有力,“谈吧。”

我看向屏风的缝隙,里面似是烟雾缭绕,应是滚烫的热水,在浇烫茶叶,阵阵清香扑鼻而来,让人身心放松。

我看不到里面的“董老”到底长什么模样,但以目前的信息量来看,应是个笑面虎。

我深吸一口气,谭冰帮我拉开了一张木椅,低声道,“你来说,东西都是你准备的。”

这时,屏风里走出一个黄头发的外国人,一双有神的蓝眼睛格外惹人注目。

老外自然的坐到我面前,他伸手拿过我事先准备好的合同,开始翻阅。

这时,屏风里侧的董老开口道,“既然想要拿到我澳洲和美国的资源,那就要看你们开的条件够不够。大家都知道我办事的风格,我从不主动开口要求利润分成,我要看看你们的诚心是多少。今天的合约,若是让我满意,直接签字,若是不满意,日后别再想和我有牵扯。”

屏风那头,传来陶瓷茶杯碰撞的清脆声响。

我还未见过这般“任性”的合作方式,说的直白一些,董老要让我们心甘情愿的,让出绝大部分的利润给她,否则,此生再无合作的可能。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黄头发老外,他一条一条的核对上面的信息,我不禁跟着紧张了起来。

合约的利润分成,我记得清清楚楚,实际上,并没有给到董老太多的好处。

我预感,今天的谈判凶多吉少。

我下意识松了松衬衫领口,挂在脖颈上的麻绳玉环项链,勾住了我的小拇指。我揉搓了两下玉环,心里默念,但愿董老能给我一个商谈的机会。

面前的老外眉头越皱越紧,显然,他的表情已经在向我预示结果。

他拿着合同起了身,走到屏风后侧,向董老进行交代。

即刻,董老的声音传来,“你们走吧。”

凳子还没坐热,就被下了逐客令。

向来强势的谭冰,这会儿也没了主见,她压根不敢在董老面前说话,更别说争取些什么。

我侧头看了一眼面容僵硬的谭冰,她不知所措。

里面的老外拿着合同走出,他将合同送到我面前,中文流利,“你们可以离开了。”

我探头朝着屏风那边看了一眼,鼓着勇气开口道,“看来董老只是想单纯的追逐利益,而不是江总考虑的那样,以为您会在这次合作中,名利双收。”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谭冰一头冷汗的看向我,咬牙嘟囔,“你不要命了!”

我继续看向雕刻着火凤凰的屏风,茶气从屏风上方缓缓飘来。

我开口道,“不知刚刚这位蓝眼睛的外国人,有没有和您详细描述项目内容,还是只和您说了利润分成。董老今日肯见我们,定是希望我能给您带来利益,所以我可不可理解为,虽然您已经富可敌国,但还想继续发展壮大?”

屏风那头传来一声冷笑。

我继续硬着头皮开口,“董老的年纪应该比我大,单说我个人,从出生到现在,身处在发展迅速的互联网时代之中,暴富机会无数,但眨眼便错过。想要持续的富有和壮大,是要顺应时代,发展创新的。”

屏风那头没有动静,我默认,董老同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深吸气,“既然如此,何不让您的外国助理,好好给您讲讲我们这次的创新项目?而不只是单单的分成利润。”

谭冰不停的抓握我的手腕,我定在原地不动,死活也要讨个回应。

没一会儿,董老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刚刚从我这里拖出去的人,你看到了吧?拿了我的钱,却让我失望,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

我开口道,“从我开口向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起,我已经不要脸不要命了。”

忽然,屏风后头传来董老的笑声,接着,我听到高跟鞋踩地的咚咚声。

心脏倏然提起的瞬间,我自知,胜负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