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小晚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郁兰馨。

这种感觉如同噩梦变成了现实,曾经在2020世界放火烧死自己的人,就出现在面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

徐小晚猛然吸气,她死死抓着身下的床单,整个人拘谨害怕,眼睛瞪得圆圆的,看向郁兰馨。

郁兰馨不知所措,上手抚摸徐小晚的额头,担忧道:“念恩你怎么了?我是兰馨啊!你不认识我了吗?”郁兰馨转头冲着门口大喊,“护士!护士在吗?302房的病人醒了!护士?”

护士进屋,郁兰馨起身。

护士检查徐小晚的身体状况,徐小晚目光如炬,死死盯着郁兰馨的那张脸注视。

徐小晚极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不停地在脑海里告诉自己,“她是郁兰馨,不是杜怡珊,她是郁兰馨,不是杜怡珊。”

呼吸平稳之时,护士给徐小晚换了药,叮嘱道:“没什么事,好好休息,适当给她喂些流食,恢复体力。”

郁兰馨点着头,徐小晚这才看清楚屋内的一切,病房空荡荡,只有她和郁兰馨两个人。

徐小晚倏然想起梦境中施念恩同自己说的话,“杀了郁兰馨”,这句话仿佛一个魔咒,扼住徐小晚的脖颈。

郁兰馨和杜怡珊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徐小晚不禁惧怕,这种惧怕,让她没办法对郁兰馨放松戒备。

郁兰馨打开提前准备好的热粥,小心翼翼坐到徐小晚身旁,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吧?喝些热汤暖暖身体。严堔和孩子都没事,他们在隔壁病房。严堔已经过来看你三趟了,你睡了一天一夜,我们都很担心你。”

徐小晚撑着身子坐靠床头,她漠然的看着郁兰馨的面庞,依旧是那双清澈如水的眼,望不见任何心机与恶毒。

徐小晚开始在心里否决自己,不过是一模一样的长相而已,又不是同一个人。除非杜怡珊也跟着她魂穿到了2018平行世界,可杜怡珊眼里的火光,是藏不住的,哪里如郁兰馨这般善良单纯。

徐小晚放松了些许,郁兰馨亲手喂粥,“不烫,趁着温度合适,喝一点吧。母亲也来过几次了,但是因为公司事情忙,不能在这边照看你。”

郁兰馨忽然想起道,“对了,你哥哥施成宇,让你醒来以后给他发消息,他忙着处理家事,刚走没一会儿。”

数不清的关心从郁兰馨的口中说出,徐小晚渐渐驱散了内心的恐惧与戒备。

她愈加肯定,眼前的郁兰馨,就只是郁兰馨而已,和杜怡珊没有任何关系。

徐小晚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捡回了一条命,她想起身下床,去感谢严堔,这时,病房门口出现了严景修和元生的身影。

两人高挺的身型出现在视线之中,大包小包,一前一后,元生怀里抱着一个包装严实的纸盒箱,严景修手里是水果和零食。

严景修见徐小晚苏醒,两眼放光,“你终于睡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上个三天三夜,粮食都备好了。”

徐小晚清清嗓,“谢谢你们,让你们担心了。”

严景修站到病床边,伸手摸了摸徐小晚的额头,“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让人不省心。”

徐小晚急速躲开,愣愣的看着严景修,严景修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食指和拇指搓了搓,略有嫌恶,“施念恩你头发好油……”

徐小晚一声冷笑,“出油代表我年轻,我和你也没差几岁好不好?我内心童真着呢!”

郁兰馨在一旁收起粥碗,说道:“你们聊,我去隔壁和严堔说一下念恩醒了。”

房间里,严景修拉过椅子坐到徐小晚面前,元生在墙角研究着新买来的投影仪。

病房里的气氛活络了不少,严景修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他回头看了眼病房门口,接着对徐小晚说道:“你打算怎么安顿你女儿?”

徐小晚的脑子持续蒙圈,刚刚苏醒的她,一时转不过来,她眨眨眼,摇摇头,“我现在……特别乱,什么都想不明白。”

严景修顾虑着点点头,“我看严堔有意把孩子留在身边,现在,严堔和我母亲,还有郁兰馨,应该都已经知道,你女儿是严堔的骨肉。但以我对母亲的了解,她是不可能把这件事公之于众的,她只会做两种选择,一是承认孩子是严堔的骨肉,但不承认你是孩子的母亲;另一种,是你和孩子她都不认,但会给你和孩子一个还算富裕的生活环境。”

听闻严景修的分析,徐小晚无奈一笑,“你的确很了解林夫人,在宅院着火之前,她就已经和我谈过了。她和你说的一模一样,不承认我是孩子的母亲,要把孩子归为严堔和郁兰馨的女儿,但我没有同意。”

严景修微微蹙眉,“其实我特别不理解,我母亲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徐小晚同样摇头,“林夫人自己的解释是,她和我的母亲是挚友,所以她把我当自己的女儿看待。不可置疑的是,林夫人对我真的很好,无可挑剔。”

严景修持续疑惑,“可我母亲从来不做没有回报的事。”

短暂的留白过后,严景修忽然想道,“对了,南山宅院的大火,已经查出一些线索了。警方还没有正式通告,但几条线索表明,那场大火,应该是你妹妹施若欣做的。”

徐小晚的心咯噔一下,“施若欣?她为什么要放火烧南山宅院?她和我有仇我知道,她想连带着害死我的女儿也可以理解,可她连无辜的人都不放过,她疯了吗?”

严景修说道:“可能是因为薛玉凤的缘故吧,她现在的确有些不太正常……”

徐小晚恍然忆起,当初施柏晨给她通风报信的消息。很久之前,被薛玉凤请去家里的那个算命老妇人,曾亲口说过她徐小晚“喜水怕火”。

没错,徐小晚最怕的就是火,她因为2020世界的一场大火而来,又因2018世界的一场大火,回忆起了杜怡珊的面容。

这一把“火”,着实让她痛不欲生。

在2018世界,知道她徐小晚怕火的人,也只有薛玉凤和施若欣,如今薛玉凤下落不明,能这么简单直接的放火杀人,只剩下施若欣。

徐小晚心里愤恨,而严景修的下一句话,让她雪上加霜。

“你父亲在你昏迷的时候,来看过你,他知道警方已经查到了施若欣的头上,所以我猜测,他已经在心里确定,南山的这场火,是施若欣所为。你父亲来看你的时候,我们都在,他的姿态压得很低,他一直想等你苏醒,但医生说你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他因家中有事,就先走了。临走前他交代,如果你醒了,务必给他消息。”

严景修停顿片刻,继续道:“我猜,他是想和你求情,不要追究施若欣。他花费了大力气和警方商谈,估计是为了保下施若欣。”

严景修叹气,“这是你的家事,我就不插手干预了。”

徐小晚并未犹豫,“如果南山的这场火,真是施若欣所为,那抱歉,我没办法原谅。她不择手段的想要烧死我和孩子,甚至牵连了严堔和家佣,好在我们没被烧死,如果我们死了呢?她一条命换四条命,她配吗?”

徐小晚笃定无疑,“我不是圣母,就算施家成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原谅,该走的法律程序,一个都不能落下。”

徐小晚态度坚定,没有半点含糊,只是意外的,谁都没发现,病房门口站着施家成和施成宇的身影,他们二人手里拎着慰问品,来了应该有一会儿了。

徐小晚看到施家成出现,侧头移开目光,严景修回头看了一眼,起身叫走了元生,“元生,你陪我出去一趟。”

施家成和施成宇进了屋,施家成满脸笑意,将手中的礼品袋子放到一边,坐到椅子上,伸手拉过徐小晚的手腕,“念恩,你醒了,我很担心你!”

徐小晚一把甩开施家成的手,直入主题,“如果你是为了施若欣来求情,那大可不必,我只想听警方给我的调查结果。一切都按着法律程序走,该判刑的判刑,该赔偿的赔偿。”

施家成被徐小晚的话噎了好半天,施成宇默默在一旁查看徐小晚需要服用的药片,一样样核对。

病房里安静的让人不适,施家成微微侧头,低声斥责施成宇,“你倒是说句话!你忍心看着你的两个妹妹反目成仇!”

施成宇漠然抬起头,略显无奈。

徐小晚毫不客气的回击道:“什么妹妹不妹妹的?您是眼神出问题了,还是触觉出问题了?看不出施若欣对我什么态度吗?她有把我当姐姐对待过?她对我有过一丝好?”

施家成愈加为难,他自知理亏,可还是要强行规劝,“那你就看在薛玉凤的份上!这个家,薛玉凤对你最好!每次家里有好事,她都第一个念着你!现在她下落不明,多半是坠崖没了命!家里已经丢了一个人了,我不能再让我的女儿也消失!”

徐小晚忽觉几分好笑,“那我倒是要问问你,如果这场事故里,我葬身火海,你是不是也要保住你那仅剩的女儿施若欣?我在你们施家,可有可无,对不对?她施若欣杀人放火,只因我没死,你就来求得我的原谅;那我死了呢?你是不是还要大费周折的去保施若欣?我活该被烧死,是不是?”

施家成气急败坏,“你们都是我的女儿!你和若欣是姐妹!你不看我的面子,也想想薛玉凤那些年对你的好!”

徐小晚冷笑,“哟!她对我的好啊?她哪里对我好了?是排挤我把我推出施家,还是在我最痛苦的那段时间,给我洗脑,把罗耀文安插到我身边,让我像个木偶一样,任由她的使唤差遣?施家成,亏你是个事业有成的商人,你所知道的薛玉凤对我的好,都是她亲口告诉你的!她对我好不好,你问过我吗?”

施家成低着头不再言语,这时,病房门口出现了泪眼模糊的施若欣,施若欣满脸疲态,看上去和徐小晚不相上下。

徐小晚刚刚的那些话,施若欣全都听入了耳,施若欣一直躲在门外,就是等待合适的时机,出现在徐小晚面前。

徐小晚一点不后悔她刚刚说出的那些狠话,刚刚那些话,她全部站在施念恩的角度,去埋怨去控诉。虽说她对施念恩同样无法信任,可施家人对施念恩做的那些缺德事,亦是不可抹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