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东紧紧闭着眼,开口道,“四年前的那场车祸,其实不是意外事故。当时,所有人都以为那是一场意外,甚至包括我在内,都认为是一场意外,可结果……”

徐小晚屏息凝神,“结果什么?”

徐东缓缓倾吐气息,静了心,“四年前,我曾经有一个车队……车队是我和我的几个好哥们组建的,我们不定时的,会举办赛车比赛。四年前的那日,我们一共十几辆车,因为逞一时之快,将车子开进了市区,十几辆跑车在市区车道拼速度,引来不少目光。当时,我们每个人都带着无线联络器,以备不时只需,而我是队长,我的联络器,可以听到所有人的设备。”

挡板那头,徐东吞咽着喉咙,继续陈述,“本以为,那次赛车,会是一次非常拉风的比赛,可途经天桥下的路口,忽然就发生了车祸,我们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追尾撞击,甚至连累了旁边的私家车。你要知道,赛车时的速度有多快,追尾的死亡风险有多大。当时,我的车子同样遭受撞击,出事的一刻,我想用联络器询问其他队友的状况,可联络器,忽然就传来阿华奄奄一息的声音,”

徐小晚问道,“阿华是谁?他……死了吗?”

徐东点头,“他是那场车祸里,唯一死亡的人,他是我的兄弟。”

徐小晚问道,“他和你说了什么?”

徐东抬起头,目光颤抖,“他当时,不是和我说话……而是通过手机,和另外一个人说话……只是碰巧,我可以通过联络器,听到他车里的声音。他当时,对着手机说了一句话,他说,‘严总,她失去意识了,她应该已经死了,你答应我的别忘了。’他说完那句话以后,就没声了……”

徐小晚倒吸凉气,“阿华当时,联络的严总……应该就是……”

徐东点着头,“对,就是严海克。在这座城市里,姓严的,还有权有势的,就严家那么一个严总!而我万万没想到,当时阿华的车子里,还坐了另外一个人!你要知道,赛车时后座有人,并且不系安全带,是多么危险的事!等我进了医院,警局的人来通知结果的时候,我才得知,当时坐在阿华车子里的人,是严海克的女儿,严清婉!阿华死了,严清婉成了植物人!”

徐小晚彻底震惊,“你知道这些,你为什么没说啊!”

徐东忏悔的低下头,“我当时因为违法赛车,已经被判了罪行。那时我想,不能再让自己牵扯到更糟乱的事件当中。而且严家不是普通人家,如果我把联络器里的内容告诉给警察,严家人找我麻烦不说,若是再对我使出什么手段,我可能要蹲一辈子监狱!再说……”

徐东情绪略有激动,“我没办法确定,严清婉变成植物人,到底是不是严海克指示。我当时很犹豫,我不太敢相信,严海克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这件事就被我隐瞒了下来……直到后来,严海克通过蛛丝马迹找到我,主动对我示好,并与我家合作。我才慢慢感知,他是在试探我。他知道车子里有联络器,知道了我可以听到所有人的设备声音。所以他找到了我,但他没有明确和我说严清婉的事。我什么都明白,但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徐东低头,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抓着额头,“我斗不过他的。”

徐小晚悲愤道:“可是……严清婉为什么会坐你朋友阿华的车子?你们明明是在赛车啊!”

徐东摇着头,“不清楚,如果当初的车祸事件,是阿华主动造成的,那他应该很久之前,就在预谋如何认识严清婉,如何让严清婉上自己的车。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半路临时接她去哪个地方。我记得,当时阿华的家庭状况出了很大的变故,那段时间,他一直郁郁寡欢。”

徐东恳求着,看向徐小晚,“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严海克也在场,对于严海克想要设计杀死严清婉的事,我一无所知。这些年,我一直保守这个秘密,就是为了不惹事!而且当时……当时那场车祸里,受到波及的,还有施若欣的母亲薛玉凤,薛玉凤的车子也被撞了。”

徐小晚诧异,“薛玉凤?也和这件事有关?”

徐东想了想,“倒也没太大的关系,就是当时,她的车子刚巧路过,毕竟那里是市中心地段,遇到也正常。她车子受损不轻,上法庭的时候,她一口咬定,是我们这些赛车人的错,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和薛玉凤有了来往。就是那次事故之后,我家里人知道我得罪了施家,所以主动向施家示好。可我觉得憋屈啊,连环车祸又不是我造成的!”

徐东又是不甘,又是愧疚,“接着就有了后来……我和赵江陵、梁子成他们,合伙捉弄你的事……”

徐东低着头,“对不起……我是个罪人。”

听完这些经过,徐小晚恍神好一会儿。千丝万缕的线索与联系,一点一点的将她带到真相面前。

徐小晚默着声,整理自己的情绪。身体中,施念恩同样失落,“原来……那些恩恩怨怨,早都在暗处结网,让人在劫难逃。”

徐小晚看着徐东,说道,“那薛玉凤,和严海克,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徐东略有肯定,“应该没有,薛玉凤很爱施家成的,我常听我爸妈说,施家两口子的感情很好。就是……那次的连环车祸,上了法庭以后,薛玉凤和林月静的关系,变得很紧张。因为林月静一口咬定,车祸不是单纯的事故,她要为她的植物人女儿伸冤。可薛玉凤死咬是赛车的问题,就是超速和违规赛车的罪过。结果直接导致,这场车祸,成为了意外事故。那段时间,林月静和薛玉凤,挺敌对的。”

徐小晚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有人言说,林月静和薛玉凤的关系不好。原来问题的源头,出在了这里。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薛玉凤参与到车祸事件之中,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此事最大的阴谋,是严海克收买了车手阿华,让阿华将严清婉带上车。随后,一场蓄意而为的车祸,让严清婉成为了植物人。

只是阿华没想到,他的事故,造成了连环车祸。并让徐东,听到了他和严海克的对话内容。

徐东说道,“其实当时的车祸,细细想来,都是问题。阿华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他的车子直接和货车相撞,货车上的货物,全部砸在了车子右侧,也就是严清婉所在的位置。阿华本来不应该死的,可谁料后面车子追尾,他也跟着丧了命。严清婉其实很幸运了,那种状况下,变成了植物人,真是奇迹。照理说,没人能活下来。”

说到最后,徐东已经彻底释然。

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就此公开在徐小晚的面前,公开在监狱摄像头之下,他终于没了心里压力。

徐小晚长吁一口气,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当初你住院的那家精神病院,是严海克名下的资产。我想,你在精神病院遭遇的投毒事件,应该是严海克所为。”

徐东恍然大悟,“我怎么没想到!原来他一直想要害我!”

徐东倏然恼火,他左顾右盼,朝着狱警大喊,“我有话要交代!四年前的连环车祸案件!我有线索!海克集团的董事长严海克,他设计谋杀自己的亲生女儿!”

挡板那头,警察闻声而来。

徐东在得知自己险些被严海克害死的一刻,终于放下了所有担忧与惧怕,誓死与严海克拼命到底。

徐小晚坐在椅子上,对着挡板那头的乱象发呆。

而这时,她的身旁,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身影。

她转过头,是严清婉,严清婉回来了。

严清婉看着挡板那头激动的徐东,她默默开口,“四年前,我通过父亲,认识了阿华。我和阿华只是普通朋友,那日,父亲给我打电话,说上完补习班以后,阿华会在路口接我去餐厅。我按着父亲说的去做了,可我并不知道,阿华当时在赛车。上车以后,阿华面无表情,一句话不说。现在回想,他们应该计划很久了。”

严清婉眼眶浸湿,转头看向徐小晚,“我一直以为,当年的车祸,是一场意外。现在才知道,当初昏迷前看到的,那个一闪而过的面庞,就是我的父亲严海克。只是可惜,我没有听到阿华打给父亲的电话。真相被隐瞒了多年,受苦的,是我那个可怜的母亲。”

徐小晚默默看着严清婉,低声道,“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