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小晚回头看向自己的卧房,龙凤胎就在屋内。

严清婉在她耳边叮嘱,“小晚,施念恩在尽全力帮你保住严景修,你在2020世界,千万不要有危险。我哥他,是有机会来到你的身边的。”

徐小晚看向严清婉的双眼,激动道,“他平安无事了,是吗?”

严清婉摇着头,“还不确定,但事情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你要保护好自己,安心等他。”

严清婉留下几句叮嘱,随即飘散而去。

暖黄色灯光下的长廊里,徐小晚的心波澜起伏。

稍稍让她心安一些的消息,是严景修还有机会来到2020世界。可眼下最让她心慌的,是卧房里的那对龙凤胎。

恶鬼,靠吸食虚弱之人的精气而活,随时有伤及自己的可能。

徐小晚强迫自己整理心情,她走回房间,推开房门的一刻,龙凤胎兄妹俩,正研究着一会儿如何恶搞杜怡珊。

徐小晚定在原地,哥哥看到徐小晚回了房间,快步走来,“你和你的舅舅说清楚了吧?我现在去杜怡珊的房间偷偷看一眼,我看看她在做什么,然后我们就行动。”

徐小晚麻木的点点头,脑子里全是严清婉的那句话,这兄妹俩,是恶鬼。

哥哥穿墙离开,妹妹走到徐小晚的面前,安慰鼓励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紧张,但是你别怕,我刚刚和哥哥已经商量好了,一定会让你舅舅相信,你所言都是真实的。”

妹妹目光坚定,徐小晚却没了一开始想要帮他们的决心。她无法想象,靠着吸食人的精气存活的兄妹俩,这十多年,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他们伤害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因为他们俩而送命。

因为心存恶念,因为有没解决掉的仇恨,他们潜伏在杜怡珊身边,等待着杀死杜怡珊的那一日。

这样的报复方式,未免残忍了些。

徐小晚走着神,妹妹声音甜美,“你在担忧什么?可以说出来,我们帮你解决。”

徐小晚回着神儿,“哦没什么,我刚刚在想,等我们联手除掉杜怡珊以后,你们是不是……就要转世投胎了。”

妹妹苦涩一笑,“不会了,等我和哥哥杀死杜怡珊以后,我们会永远消失的。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生生世世,都不会再有我们兄妹俩的身影了。”

徐小晚问道,“所以,你们活了这么多年,就只是为了杀死杜怡珊吗?”

妹妹点头,“她该死,不是吗?”

徐小晚久久回答不上来,杜怡珊是该死,可兄妹俩为了杀死一个人,断送了自己可以转世投胎的机会,代价着实大了些。

这时,哥哥穿墙回了房间,急促道:“杜怡珊在冲澡,我们现在开始行动。”哥哥看向徐小晚,“发信息给你舅舅,让他开着门,随时准备冲去杜怡珊的房间,他会明白的。”

徐小晚点着头,心里紧张不已。

徐小晚打开了房门,哥哥和妹妹二人,穿墙进入杜怡珊的房间。

徐小晚就站在杜怡珊的房门外,她低头拿出手机,给舅舅发去了信息,“舅,一会儿杜怡珊的房间里会发出声音,到时候你直接冲进去就好。”

蒋轩宇回复:“好。”

杜怡珊卧房内。

独立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热腾腾的水蒸气从洗手间偶尔飘散到卧房里。

哥哥推了推妹妹的肩膀,让妹妹进到浴室里,给杜怡珊一个“惊喜。”

妹妹故意把自己的头发弄乱,她一路轻飘飘的走进灯光明亮的浴室里,雾气蒙蒙的玻璃门上,刚好有一块被擦拭过的地方,可以看到里面的杜怡珊。

杜怡珊哼着小曲冲着澡,妹妹站在那块透明玻璃前,由浅及深的,发出低沉阴森的笑声,声音尖锐绵长,和恐怖电影里刻意吓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玻璃门里,杜怡珊听到了瘆人的笑声,她擦了一把脸,关掉淋浴头,视线渐渐清晰之时,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透明玻璃外的妹妹。

她猛然惊声尖叫,撕破喉咙。

没穿衣服的她,因为脚底太滑,一屁股坐在地面,她一边嘶喊,一边用脚去踹玻璃门。

妹妹的笑声没有停止,她越笑,声音越奇怪,越笑,眼里的仇恨越浓郁。

十多年,她和哥哥以鬼魂的身份,飘荡在人世,他们吸食别人的精气,躲避时空旅者的追杀,他们就盼着,报复杜怡珊的这一天。

在杜怡珊精神失控之时,妹妹一边笑,一边沙哑着嗓音说道:“杜怡珊,还记得我吗?我是小晴啊!我来看你了!你什么时候跟我一起走啊?当年你害死我和哥哥的事,你不会忘记了吧?哈哈哈哈……”

杜怡珊疯狂抬脚踹着玻璃门,她的脚后跟踹出了血,瞬间,玻璃门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痕,接着,一整片的玻璃门,坍塌成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杜怡珊双脚踩在玻璃渣子上,疯狂的朝着卧房跑去,妹妹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嘴里说道:“杜怡珊……你是可以看到我的,对不对?杜怡珊……顶替我的位置存活的这十几年,你过得还开心吗?”

杜怡珊如无头苍蝇,到处乱跑乱撞,她扯过床上的浴巾,披在身上,正要逃出卧房,哥哥的身影,穿过房门,出现在她的面前。

哥哥恶狠狠地瞪着她,一副凶残嗜血的嘴脸,“杜怡珊,你要跑去哪?”

说罢,哥哥伸出双手便朝着杜怡珊的方向掐去。

当然,哥哥只是做做样子,杜怡珊却自乱阵脚,以为那鬼魂真的可以碰触到她。

情急之下,杜怡珊大喊出口,“鬼啊!鬼啊!救命!救命!”

房门被一脚踹开,徐小晚和蒋轩宇早早准备好的,出现在杜怡珊的面前。

蒋轩宇目瞪口呆的看着瘫坐在柜子下面的杜怡珊,杜怡珊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屋子里的家具,被撞倒一片。

杜怡珊的脚掌心流了血,整个人瑟瑟发抖,指着哥哥的方向,“他要杀我!他要杀我!他要杀了我!”

蒋轩宇很难接受眼前这一切,可按着徐小晚的说法,杜怡珊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完全可以说明,杜怡珊是魂穿人,并且可以看到鬼。

徐小晚冲进屋内,拉起杜怡珊的手臂,而这时,哥哥和妹妹,早已各自穿墙离去。

杜怡珊浑身颤抖,按压着徐小晚的手臂,说道:“有鬼……你看不到吗?有两个鬼!他们要杀我!”

徐小晚佯装道,“你说什么呢?家里怎么会有鬼?杜怡珊你看到什么了?”

杜怡珊眼珠微颤,她还未恢复理智,眼角不知不觉中落泪了,看样子是被吓走了魂。

缓了好久以后,蒋轩宇拿来了医药箱,蹲到杜怡珊的身边,拉过她的脚腕,说道,“珊珊,你这是做噩梦了?还是怎么了?好好地哪来什么鬼?”

蒋轩宇明知故问,把戏演到位。

徐小晚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等杜怡珊的情绪恢复平静以后,她才深觉自己说错了话,做错了事。

她后悔懊恼,低头抓着自己的额头,随后又警惕的巡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她将视线落在徐小晚的身上,毫无底气,“我刚刚……是被屋子里的一个飞虫吓到了……飞虫到处乱窜,影子很大,我以为是鬼。”

徐小晚听着这拙劣的谎言,反问道,“真的吗?还是你的确看到什么了?”

杜怡珊反驳道:“我能看到什么?看到鬼吗?我又不是神经病,我说了我刚刚只是被吓到了!”

徐小晚心平气和,“你到底看没看到,还用我问吗?你其实大可不必解释。”

杜怡珊心虚的看了一眼为自己消毒的舅舅,舅舅没有参与两人的话题,她恶狠狠白了一眼徐小晚,再没说话。

徐小晚转身走出了房间,她回到自己的卧房,从兜里拿出录音笔,放置在抽屉里。

龙凤胎兄妹俩就站在床边,妹妹一脸兴奋,低声道:“她刚刚真的怕得要死,在浴室里的时候,她吓得魂都没了。你们没有看到她那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如果能让你舅舅看到杜怡珊的样子,你舅舅一定深信不疑!”

哥哥略有担忧,“别高兴得太早,我们和杜怡珊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这几天,我们不能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否则这一招,就不灵了。”

哥哥拉起妹妹的手腕,“我们现在离开吧,不能被杜怡珊发现,我们和徐小晚有联络。”

妹妹点头,跟随哥哥穿墙离开了别墅。

这时,房门被敲开,舅舅一脸复杂的走进了屋。

徐小晚担忧道,“杜怡珊还在房间吗?”

蒋轩宇点点头,“家佣帮她处理伤口,伤的不轻。”

徐小晚说道,“舅,这下你该相信了吧?我和杜怡珊都是魂穿人,也都可以看到鬼。之所以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杜怡珊曾经放火烧死了我。”

蒋轩宇面容纠结,几番思虑下,他迎向徐小晚的眼,“小晚,舅舅相信了,我也会尽力向你爸妈传达你说的这些事。但这些证据远远不够,我在你身边,我可以无条件的保护你。但你爸妈完全不了解这些事,你拿没有发生过的事去指控杜怡珊,没人会相信的。你也知道,你向来调皮,你爸妈总把你当小孩子看待。”

徐小晚反思自己,“我知道,我以前太任性了。只是,这一次魂穿去2018世界以后,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舅舅拍了拍徐小晚的肩膀,“舅舅会保护你的,但你也要寻找更多的证据,否则,没人会相信你说的话,说不好,还会反被杜怡珊陷害。”

徐小晚点点头,舅舅转身走出房间,嘴里故意大声道:“刘嫂!珊珊的脚伤,不会落疤吧?要不我带她去医院吧!”

刘嫂隔门喊道:“不会落疤的蒋先生!放心吧!都是小伤口,没大碍的!”

蒋轩宇回头看向徐小晚,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徐小晚信心十足的点着头,蒋轩宇离去。

这时,她的手机传来讯息。

一个陌生的号码,一段莫名其妙的内容:明日下午三点,春江路漫漫咖啡,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