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近日,韩国总统尹锡悦整了个活儿。因为MBC电视台经常报道尹锡悦的黑料,尹总一怒之下挟私报复,宣布自己这次参加G20峰会,不许MBC的记者上自己的专机。

SBS为了给兄弟单位MBC出气,也给尹大统领整了个狠活儿。在报道尹锡悦出访的新闻视频里,SBS用上了黑白镜头,还把BGM弄得相哀乐一样,搞得大伙儿以为尹总中道崩殂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可把韩国不少保守派气得哇哇叫,扬言要干死这帮“左派媒体”。

须知,韩国MBC、KBS、SBS三大电视台,都是政府拨款运营的公营事业单位,用咱们的话说全是官媒。所以,这次的事件看起来像是官媒造反。

这事儿让公知目田派看到,没准儿会赞颂韩国的“新闻自由”和媒体人的“风骨”,但若是了解其内情的人,只会微微一笑。毕竟,背后的原因哪有这么简单……

韩国“新闻自由”的常态是啥样呢?让我们从14年前开始说起。

2008年,卢武铉离任,保守派的李明博成为总统。郑渊珠社长主导的KBS,报道了两位李明博准备任命的部长的丑闻,导致这二位还没上任就下台了……这可惹恼了李明博,他要拿媒体开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明博知道,想要控制媒体,首先要掌控住媒体的监管部门。在一般的西方“民主”国家,基本是没有这么一个部门的。但在“亚洲民主典范”大韩民国,有一个叫作放送通信委员会的机构(放通委)。这个部门的权力大到什么程度呢?它有审查、处置所有电视台、广播的权力。

而这个放通委是怎么组成的呢?不好意思,加上委员长一共5名委员有投票权,其中3人来自总统和执政党任命。

李明博任命自己的政治盟友崔时中为放通委委员长,崔委员长甫一上任,立刻在钟路一家高档餐厅约见三大台(SBS、KBS、MBC)的高管,并且直说,你们要是给政权添麻烦,国政还怎么运营呢?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位高权重的政客直接说了这样的话,三大台高管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但还没等他们回去好好想想,李明博政权的第二招又飞了过来。执政党大国家党方面公开发言,批评KBS社长郑渊珠,并要求他自行辞职。不少保守派组织则到国家监察院示威,提出对KBS的财务问题进行审计,监察院竟然“从善如流”,要求KBS董事会解雇郑渊珠。

郑渊珠惊魂未定,李明博组合拳的第三招紧跟而来。首尔中央地检调查部对郑渊珠下达了禁止出国的指令,要他在国内候查。

这几招下来,堪称山雨欲来风满楼。韩国国内不说,友邦都惊诧了。有美国记者就询问青瓦台方面,这么干是不是太过分了?李明博的发言人直接就把美国记者怼了回去,说这一系列举措都是为了让公营电视台恢复正常运营,是维护“新闻自由”的手段。

只能说,李大统领对新闻自由的理解,确实是非常超前的。

进步媒体早早炸了营,他们找到了一个韩国法律的用词不当的漏洞。根据法律,总统有KBS社长的任命权,可没说总统有解雇权啊!

但手握强权的总统决定搞事,法律算个P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用这几招反复折腾了KBS三个月后,2008年8月8日,李明博本人在北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他手下的政棍和检察官们逼迫KBS召开特别理事会,决定郑渊珠社长的去留问题。

KBS工会和记者协会倾巢而出,年轻记者、编导们高喊着“保卫政治中立,死守公营放送”的口号,在走廊里与警察肉搏,企图冲入会场阻断会议。但李明博方面早有准备,2个中队的便衣警察与保卫人员守在会议室外,保障会议正常进行。

最终,下午会议结束,正式通过罢免郑渊珠社长的提案。3日后,李明博签署提案。而在8月20日,首尔中央地检就以玩忽职守,造成KBS损失1500亿韩元的罪名起诉郑渊珠。

这一套组合拳,彻底把KBS打趴下了。

新上任的社长李炳淳对李明博政权言听计从,将之前报道政权丑闻的节目纷纷废止,将参与相关报道的记者调离调查部门。毕竟KBS是事业单位,员工不能轻易开除,所以这些人大部分被发配到了地方电视台,或者体育新闻组。

KBS在人事问题上给李明博惹了麻烦,于是被恶整。MBC则给李明博捅了个天大的篓子。

当时李明博政权和美国商讨牛肉进口的问题,MBC的《PD手册》挖出了美国向韩国出口的30月以上牛患疯牛病的几率比较高,一下子点燃了韩国人的恐惧与愤怒。

数十万人走上街头,巨大的烛光示威爆发了。这一下子把李明博的支持率干到只剩15%左右,差点儿直接把整个政权干挺了。据说《PD手册》气得李明博把电视机都给砸了,宛若苏醒附体……


以李明博整肃KBS的手段来看,MBC想要善终是不太可能了。

果然,风波一过,检方就以《PD手册》损害公务员名誉的罪名,对MBC大楼进行了扣押搜查。当时,一众编导堵在门口阻拦检方,高呼“反对政治镇压”的口号。而担当检察官居然说:“各位不是大韩民国的国民吗?如果觉得自己没有问题,就堂堂正正接受调查啊。”

MBC与KBS略有不同的是,这家电视台的控股方是韩国放送文化振兴会,而这个理事会的成员也来自政府任命,所以李明博操控MBC的人事,还需要多费一道手续。

不过既然决定要干,费一道手续又有什么所谓?李明博施压放送文化振兴会,要对MBC也来一次人事大换血,将社长严基永等领导开除。

放送文化振兴会的理事会上,由于调集的安保力量不够,MBC工会执行委员长李根行冲入会场,怒气冲冲地质问在场的各位理事,为什么要逼迫严基永社长辞职?

在质疑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李根行眼含热泪说道:“这一幕,一定会载入史册的,请大家铭记它的可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掷地有声归掷地有声,挡不住最终的结果。

新任MBC社长是李明博的至亲好友金在哲,这老哥异常的阴险。上任第一天,MBC工会挡住了大门,不让他进,他表示,请看看我的人事安排吧,我绝对不会屈服于青瓦台的旨意!如果我没做到,大家直接把我从汉江大桥扔下去都行!

结果信誓旦旦的话刚说完,转头就把80%的记者都给调走了。尤其是《PD手册》,所有的编导、记者全部被调走,整个节目来了个大换血。

MBC更惨的是,许多员工不但被调离了报道岗位,甚至被发配到了公司旗下的体育馆,去当场地管理员,有负责擦地的,有负责扫冰的……也真是够绝的。

YTN、SBS这些韩国中央政府能够施加影响的电视台,全部一扫而空,都成了李明博政权的喉舌……

这才是韩国“新闻自由”的常态啊。

当然,在李明博政权的弹压之下,韩国各大媒体的记者奋起反抗,组织工会,进行罢工。无论是与警察对抗的KBS媒体人,还是怒斥文化振兴理事会的李根行,或是MBC《PD手册》的导演崔承浩,都让人印象深刻。

崔承浩导演的相关纪录片在B站也有资源,弹幕中有我国观众纷纷表示:“泪目了!”“韩国人的骨头真硬!”

那么,这些媒体人应该是韩国新闻自由的象征与希望了吧?

呃,也说不上。

这些“骨头很硬”的斗士们之所以和李明博保守派政权撕破脸,人脑子打成狗脑子,其实并不是为了“新闻自由”,而是因为他们都是进步派、民主党的人……

比如,上文中提到的郑渊珠社长是1970年代就在《东亚日报》工作的老新闻人,曾经参加过1974年的新闻自由宣言运动,1988年《韩民族日报》创刊时,他也是编委之一,和朴正熙、全斗焕两任军独政府都斗争过。

这个《韩民族日报》,如同共同民主党的机关报……

也正是因为郑渊珠这“根红苗正”的民主运动经历,卢武铉才在2003年任命他出任KBS社长。

而当时KBS、MBC的一众年轻记者、编导都是什么人呢?大部分都是86世代出身的韩国学生运动家们。这些人的政治倾向,乌鸦曾经撰文介绍过,这里不再赘述。

所以为什么当警察和检察官来到电视台,这些大家印象中的“文弱书生”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冲过去对线?因为这些手艺都是人家上大学时就练熟了的,你警察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何况你打上门来,当然得跟你比划比划了……

也许有人要说,媒体人有一定政治倾向是正常的,但不能说这些人就不是真心相信新闻自由啊。

很可惜,他们还就真的不信新闻自由。

比如他们就不太在乎新闻的真实程度。翰林大学教授金龙善2004年发表的《韩国人基因对疯牛病的抵抗可能很脆弱》的论文,曾说东方人的遗传基因有超过90%是MM型,其中韩国人更高达94%。但《PD手册》却断章取义称,“韩国人患上疯牛病的几率为英美人的两三倍”……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2008年李明博上台后的丑闻是KBS、MBC挖出来的不假,但这些进步自由派媒体人在卢武铉时代,可是一直忠心耿耿地替卢武铉政权搞宣传。

尤其是在卢武铉被弹劾期间,郑渊珠社长带着KBS的记者们,可劲地发挥“新闻自由”,无脑替卢武铉说好话……

在李明博政权期间被调任的崔承浩导演,2017年民主党政权上台后,立刻被任命为MBC社长。这可真是时来运转、运转时来。

崔大PD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保守政府时期被李明博、朴槿惠任命的MBC管理人员要么被开除,要么被调任,去向嘛,也和当年保守派整他们的时候差不多……

这不就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吗?

卢武铉本人也是这样,上任总统时曾公开表示,有两个地方我是不会打电话过去的,一个是检察总长办公室,另一个就是电视台的社长办公室。

然而在MBC拍摄政治历史剧《第五共和国》期间,青瓦台方面玩命给MBC打电话,要求对方按自己的说法改剧本……

卢武铉的好兄弟,所谓江水与君逢的文在寅大统领,在这方面也好不了哪去。

担任总统期间,曾经有一位KBS记者在采访时提问称,在野党说您是独裁者,您怎么看?

这可了不得了。

民主党网军倾巢而出,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不说。时任总理、记者出身的民主党大佬李洛渊表示,我当年常常教育后辈记者,新闻二字的重点在于“闻”,记者的工作应该是倾听,而不是随口就说。

记者工作的重点是“听”总统的话,这不就是独裁者的说法吗……

2020年,文在寅治下的放通委,开出了韩国新闻史上第一张停播电视台的罚单,勒令保守派电视台MBN停播6个月,朝野震惊。

别说李明博、朴槿惠时期没听说过这种事,就是全斗焕那会儿大搞言论统废合,也没有这么狠辣的手段啊。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台湾省民进党当局停播中天……

更有甚者,在文在寅政权的末期,民主党还曾企图强推一部《媒体仲裁法》,核心内容是惩罚性损失赔偿制度,规定生产虚假新闻的媒体最高将对受害者作出五倍于损失额的赔偿。

其实如果说能据实判断“虚假新闻”倒也没什么可指摘的,但该法案内容还故意模糊“恶意”和“捏造”的概念,规定证明故意和过失的责任在媒体本身而非受害人。也就是说不需要受害人举证,而是要媒体“自证清白”,证不出来那就认定罪名成立。

这部法律不仅存在双重处罚、草率立法、违反韩国司法体系和违宪问题,最重要的是,这一法案侵害了媒体的言论自由,并会导致媒体对政权的监督功能逐渐丧失。

按文在寅政权的说法,好像不实报道损害的都是普通老百姓的利益,然而实际上,媒体报道的对象90%都是公众人物和企业,此举最终会导致正常的媒体活动受限,导致新闻自由的倒退。

这部法案的核心推动者是谁呢?是记者出身的民主党议员尹永灿……韩国自由派媒体人理解的“新闻自由”,原来就是这样的《媒体仲裁法》……

特朗普天天骂CNN是“菲克纽斯”,也没敢搞出这么个东西,还是韩国民主党敢想敢干啊。

至于开头说的,为啥尹锡悦现在被媒体骂呢?那正是因为现任放通委委员长韩相赫是文在寅任命的,任期到2023年7月。这大哥是进步派律师出身,整个一民主党侧翼。尹锡悦之前想逼他辞职,嘿,他就不走。

一方面民调长期低位,尹锡悦不敢轻举妄动,另一方面,人事、暴雨、踩踏、外交,政权四处漏风,也实在腾不出手来收拾媒体。

至于逼人家辞职?韩委员长没准儿心里还琢磨呢,照现在这个趋势下去,我和尹锡悦不定谁先走人呢。

而几大电视台上有民主党的放通委护驾,下有亲民主党的工会撑腰,自然可以放胆狂轰尹锡悦了。

当然,等2023年7月一到,没准儿我们就能看到之前政权交替时的熟悉场景……

说白了,韩国所谓的“新闻自由”,只是左右两派的互相攻讦,双方没有谁真的相信“新闻自由”。一旦手握强权,立刻就会整肃对方的媒体,舆论夺权。

相比之下,保守派虽然更加龌龊,但可算是真小人,进步派则是一边高喊“新闻自由”,一边下手比谁都狠,属实是伪君子……

参考资料:

天使韩剧:纪录片《共犯者们》 나무위키:崔承浩 联合国报告员:韩国媒体仲裁法限制言论自由 知乎用户:李仁荣、天哥Tgnb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已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