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偷药店草药被毒死,店长还被判刑了?你没有看错,福建厦门就发生了这样一件奇葩事。张某这天正在晾晒自家的草乌,一男子路过发现无人看管便顺手拿走了。回到家后,男子把草药泡酒后服下,没想到竟当场身亡,事发后,男子家属将张某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却让人颇感意外。

张某是名老中医,在当地经营一家中药店,这天张某像往常一样整理着刚采购回来的草药,看到外面天气不错,就把草药拿到院子里晾晒一番。

把所有草药在院内铺好之后,张某返回药店继续其他的工作。可不曾想,此时一姓付男子回家经过张某的院子时,看到院子里晾晒的草药无人看管,便顺手牵羊全部拿回家了。
付某长时间受腰伤困扰,这天刚回到家,他便把偷来的草药和白酒一起放入罐子中浸泡,以为这种方法能治愈自己的腰伤,过了几天,付某见药酒泡的差不多就喝了一碗,没想到却害了自己的性命。

见到付某不省人事,妻子立刻拿着药酒找到药店,并说出事情的原味与张某当面对峙。行医多年,张某当然知道草乌只能外用不可口服,泡制后的草乌毒性更大。随后,付某妻子立刻拨打报警电话,而丈夫付某也因为医治无效身亡。

事发后,当地检方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张某提起公诉,付某妻子也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后法院以一审判处张某有期徒刑2年9个月,并赔偿付某某家属25万元。看到这儿,很多人表示震惊,同样作为受害者的张某,为何平白无故的被判刑,还要进行赔偿?
一、张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检方的理由:

1、在取证过程中,警方将提取药酒和张某药店的草乌成分进行比对,查出乌头碱成分,经法医鉴定付某的死亡原因为乌头碱中毒。
2、具有法益侵犯性的行为与实害结果,是过失犯罪的必备的构成要件要素。

本案中,张某作为一名中医,对草乌的毒性非常了解,然而他却将草乌凉晒于公共场合,其行为增加了法益侵犯的风险,其行为具有法益侵犯性,本案中,确实也导致了付某因服用草乌泡过的酒死亡的结果。
拿到判罚结果后,张某既愤怒有不解:“他偷我东西不说,为什么他死了,我还要被判刑,真是太可笑了!”对于法院的判罚,张某自然是无法接受,遂提出上诉,要求法院重审重判。

二、付某死亡结果是否归于张某,主要看因果关系:
1、张某称,自己晾晒草药的方法没问题,若不是付某动歪心思去偷草乌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因此张某认为自己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张某同时还认为,付某妻子认定草乌是出自于其一方,是没有证据基础以及事实依据的。

2、付某已经死亡,在没有更好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如无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等,证明标准就无法达到证明因果关系的存在,因此,本案中,难以将付某的死亡结果归属于张某,张某虽然有危险行为,却没有导致实害结果,而过失犯罪都是实害犯,因此,本案中,张某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最终,二审法院认可张某的观点,并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最终,检察院因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仍证据不足,故以本案存疑为由,对张某作出不起诉决定。也就是说,张某的行为是因证据不足而未被起诉。

看到张某被无罪释放,付某妻子又请来律师,以民事侵权为由将张某告上法庭,索赔百万余元。法院经审理后,根据盖然性证明标准认定致付某死亡的草乌就是出于张某处。最终,法院作出判决张某赔偿死者家属25万余元。

三、再次审理,法院认为张某有侵权责任:
根据《民法典》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中,根据现有证据,虽然不能完全证明张某的草乌导致付某死亡,但却孟证明是付某偷了张某的草乌,虽然达不到证明张某有罪的证明标准,但根据现有情况及事实,法官可以确信这一事实,因此本案中,法院认为张某应承担侵权责任,酌情判定其需承担20%的责任,即需赔偿25万元。

对于判罚结果,张某还是不服,并继续提出上诉。最终,法院认定张某应承担侵权责任,但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认定一审判决偏重,将赔偿款调整为4万元,并驳回付某家属索赔百万的诉讼请求。
那么,您认为张某应当为付某的死亡负责吗?法院的判罚是否合理呢?欢迎留言讨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