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11月17日被世界肺癌联盟定为“国际肺癌日”。

作为威胁全球健康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肺癌在中国及世界均有极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2020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统计显示,中国肺癌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均高居癌症之首,2020年新发患者约81.5万人,死亡约71.4万人。

肺癌按照细胞病理形态学和生物学特性的差异可分为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通常发现时已到中晚期。令人鼓舞的是,近年来中国在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领域均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尤其在药物可及性上有了突破性进展。得益于此,亟待治疗的中国肺癌患者将有机会接受更新的临床治疗方案。

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一线用药紫杉醇脂质体已入国家医保

近年来,随着分子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的推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实际治疗有了很大的进展。从各类专家的临床实践看,免疫单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疗效有限,PD-L1高表达的人群获益明显,但PD-L1低表达或阴性人群获益较差,所以目前化疗依然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重要基石,美国综合癌症网络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均推荐免疫联合化疗作为一类证据用于晚期非小细胞的一线治疗。

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紫杉醇问世以来,各类治疗和临床的研究表明,紫杉醇在肺癌和乳腺癌方面的疗效显著。而紫杉醇大类中,紫杉醇脂质体又因为独特的靶向作用机制,成为晚期肺癌理想的化疗选择,被《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原发性肺癌诊疗指南》推荐为一线药物。2020年,紫杉醇脂质体被纳入新版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范围,60-80%的报销比例大大减轻了癌症患者的经济负担,使得患者的用药可及性得到进一步提升。

与小分子抗癌药物相比,紫杉醇脂质体具有独特作用机制。前者可自由进出肿瘤血管,在正常组织和肿瘤组织中分布一致;紫杉醇脂质体药物则更多通过肿瘤血管缝隙,集聚在肿瘤组织并释放药物,通过高渗透长滞留效应,靶向浓集于肿瘤组织和淋巴结,其对正常淋巴细胞影响小,毒副反应低。

2021年权威杂志《Cancer Communications》(IF:10.393)发布的晚期肺鳞癌大型RCT研究(LIPUSU研究)显示:紫杉醇脂质体联合顺铂(LP)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与吉西他滨联合顺铂(GP)疗效相当,且LP具有更优的安全性,患者依从性更高;此外该研究证实了LP治疗可改善肿瘤微环境,为联合免疫治疗提供了依据。

复发性小细胞肺癌:创新药Lurbinectedin在中国海南开出首张处方

与其它肺癌类型相比,小细胞肺癌是一种治疗相对困难的肺癌亚型,占肺癌的13~17%。具有恶性程度高、预后差、复发性高的特点,五年生存率较低。该疾病复发后缺乏新型药物治疗选择,为临床治疗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和挑战。

此前的二十多年间,美国FDA仅于1996年批准了一个新分子实体用于复发性小细胞肺癌的治疗。 直至2020年,创新药物Lurbinectedin(芦比替定)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获得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接受铂类药物化疗期间或期后出现疾病进展的转移性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

自2020年6月起,Lurbinectedin已陆续在美国、阿联酋、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卡塔尔获得上市批准,并获得《欧洲肿瘤内科学术年会小细胞肺癌指南(2021版)》和《美国综合癌症网络小细胞肺癌指南(2022版)》推荐,广泛服务于多国患者。

2022年3月,Lurbinectedin在中国香港地区提交新药上市申请。2022年7月,得益于博鳌乐城“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Lurbinectedin获准引进海南博鳌乐城先行区,并于8月开出了首张处方。这意味着中国小细胞肺癌患者可获得与全球同步的创新治疗方案,用药可及性得到显著提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