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羊小暖。

再遇初恋,发现他/她过上了你理想中的生活,活成了你期待的那个样子,你会怎么办?

是默默地观望不打扰,还是精心设计,捕获人心?

不论是哪一种,都要当心,猎人不要成为了猎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年秋季,教培机构迎来地震,一夜间,市场培训销声匿迹。我失业了。

朋友介绍我去做家庭教师。第一次登门陈姓雇主家,陈太太迎接着,让阿姨倒茶,我环顾房间,这是一所联排复式小楼,孩子的房间在楼上。

我跟着陈太太上楼,刚到楼梯转弯处,冷不丁房门打开,出来一个男人,差点和我撞个满怀。抬头一看,我呆了,这不是我大学时的恋人陈和光吗?虽然十多年没见过面,但我仍一眼认出了他。

陈和光也愣住了,好在我反应快,转头询问:“这位是?”陈太太开口:“这是我先生,和光,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家庭教师,蓝可心老师。”

我微笑着伸出手:“打扰了,今后请多关照。”陈和光笑着握手,又迅速放开。

我上下打量,他褪去了学生时代的清瘦文弱,沉稳许多,身材结实,皮肤黧黑,是常年保持运动的结果。

漫不经心地看着房间,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怎么这么巧?跑来昔日恋人家工作,朋友事先没讲清楚,只介绍女主人情况,以后,这得多尴尬呀。

下楼聊课程,两个小孩需要补习中英文,听我说起从小学琴,考过英皇八级,陈太太又请我一并辅导孩子的钢琴。于是定好每周三节课,薪水周结。

谈妥了条件,我礼貌地告辞了。

回家我想了半天:去还是不去?做家庭教师意外遇见前男友,世界真的太小了。

陈和光是我大学校友,他学土木工程建造,而我在外语系,在学校的一次辩论比赛中,我们一见钟情。

大学恋爱两年,毕业时,陈和光在家庭安排下出国留学,我是独女,爸妈不希望走得太远,更别说出国了。

和大多数校园恋结局一样,毕业意味着分手。陈和光走了,起初,还收到他的消息,聊日本各种见闻,我也告诉他新工作新环境,后来消息渐渐稀少,大家都忙。

彼此都没提过分手,爱情败给了时间空间,无疾而终。

我遇到了后来的老公,结婚又离婚,带着女儿生活,一晃,15年时间过去了。

陈和光什么时候回国的?成家立业,有一双儿女,家住高档小区,看来生活得不错。朋友介绍,陈太太的公司做移民中介服务。

还没想出头绪,东方发白,天亮了。我打点早餐,催着女儿起床洗漱,女儿说,这个月的课外兴趣班要交费了。

送她上校车时,我决定: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还是接受这份工作吧,毕竟,日子比面子重要。

我开始到旧情人家里上课,说没有心理落差是假的,可生活,容不下所谓的自尊。

离婚时前夫留下一套老房子,厨卫老化,天花板一圈圈水渍,我计划卖掉旧房再添点钱,换一套新房,女儿大了,不能老和妈妈挤在一起,该有一个自己的空间。

大环境下努力赚钱是王道,陈太太开出的薪水丰厚,我只要做好分内工作,不理会其他就好了。

头天上课,房间静悄悄的,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他们英文基础不错,反而是中文,需要多花点时间辅导。

来了几次都没见到陈和光夫妻,只有阿姨每天接孩子回家,我暗暗松口气,他似乎在刻意回避,大家心照不宣。

这天下课刚要走,陈和光夫妻俩一起回来了。陈太热情邀请:“留下一起吃饭吧?一是感谢,这次考试孩子成绩有了提升,另外,还想请教一些问题。”

我本能地婉拒,和主人共进晚餐,还是前男友,这饭局,想想都不自在。但两个孩子跑过来一左一右拉着我的手,我推辞半天,禁不住孩子再三央求,只好坐下了。

饭桌上,陈太聊起准备移民去澳洲,问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提升孩子的中文水平。我想了想,抓起纸笔开列书单,阅读是捷径,再就是多练笔,任何语言的学习,都要靠时间累积。

陈太说不担心英文,移民澳洲后有语言环境。倒是中文,出去后恐怕没机会系统地学习,担心孩子会淡化。

我困惑:“将来您二位可以教呀,以二位的学历背景,教教中文简直太容易了。”

陈太笑笑没接话。我不明就里,见她笑容中有琢磨不清的意思,就不再多问,低头吃菜。突然感觉陈和光一直在悄悄观察我,刚想拿纸巾,他已递过来,我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坐针毡。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我急忙离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共进晚餐后,陈和光不时地出现,有时上课他回来了,有时候我到达,他已在家中。陈太相反,由于工作繁忙,孩子打电话叫她回家吃饭,答复经常是:你们先吃,妈妈晚一点。

经过上次的晚饭,陈和光开始挽留我,我礼貌地道谢,找各种理由拒绝。

我不想和过去发生连接。分手多年,大家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交浅言深,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语言显得多余,不如尽量关系简单。

在我又一次拒绝晚饭后,陈和光沉默一会儿提出:“那我送你一程吧,这里到地铁站还有段距离,上次我见你走了很远。”

他们家离地铁比较远,出小区时有时赶不及公交车,我会步行二十分钟。他可能见过我匆匆赶路,我不忍再推脱,点头答应了。

车程不过几分钟,这点时间,想来不会谈论深刻话题吧?我打定主意坐进后座,见陈和光开车很慢,频频从后视镜里抬眼打量我,似乎有话想说,他淡淡问:“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吧?”

我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稀松平常的一句话,在停顿半天后,鬼使神差,我忽然流下眼泪。心里诧异着:要哭也不该是我呀?当年是他先消失,我没追问。成年人的分手,不就是你不说我不问,默契地背道而驰吗。

很快到站了,陈和光停车递过纸巾,抽出一支摩尔烟,沉默地吸着,烟草的香味弥漫着,小小的空间有种说不清的味道,我惶惑起来,擦擦眼泪打开车门:“我走了。”

他回道:“后天见。”

后天是上课的日子,他记得这么清。

陈和光开始每次下课等着送我,断断续续地,我们了解彼此的近况。

他在日本八年一直做建筑设计,公司后来在上海开展业务,他希望孩子能在中国生活,就申请调过来。

妻子是留学打工时认识的,大女儿出生在日本,小儿子回国后出生,现在,他是水木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正在申请移民澳洲。大家的生活轨迹太不一样了,唯一连接,是共同的大学时代。

聊得多了,我有种错觉,好像从前的日子接续到了今天,中间的十几年光阴消失了,他还是那么温和有礼,而我,像回到二十岁出头。

我无法拒绝他开车相送,偶尔推辞,见他眼神失落,心里莫名地内疚。

只有回到家,摸着女儿柔软的长发,我才会惊觉:这是我真实的生活,人家的日子,人家的房子车子孩子,与我无关。

但人是种奇怪的生物,某些缺乏仪式未能完成的事情,会放在心里,遇到合适的时机,又沉渣泛起。我和陈和光之间,在日复一日的相送里,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次下雨,我正要头顶包袋冒雨冲出,他伸手阻止,从座位下抽出把伞,绕过车头拉开车门,一手环住肩膀,一手打伞送我进地铁。

扶梯下沉着,回头一望,他在目送。脑中忽然回放出大学校园,我们共一把雨伞,嘻嘻哈哈冲去食堂打饭的情景。

对这十分钟的车程,我开始有了期待依赖。

偶尔陈太回来,我以为陈和光不方便去送了,不想他坦然对太太道:我送送可心老师,公交车不大方便,然后拿起车钥匙等着。

我有点尴尬,当着太太,劳动人家先生送我?但陈太很客气,连连说:“应该的应该的。”

既然陈和光如此大方,说明心底磊落,平时他经常相送,如果太太在场就不送了,倒显得小家子气,这么一想,我也坦然。

在车里,我无意说起女儿想换一所好点的学校,因为户口不在片区,要交择校费。

过了几天我下车时,陈和光递过一个信封,我疑惑着打开,里面有5000块钱。顿时飞红了脸,我手足无措:“这是做什么?”陈和光急急解释:“其实早该去看看孩子了,你就把我当作一个老朋友,教孩子那么上心,我应该感谢你。”

我说:“费心教课是分内的事,你太太付过薪水了,不用再额外给。”

他眼睛诚恳地望过来:“真的就只是一点心意,请收下吧,不要和我分那么清。”

不要和我分那么清,这话太让人浮想联翩了。我心乱了,眼前的男人,拿他怎么办?收下钱,明摆着关系往不明确的方向发展,不收,如何想个妥当的法子还回去,又不伤男人自尊?

我设想过和陈和光旧梦重温,前提是他离婚单身,我不可能做“小三”,这是底线。所以这笔钱,不好随便接受。

想了好久,我精心挑选了一款泰式银雕打火机,样式古朴,虽然没有5000块那么贵,但作为回赠,总算还了陈和光的人情。

看到包装盒里精致的礼品,陈和光嘴角往上弯,眼里藏不住笑意,一边说着:“太客气了太见外了。”一边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小孩子见到礼物才忍不住开心,这一点,他竟然不加掩饰。

但当我在陈和光家,发现这个礼盒被公开放在餐桌上时,大吃一惊。

原以为他私底下使用,没想到无所顾忌,假如他对陈太说起礼物来历……,忽然想起开车送我时他那份坦然,感觉无地自容。

为什么把礼物放在显眼位置?我不能问,一问就显着自己可笑:希望他把礼物藏起不露?那不是证明我有不可出口的心思?不能公开的事情,都是私密。

陈和光的做派令人费解,我越想越怕:难道他们夫妻关系彼此透明?以我平日观察,好像两人并不亲密,要不,就是谎说礼物来历?

无论哪种情况,自己以后都要小心,除非不想在这儿做了。就算我对陈和光余情未了,但他有家庭,我有孩子,成年人的那点感情,夜晚心头想千遍,天明起来卖豆腐。

想当年他放弃我,我尚能让往事随风,今天,重蹈覆辙的事不能做。

正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份工继续下去,两个孩子却告诉我,爸爸妈妈吵架了,我心里一紧:为什么?

孩子学得活灵活现:“爸爸发脾气,说妈妈拿钱开公司全亏了。”又问我,“老师,你说他们会离婚吗?”

我震惊:“离婚?谁要离婚?”

这对看去无比般配的夫妇,背后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家庭场景温情脉脉,精致的面纱下,是千疮百孔的生活,难怪陈太总是忙,这个家,好像男女主人调换了位置。

隔天,车子停在地铁口,陈和光心事重重,半晌,他没头没脑冒出一句:“可心,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脑中轰然作响,以我39年的人生阅历,男人这么问,就是在隐晦表达求婚意愿了。可是,这打哪儿说起?仓促间我答不出话,迸出一句:“出什么事了?”

未完待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产精英初恋对象,家境优渥,人也自律干净,这样标致的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向往的存在。

当这样的人对自己伸出橄榄枝,谁能不心动呢。

可是,故事的标题已经点出了后面的转折:圈套。

疑惑吗?为什么这样一个优秀的人,要煞费苦心地给初恋设计圈套?

周四我们来揭开谜底。

配图 | @casandrabanuelos

投稿邮箱 | xiaonuangushi@163.com

版权声明 | 本文系“晚安,羊小暖”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期待您的点赞+在看+留言

帮增加公号权重,避免因误删断更。

小暖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