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传言,石家庄自11月14日起放开多项疫情防控措施,包括商场恢复营业、取消全员核酸,不再查验核酸时间等,并由此引发部分学生不敢返校、部分员工不敢上班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们惊呼:

石家庄是不是要成为第一个全面放开的试点城市?!

其实,这纯属过度解读。

首先,石家庄并没有全部取消疫情防控措施,只是忠实执行了国家卫健委上周颁布的优化疫情防控“二十条”政策,没有任何超出政策的内容。然后,且不说目前国家没有选取试点城市的计划,即便有也不可能选择石家庄的,理由后面详细说。

层层加码回归科学精准的不适应

根据11月14日中午的查询结果显示,石家庄市前日新增感染者544名,现有高风险区479个,高风险区均划定在单元、楼栋范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此可见,石家庄仍在对感染者以及密切接触者进行管控,不存在完全放开疫情防控措施的情况。

石家庄市民所反映的撤销了全员核酸检测点,不再查验核酸时间、商场恢复营业、学校恢复上课等情况属实,但这些都是在落实国家最新发布的疫情政策。

根据优化疫情防控“二十条”的规定,不得随意以行政区为单位开展全员核酸。石家庄虽然当前存在单日三位数的新增感染,但传播链条较为清晰,传播风险可控,因此只需要对高风险区内的密切接触者以及重点领域从业者开展核酸检测即可。

撤销全员核酸检测点是在纠正此前的加码,而不是先行一步主动放开。相应的,不做全员核酸了,当然也不再查24小时、48小时核酸。

实际上,不止是石家庄,11月14日起,国内多个现有感染者的城市都已官宣或实际上取消全员核酸检测。石家庄只是因为新增数相对较多所以让当地居民感到意外。

再说商场恢复营业和学校恢复上课,这也是落实“二十条”的规定。最新国家政策规定,除了高风险区外,其他都是低风险区和常态防控区,原本就应该恢复商业经营场所,恢复线下教学,石家庄的做法一点毛病没有。

而且,别说是新增感染者在三位数的石家庄,就连每日新增四位数的广州,也有的区一直没有关闭商场运营,就连广州疫情核心的海珠区也恢复了几个街道的生活秩序。

石家庄市民之所以感到不适应,还要归功于这座城市长期以来自我加码、自我加压的防控措施。当地居民已经适应了一例新增就全城静默、全市停课,甚至没有新增病例都全员核酸的做法,这下突然在国家要求下恢复科学精准防控,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医学上管这种情况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就算试点也不可能选择石家庄

实际上,石家庄这座城市不仅没有全面放开疫情防控,也不可能成为相关试点城市。有三点理由:

第一,石家庄离首都北京太近了。石家庄进京不到300公里路程,开车往返都不用途中加油,两地人员往来也极为频繁。这也是此前石家庄疫情防控多次自行加码的原因所在,也就是“环京圈”肩负着守卫首都疫情防控的责任。

所以,即便考虑放开疫情防控的试点,也不可能选择距离首都北京这么近的石家庄。

第二,石家庄所在的河北属于平原地区,陆路和铁路交通四通八达,没有任何天险可以凭恃,也没有任何交通大动脉可以一掐就灵。如果选择石家庄作为试点城市,感染者很容易会向外扩散,实际上就等于选择了整个河北省、甚至整个华北平原作为试点,北京也自然包括在内。这也就失去了试点的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石家庄是铁路枢纽城市

假如真要选择放开疫情管控的试点城市,肯定会优先选择海南、西北、西南等地区的城市,因为这些地方相对比较容易通过交通管制来隔绝外界交流,人口规模也相对没那么大。一方面,试点的风险相对较小,另一方面,即便试点不成功的情况下还有回头路可走。

所以,即便考虑放开疫情防控的试点,也不可能选择地处平原人口稠密交通发达的石家庄。

第三,此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明确表态过,不存在所谓放开疫情的试点城市,会坚持全国一盘棋,统筹疫情防控工作。

所以,当前也不存在放开疫情的试点。

希望石家庄市民客观面对科学精准防疫政策的落实,没必要给恐慌自我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