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那年美美

本文纯属原创,感谢评论与转发!

『【美美谈情感】,每天趣谈人物,社会,热点等情感新鲜事。在这里,有故事、有观点,有逻辑、有深度,期待您的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因为美貌,得到了命运的青睐。

而有人却因为美貌,遭受了无妄之灾。

是的,我说的,就是内蒙呼和浩特市某局女副局长李少莉。

“一个公务员,出席疫情发布会这种庄严场合,竟然浓妆艳抹,医美痕迹重重。”

“一个攀爬到副局长位置的女官员,发言竟然还要用手指着稿件读,而且还读得磕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被要求艰苦朴素的人民的公仆,竟然在疫情当下这样艰难的时刻,穿金戴银,各种奢侈品傍身。”

这些,都是事发这几天以来,老百姓对李少莉普遍存在的意见。

各种吐槽,指责,愤懑的情绪,可以说是满天飞

李少莉也因此被人绑在耻辱柱上,严厉鞭打,接受大家的批斗。

直到一周过去,她的“点读事件”,依然在全网持续发酵。

随着网友们对她的各种扒拉与深挖,她身上的疑点,也越来越多

对于她,说真的,我也很难说是欣赏,是赞美,还是深恶痛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怎么看她,在JW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没有一个非黑即白的明确态度,这要看从哪个角度去评判

所以,就算是一个观望的态度吧

不过,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她身上被网友们抠出来的疑点,可谓是越来越多

无数个“为什么”,始终萦绕在人们的脑海里。

细细总结起来,最明显的,莫过于这三个

李少莉的人生,可以说是弯道超车,平步青云。

这不免让人怀疑。

关于这个,我还特意去查了她的履历。

最后发现,履历好像并不能说明问题。

李少莉在1984年,就去了内蒙一家古棉纺织厂,当了一名普通女工

那一年,她才16岁。

虽然工作稳定,每天按部就班,但天生爱折腾不甘于现状的李少莉,并没有像其他女工那样,下了班就在宿舍里睡觉,或者谈恋爱。

而是报名了呼市卫生局的中医学习班,在里面学医

这一学,就是6年。

就是这个中医基础,让她又被命运宠幸了一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0年,在纺织厂工作了7年的李少莉,被选进了呼和浩特市中蒙医院工作

工作期间,她如法炮制在纺织厂边工作边学习的经验,在1996年,又报读了内蒙医学院中医专业大专班

在医学这个领域扎实基础,努力深耕,是她的梦想。

大专毕业后,李少莉继续留在呼和浩特中蒙医院工作。

由于个人能力强,工作表现突出,在2003年,她又被上调到卫生局工作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就顺理成章了。

后来,在卫生局工作期间,她又报读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法学专业

可能这个学历,也为她日后的晋升,助添了不少砖瓦。

从副科到正科,再到副处,她先后用了14年的时间

不过很多人难以理解一点,那就是为什么她在卫生局工作,一直学医,突然想到去报读法律?

我个人认为,读法律是处在专升本期间。如果本科选择继续读医,就意味着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毕业。

这就要看她当下的需求是什么,如果是想长期扎根在卫生系统,想继续在医学上深造,那肯定选择学医。

如果只是想提升学历,那只要不选择医学专业,选择其他任意专业都很正常

对于她的年龄,说实话,一直是个谜

网上有两个版本,一个是1966年,一个是1968年。

在“点读事件”曝光后,她在网上的年龄,突然从1966年改到了1968年

而她履历上呈现出来的年龄,也是按1968年算的。

那问题来了,这个年龄为什么要改呢?

而且早不改晚不改,偏偏在这个敏感时候改?

对此,我认为这种现象比较普遍,改年龄一事,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

那个年代,很多人为了早点上学,早点接替家里人的班,或者报考某个学历层次,都或多或少会去考虑改年龄。

有网友说,他出生在10月份,当时读书要求满8岁,后来家人给他去派出所把年龄改小了2岁。

还有人说,他是1965年的,6岁上学,1981年上班,也改过年龄。

看来,在李少莉所在的60年代,修改年龄可能真的很普遍。

至于为什么要改,那就不得而知了。

老实说,直到看完前面这两个疑点,我对她仍然是持观望态度的

毕竟,在调查结果未出来之前,我们不知全貌的,所以不予置评。

可当我看到一张图片,我的态度,不免有些动摇了

为什么呢?

我一直在想,李少莉是在后台分管行政审批的,并不是走到一线,来直接面对疫情和防控的。

为什么在内蒙的疫情新闻发布会上,她会被推上发言人的位置呢?

而且大家还拿她的“点读事件“,“业务能力不足”等噱头,来跟一直扎根在卫生系统疾控中心、专门负责做疫情防控的发言人张颖来比。

张颖是疾控中心副主任,专门管理疫情防控的,所以她对疫情防控政策非常熟悉,了如指掌。

能够脱稿发言,对答如流,也是她的职责所在。

但李少莉不一样,她是分管药品审批的,对于疫情防控不是那么熟悉。

加上也不是她自己写的稿子,所以才会有“点读机”这么一出。

两个人分管的领域完全不同,专业也不同,那她又为什么会坐在本该疾控中心的人坐的发言人位置上呢?

讲真,看到这张和张颖对比的图片,我似乎对她的质疑有些动摇了

原来,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在某种意义上,事情很可能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有没有这样去设想过,没准她真是那个早就被人盯上的对象呢?

毕竟,办公室权谋之争,不见血腥,不见硝烟,却招招致命。

更何况,无论在职场还是官场,套路和陷害,已是面向所有人公开的秘密

这么想来,我倒有点同情她了。

但不论怎样,李少莉现在是被调查对象,那就拭目以待JW的调查结果吧。

还是那句话: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