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羊小暖。

从小,哥哥姐姐就不免要扮演半个家长的角色,管教调皮的弟弟,照顾柔弱的妹妹,帮父母承担家庭的压力和担子。

今天故事里的这位“哥哥”,正是长辈口中,挑不出错的“哥哥该有的样子”。

有他,是这个家庭的幸运,但有这个家的他自己,是不是幸运呢……

随着一声门响,肖红侧耳倾听,门外的脚步声慢慢消失之后,她那砰砰狂跳的小心脏才慢慢平息下来。

就在刚才,大伯子周元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地跟她说,反正他俩现在都是单身,不如凑到一起过,这样浩浩也能有个完整的家,他会把浩浩当成亲生的来疼,不,比亲儿子还亲,希望肖红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他就像偷情被抓了包一样,转身仓皇而逃。

平心而论,肖红对这个大伯子印象不差,也知道他对她和儿子是真心的好,人品更是好得挑不出毛病。

如果选择让他给浩浩当爹,肖红敢保证,他对浩浩肯定会好过任何一个男人。

肖红莫名地就有了一丝心动,脸上心里都火辣辣地滚烫。

但她又很快冷静下来,暗地里骂着自己的绝情和冷酷,老公周阳刚刚去世不到半年,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当年她跟周阳也是自由恋爱,曾有过那么多美好的过往,如今他尸骨未寒,她就移情别恋他的亲哥哥,这让亲戚朋友以及周阳的同学同事知道了会怎么看她?她还怎么有脸见人?

更重要的是,她也逃不过自己的良心,她觉得无论嫁给谁,这么快就走入下一段感情,都是对他们爱情的亵渎。

周阳刚刚离开半年,如果仅仅半年就埋葬了他们五年的感情,她自己心里都过不去这个坎。

肖红暗下决心,如果周元不再提起此事,她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她还把他当成她的亲大哥,孩子的亲大伯。

如果他再提,她就要不留情面地拒绝他,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否则,他们连亲戚也做不成。

下了这个决心后,肖红的心稍微有了些安慰,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告慰周阳的在天之灵,祭奠他们的爱情。

但不免又生出些许遗憾。

周阳已经走了,她还年轻,总要过自己的生活。

肖红刚跟周阳谈恋爱那会儿,就知道他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大哥。

周元大周阳四岁,从小就是周阳的保护神,帮他打架保护他不被欺负自不必说,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周元从来不舍得吃一口,全部留给周阳。

家里大大小小的活,周元也全都包了,从不让周阳染指半分,有时候周阳过意不去想要伸把手,周元就面带怒色训斥他:“读你的书去,有你什么事。”

别人家都是弟弟捡哥哥的衣服穿,可他家却反着来。小时候,周元都捡亲戚的衣服穿,省下钱来让父母给周阳买新衣服。等到两个人身高差不多了,周元穿的都是周阳淘汰下来的旧衣服。

对父母,周元也是孝顺得没得说,用周阳的话来讲,甚至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他从来没有忤逆过父母,不管父母说什么,他都是遵照执行。

肖红听周阳说过,周元曾经有过一个初恋女友,因为母亲看不上极力反对,周元就跟初恋分手了。

一直到肖红跟周阳结婚,周元仍单着。

对于“周元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哥”的说法,肖红绝对认同。

肖红结婚时,肖家父母执意要买婚房,要求两家各出一半首付,贷款小两口还,房产证上写小两口名字。

周家拿不出这么多钱,周元二话没说就把自己攒的钱全都拿了出来,并且执意不让周阳打欠条,说自家兄弟,打欠条的话跟外人有什么区别。

新房装修时,周元又陆陆续续补贴了他们好几个月工资。

对这个大哥,肖红除了感激,还有一种深深的敬仰,天底下没有几个大哥能像他这么有格局。

肖红暗下决心,等过几年他们缓过劲了,到周元结婚的时候,他们一定也伸把手,帮周元成个家。

可没等周元有对象,周阳却突然半夜突发心梗撒手人寰。彼时,她跟周阳刚刚结婚三年,儿子浩浩才两岁多一点。

周阳去世后,周元更是把他这个好大哥的作用发挥到极致,一有空就来看浩浩,零食玩具一买就是几大包,临走还悄悄给肖红放一些现金。

肖红知道,他是害怕她难堪,所以用现金代替了转账。

心里不由对周元的感激和敬仰又多了几分。

可肖红万万没有想到,周阳刚走半年,今天周元竟然会跟她提那样的要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上,肖红辗转难眠。

她在考虑如果周元问她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她该怎么回答。

如果不留情面地拒绝,她怕伤了这样一个好大哥的心。

但如果婉转矜持些,又害怕让他误会她在欲拒还迎,到时候闹得不好收场。

两者都是她不想也不愿意看到的。

好在,一周过去了,周元没有再来,也没有再问肖红那件让她尴尬的事。

肖红也没有回复他,她想这样也好,没有态度就是她的态度,希望周元能够明白。

肖红决定,以后还是跟周元保持一定距离为好,没有了周阳的婆家,尽量少去。

很快到了清明节,肖红要带上浩浩去给周阳上坟。

婆婆打电话过来,哽咽着说要肖红等一下周元,他开车去接他们母子,一起去给周阳上坟。

面对还沉浸在丧子悲痛里的老母亲,肖红所有拒绝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

周元是周阳的亲大哥,只要她还在这个家,即使再尴尬,她也不得不面对,躲避不是办法。

到了墓地,看到照片上周阳年轻英俊的脸庞,肖红又一次泪如雨下。

回来的路上,周元再次提起上次的话题:“我,我上次给你说的,你好好考虑一下,没有谁比我更合适给浩浩当爸……”

肖红张了张嘴,刚要拒绝,就被周元抢了话头:“你不要急着回答我,这事不急,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再回答我。”

周元开着车直接回了婆婆家。

吃完午饭,本来肖红想带着浩浩回自己家,却被婆婆叫到了房间。

婆婆拉着肖红的手,话还未说出口,却先红了眼眶:“红啊,这阳阳都走了半年多了,下一步你打算咋办,能不能跟妈妈说说?”

一阵心酸在肖红心头弥漫开来,眼前婆婆的脸也变得有些模糊:“妈,这事儿我现在不想说,周阳刚走,我不想这么快就……”

“红啊,人还是得往前看,浩浩还这么小,总得顾活人不是,还是要往前走一步……”

肖红心里一暖,婆婆这么开明,如果这么快再嫁,更让她觉得惭愧。

可婆婆话锋一转,吓了肖红一跳:“你要是不嫌弃,考虑一下你大哥,他对浩浩,可比任何人都真心。”

肖红刚想拒绝,却又被婆婆抢先道:“妈知道你心里过不去这个坎,你也不要急着拒绝,先跟你哥慢慢处着看,自己心里克服了就不是什么事,你也知道,你哥可是世上少有的好男人。”

婆婆把话说到这份上,肖红任何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回去的路上,肖红突然就想通了,想按婆婆说的,试一试。

生活太难太苦,周阳才走半年,她就觉得心被掏空了一大半。

收入锐减不说,家里水龙头坏了,马桶堵了,搬个纯净水,换个煤气罐,这些需要男人干的活,她招呼一声,周元准能第一时间赶到。

她想象不出来,如果不是周元,她该如何拉下脸求别人。

现在周元单身还好说,如果以后他成了家,还能这样兼顾着她吗?

特别是那次半夜浩浩发烧,周元抱起他就往医院跑,到了医院,他又抱着孩子楼上楼下地做各种检查,掏心掏肺不遗余力,最后连钱都是他出的。

这要换了别的男人,能做到吗?

以前,肖红害怕婆家人不理解,怕别人说闲话,现在这个事既然由婆婆提出来了,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只要公婆赞成,别人再说什么都对她造不成什么实质性伤害。

打定了主意,家里再有什么活,肖红都不外气地打电话叫周元来,并且事先准备好他爱吃的饭菜。

干完活,肖红会留周元吃饭,顺便谈论一下浩浩的生活趣事。

虽然,他俩都没有再提起那个尴尬的话题,但彼此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不拒绝不逃避,就是同意和接纳。

肖红暗自告诉自己,就这样吧,她已经习惯了有周元的日子,婆婆跟周元说得都对,没有谁比他更适合给浩浩当爸。

只等熬过了这尴尬的过渡期,肖红就准备敞开心扉,接受周元,她相信,如果周阳在天有灵,也会祝福她。

可肖红怎么也没有想到,打脸的一天来得如此快。

这一天,肖红突然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说想找她谈谈。

见面后,女人告诉肖红,她是周元的女朋友,因为肖红,周元要跟她分手。

这巨大的信息量把肖红砸蒙了,她一下僵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

周元几时有了女朋友,她怎么不知道,难不成她一不小心成了小三?

震惊和耻辱一同包裹了肖红,她窘得恨不得遁地而逃。

女人继续说道:“本来,他已经答应我要带我见家长,可他弟弟突然死了,就把这事给耽误了,后来他就开始疏远我,我还以为是因为他弟弟的事他没心情,再后来他就跟我提了分手,我不同意他就拉黑了我,我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想跟你结婚……”

肖红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长到三十岁,她还从来没被这么羞辱过。

可面对女人满脸的哀伤,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毕竟,周元真的是因为她才选择跟女人分手的。

接着,女人又向她抛出了一个她闻所未闻的大瓜,惊得肖红简直要怀疑人生。

原来,周元并不是周阳的亲哥哥,他是周家在周阳两岁时收养的孤儿。

周父的一个战友得了癌症,而之前他的妻子也已去世,战友跟周父有很深的交情,临终前把周元托付给了周父。

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周元,从小就觉得自己欠了周家莫大的恩情,身不由己地给自己套上了要用一生去报答周家养育之恩的桎梏。

因此,才有了那样一个好哥哥好儿子。

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执念,让他自己也痛苦不堪,但又无法摆脱。

所以才会跟自己的女朋友诉苦。

周元的初恋,也是因为周母的强烈反对无疾而终。因为周母害怕周元先结婚,周父掏空家底后影响周阳的婚事。

肖红跟周阳结婚买房时,周母故意隐瞒了积蓄,目的就是想让周阳出一部分钱。

这些,是周父周母吵架时不小心说出来被周元听到的。

生性懦弱的周元只能默默接受,父母养大了他,他报答他们也是应该的。

周阳去世后,周母害怕肖红带着浩浩改嫁,也害怕周阳生前的房产落入他人之手,更害怕浩浩改姓喊别人爹,所以就唆使周元去追肖红,这样财产就不会落入外人之手,浩浩就还是她的亲孙子。

而逆来顺受的周元竟然答应了,宁愿辜负女友的深情也不愿忤逆周母。

肖红被触动了,她从来不知道,那样一个把一腔热血都毫无保留地给了家里每一个人的好大哥,原来有这样令人心酸的背景。

周元为了别人的岁月静好,一直在负重前行。

女人擦了擦眼泪:“我知道,这事不怪你,你不知道周元跟我的事,可我都三十多了,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合适的人,我不想失去他,他没勇气说,只能我来说了。无论结局是什么,我都能接受。”

肖红告诉女人,让她尽管放心,周元娶不娶她她不敢保证,但她可以保证,她肖红永远也不会做他们婚姻的绊脚石。

为了周元,也是为了她自己。

这种报恩式的婚姻,她不愿要也要不起。

肖红卖了房子,把当初买房和装修时周元出的钱全部转给了他。

并且附言,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跟他撇清关系,而是为了他们都能更好地生活。

他也无需再把自己绑附在养育之恩里,周家将他养大,只能是恩情,不应该成为枷锁。

如果这份恩情从一开始就带有功利性和目的性,那么,也不值得他以牺牲一辈子的幸福为代价。

肖红带着浩浩回了娘家,母亲答应帮她带孩子,她会找一份工作,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把浩浩养大。

至于人生的下一站,就交给命运吧。

周元,永远是她的亲大哥,浩浩的亲大伯。

这也许是另一种圆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懂事的孩子当家早,讨人喜欢,受人夸赞,却总是被忽略需求的那一个。

还好,周元是幸运的,前半生的成长打下了善良的底子,后半生,有真心实意的爱人来替他打伞。

愿每一分善良都有回音和延续。

配图 | @casandrabanuelos

投稿邮箱 | xiaonuangushi@163.com

版权声明 | 本文系“晚安,羊小暖”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期待您的点赞+在看+留言

帮增加公号权重,避免因误删断更。

小暖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