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海洋,我们还有很多不懂!

赶海,是在退潮时走近大海。

保护,是在“涨潮”时走向大众。

海口、文昌、琼海……国庆期间,海南多地海滩迎来“赶海”热潮,到处形成“人比海产品多”的景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海南广播电视总台

赶海:体验与争议

关于“赶海”的讨论并不鲜见。近几年,随着短视频的兴起,看别人“云赶海”成为了一种风尚,甚至被认为是能帮助现代都市人“体验另一种生活”的解压良药。赶着热潮,或是被激发了兴趣,也有一些人不满足于“云赶海”,更想自己体验一番。看多了“假赶海”和“摆拍”,大家都希望得到更真实的体验;有人追求“更多、更大”;有人则追求更新奇,甚至不乏猎奇的体验。

有赶海博主展示一只波士顿龙虾(美洲螯龙虾,Homarus americanus)被质疑造假,在本土海域投放外来物种还有造成生物入侵的危险,图源网络

许多人还会效仿赶海视频中一些所谓的“小妙招”,用上各种方法采捕小海鲜们,但是有些做法并不可取。例如过多地使用食盐捕捉蛏子,会造成局部地区的盐分超标,不仅会对蛏子繁殖造成影响,还可能“误伤”其它生物邻居,进而影响当地生态环境。

关注:思考赶海的多元视角

那什么样的“赶海”活动是“生态友好”的呢? 为此,多家海南在地环保公益机构、研学机构联合举办了一场 “生态赶海” 倡议讨论会。讨论赶海“为什么火”的同时,更关注赶海活动的多面影响,并共同探索推广“生态赶海”的可能性,最终提出“生态赶海”行动倡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讨论起哪些赶海行为是“生态友好”的,摄影:谢方铤

发现人与海的联系,是我们思考问题的起点。

起初,人们只是为了适应所处的滨海环境,在退潮后,到海岸的滩涂和礁石上打捞或采集贝、螺等海产品为食。渐渐地,这种习惯与相关的技巧,就被固化成名为“赶海”的生存之道。“过去,最厉害的渔婆可以靠赶海挖螺养活一家人呢。”在海南沿海的渔村,我们常常听村里人如此说。因此,使用传统手工方式的“赶海”往往凝结着本地的渔民智慧,成为沿海渔村民俗文化的一部分。我们也不难理解,一片宁静而有生机的海,对生计渔民来说,就是如家园般需要被守护的

平缓的会文湿地,这里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摄影:陶兴

然而,不管是以采捕海鲜还是自然观察为目的,众多赶海者的涌入——对滩涂的踩踏或对环境的干扰(如肆意翻动礁石)将有可能破坏许多生物的栖息地,甚至直接伤害珊瑚、鲎等保护物种。尽管赶海的时候,大家会主要盯着一些可食用的生物,但如果采捕过量,除了威胁部分物种本身的存续,相关食物链上下级的其他生物也会受影响,进而破坏当地生态平衡,损害海洋生物多样性。

“潜伏”在沙滩中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圆尾蝎鲎(Carcinoscorpius rotundicauda)

摄影:陶兴

相应地,一些大面积、人群过度聚集的赶海娱乐活动,可能会与当地渔村的生计赶海活动形成竞争关系,引起矛盾与冲突。“人太多了,我们能抓的就少了。而且他们有些人不会抓,大的小的都一齐抓了。”村民不无抱怨。

而赶海活动中可能产生的垃圾,既污染环境,也会增加社区处理垃圾的负担。如果活动组织者/参与者缺乏对自然环境的正确认识,在人与人之间则会传递不科学的观念,扩大相关活动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对组织者/参与者自己来说,在不熟悉的环境中活动,也有一定的人身安全风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左:赶海者在海滩留下的垃圾;

右:可能给人带来危险的“离岸流”,

图源水印

倡议:想象“生态赶海”的可能性

如何“生态友好”,首要考虑的就是如何保持当地生态系统的平衡。除了“少拿多看”,在拾捡生物的大小规格上,应“抓大放小”,避免影响物种繁殖。此外,选择赶海工具也应慎重,更提倡徒手捡螺贝,将对滩涂生态的影响降至最小。若误抓保护动物,务必及时放归。

保护生境,也很重要。在滩涂湿地里,一块石头本身也是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被翻动后可能会直接影响附着其上的生物的命运,应将它们复归原位。在我国的《海洋环境保护法》中,对“海洋环境污染损害”的定义,是指 直接或者间接地把物质或者能量引入海洋环境,产生损害海洋生物资源、危害人体健康、妨害渔业和海上其他合法活动、损害海水使用素质和减损环境质量等有害影响。 不管是抓海鲜用的盐,活动产生的垃圾,还是身上涂抹的防晒霜,在赶海的过程中,大家可以尝试尽量不留下痕迹;若踏上归途,可以力所能及地把垃圾、废弃网具等不应属于那里的东西带走。

会文湿地,栖息在石缝中的黄宝螺(Monetaria moneta)

和它的卵(图右下方),摄影:林树浩

实际上,“赶海”依然是个让大家喜闻乐见的休闲活动,更是许多地方的人们赖以为生的生计劳动,也是观察了解自然,接受科普教育的绝佳方式。大家赶的是在海潮退去的短暂窗口,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赶的是可食用的海鲜那让人一饱口福的鲜活时刻,而不是“赶尽杀绝”。

一旦赶走了滩涂湿地的生机与活力,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将是巨大的损失。大家要尊重这一活动的价值,尊重传统智慧,但前提是要尊重自然,尊重生命——那么,如何找到生态、生活、生计之间的平衡?有哪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建议做呢?

我们试着做出回答——

与会机构在此联合提出 十条“生态赶海”行动倡议 :

注意安全

★ 了解当地海况、潮汐,安全赶海;

爱护环境

★ 带走自己的垃圾, 主动捡拾废弃渔 网等海洋塑料垃圾;

★ 提倡物理防晒手段 (穿长袖、戴帽子), 减少使用防晒霜;

保护海洋

★ 以自然观察、拍摄为主, 尽量不伤害 海 洋生物;

★ 轻翻石头,将翻动的礁石等复归原位;

★ 不带走鲎、虎斑宝贝等保护生物;

★ 不使用化学制剂(食用盐)、 电 以及电动工具;

★ 在海草生长区, 不使用钉耙等工具伤害海草;

★ 不扎堆赶海, 留给海洋休养生息的时间;

尊重社区

★ 尊重当地社区民俗文化, 不打扰社区 生活。

漫步海岸,看着小巧精致的玉螺在粼粼水波中滑过沙滩,晶莹可爱。有着独特视觉感官的“活化石”——鲎,能比人类更敏锐地感知到每天的夕阳。活着的珊瑚,摇曳生姿,是海中最绚丽的风景,更滋养着无数其他海洋生物。

或许,大家只是在与生物邻居们共享着同样的沙滩、阳光与海。而要找到使人与环境都能受益的解决方案从来不易。从关注与思考开始,你愿意与我们共同探索“生态赶海”的未来吗?愿我们一起行动,以无伤害性的体验、观察代替采捕,守护共同的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参加工作坊的各机构代表合影,摄影:谢方铤

▎联合发起机构:

海南观鸟会

海南智渔可持续科技发展研究中心

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

镜湖芬芳书院

海南松鼠学堂自然教育工作室

COWOC吾岛吾学

▎参加机构:

阿拉善SEE自贸岛项目中心

COWOC吾岛吾学

海南松鼠学 堂 自然教育工作室

海南趣玩部落

海南开车鱼生态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海南观鸟会

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

海南智渔可持续科技发展研究中心

镜湖芬芳书院

青青虫跨文化教育工作室

蜗牛居

小果实森林之家

注:以上排序不分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