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28日,发生了两起跟上海有关的新闻。

一起全国关注,江浙沪三地政府联合发布《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调规划》 (文末有详细解读) ;

另一起相对低调,长三角首条跨省(市)快速市域铁路——沪平盐城际铁路浙江段开工。

前者关乎上海与周边城市的整合,后者则涉及环沪小城的“大上海梦”。

就像北三县做梦都想并入北京一样,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听说上海“想要”紧挨着它的嘉善、平湖甚至整个嘉兴。当时还盼望上海的动作快点,最好能赶在我高考前,这样分数线一降,复交同师就不再是梦了。结果发现,这希望本身就是黄粱一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没能成为上海人,但接轨大上海,却是这座江南小城几代人的梦想。而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推进,上海大都市圈规划的出炉,沪嘉同城似乎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

但与此同时,嘉兴人对于上海的心态,却在时光之河的冲刷下,一点点发生着可能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细微变化。从仰慕到平视,从急迫到淡定,化用一句广告语:

上海虽好,但也无需贪恋。

01

老妈至今记得,17岁带上上海牌手表时的那种喜悦感,仿佛一场通往成年的加冕仪式。

那是1975年,高中毕业的她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根据当时的政策,政府给每个知识青年发放了120元的安家费。拿到钱后,老妈一分不留,转头就去买了块当时最Fashion的上海牌手表。可见在“月光”这件事上,每一代追求时髦的青年都是一样一样的。

下乡的岁月虽然清贫,倒也无忧,唯一在老妈身上留下的烙印,就是常年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偷看《一只绣花鞋》《第二次握手》等手抄本,把眼睛看坏了。所以1979年,当她结束知青生涯,返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由外公领着去上海茂昌眼镜店,配了人生的第一副眼镜。

今天的年轻人可能很难理解,怎么配一副眼镜还要大老远坐火车从嘉兴赶去上海?但当年的情况就是这样。虽然两地相距不过七八十公里,但很多东西在上海和在嘉兴,不仅是好和差的区别,甚至可能是有和无的关系。这跟现在一些有钱人动辄飞去意大利定制男装,跑到法国选购红酒,看上去有点类似,但其实又截然不同。

不只是眼镜,当时小到花牌女鞋、的确良衬衫、百雀羚面霜,大到凤凰牌永久牌自行车、蜜蜂牌缝纫机、飞跃牌电视机,上海几乎包揽了中国人日常生活用度所需的一切。同时,上海也是那个年代无数江南小城青年了解外部世界、感受流行风尚唯一的窗口。

所以每到周日(1995年5月1日前中国一直执行单休制),嘉兴火车站的候车厅里都能看到不少排队等着前去上海逛街、购物、走亲戚、领世面的年轻人。

对了,那年月家里有门上海亲戚是件非常有面子的事。虽然彼此平常走动并不很勤,而且鉴于彼时上海人均不到5平米的逼仄居住条件,哪怕真去串门,留宿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但人们还是爱将“礼拜天到上海亲眷窝里厢去白相(玩)”挂在嘴上。

很多年后,家里的老房子拆迁,收拾东西时,我翻出一件已经掉毛了的狸猫皮大衣,老妈只看了眼,就立马报出其身世:“这是1986年,某某的女儿带我在上海淮海路上著名的‘淮国旧’买的,要240元呢,几乎花去了小半年的工资。可惜没能留下一张穿这件衣服的照片。”

好在后来我在家庭的相册里,找到了一张老妈穿着同样购自上海百货公司的皮衣,站在外滩边的靓照,才总算填补了她的遗憾。

呵,这就是属于80年代新一辈的青春记忆。记忆深处遮掩不住的,是大上海的无限魅力。这魅力,不要说对升斗小民,即便是49年后转去香港的那批富商名流,同样难以忘怀,以至于只能通过小说、电影反复咀嚼回忆。放眼神州,哪怕是苏杭这样的人间天堂,也没有这此般城市魔力。

难怪,上海被称作魔都。

02

到我有记忆的时候,经过八九十年代江浙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以及上海的产业转型,日用商品领域的上海印迹,虽然还有不少,比如我们小孩子吃的可可雪糕、光明牌冰砖等冷饮,都是上海益民食品厂生产的,但相比父母那一辈,已经淡了很多。

不过上海的影响,依然无处不在。

尽管身在浙江,但印象中,小时候几乎就没收听、收看过省里电台、电视台的节目,脑海中清一色全是上海的频道和台标。尤其是上海教育电视台的那片绿叶,虽然自有线电视普及、天线被淘汰以后便再也搜不到了,但至今难忘。

记得那时候,每到周六晚上,老妈雷打不动必看倪琳主持的《相约星期六》。而与其搭档男主持人,从吕凉、崔杰,看到程雷、朱桢,直至最后的停播,几乎是期期不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档“Since1998”的相亲交友类节目,可能是国内最早关注青年人婚恋问题的。它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上海在很多方面的领风气之先。甚至于多年以后,有次翻台无意中翻到浙江六套一档类似的相亲节目,无论是主持人的选择,还是嘉宾的档次,跟上海的比起来,简直没法看。

而王汝刚的《滑稽王小毛》、上海台的《智力大冲浪》、东方台的《快乐大转盘》,则给我们这些小孩子的童年,增添了无穷的欢声笑语。至于上海电台的广播剧《刑警803》,更是令我从此迷上了侦探悬疑类的小说和剧集。

还有上海的西郊动物园,以及后来新建的野生动物园、东方绿舟公园,都是我们儿时向往的游乐场所。

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一次失败的出码头经历,是四岁那年,爸妈本来说好要带我去西郊动物园玩,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周日,却在火车站偶遇从远方归来久未谋面的某位至亲。老爸一激动,就说上海下次再去,结果下次下着就没了下文,搞得我生了好久的闷气。

后来总算上小学了,按照以前的惯例,从二年级开始,学校都会组织去西郊动物园春游。结果我这边还在读一年级,二年级的哥哥姐姐在春游时却出了事故。好像是有人调皮掉进了猴山还是狮圈什么的。反正结果就是,教育局从此规定,小学生春游不得出本市,搞得我再次emo。

可以毫无夸张地说,那时的嘉兴人去上海,就像陈焕生上城、刘姥姥逛大观园,样样都觉新鲜,处处惹人艳羡。这给至少两三代小城人心目中留下了“上海就是天堂”的美好印象。甚至大人日常激励小孩,也常常拿上海说事:好好读书,以后去大上海发展才有出息。

可惜,我虽然也努力好好读书,却终究没能踏进上海滩的十里洋场。

03

其实我们家和上海的渊源,往上可以追溯到爷爷辈。

众所周知,清末民初的上海滩有所谓“无宁不成市”的说法,宁波帮势力之大可见一斑。和那个年代的很多宁波人一样,爷爷十几岁时就跟随家里的长辈,从三江口登船,闯荡上海滩。要不是后来日本人打进来,大家被迫逃离孤岛,辗转来到嘉兴,我们家可能也就在上海扎下根来了。

应该说,早年的上海滩,大门是向包括我爷爷在内的所有国人敞开的。无论贫富贵贱,只要有胆量、有才干,都可以来闯闯,都可能混得风生水起。

你看,书香门第的张元济来了,成就了商务印书馆的出版辉煌;家道中衰的鲁迅来了,以笔为枪成为一代文宗;年轻的裱画匠黄金荣来了,混成了上海滩赫赫有名的“三大亨”之首;油坊学徒出身的叶澄衷也来了,一步步登上“五金大王”的宝座……难怪那时的上海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

但等到我自己大学毕业时,进上海的门槛已经很高了。90年代的蓝印户口早已取消,而房价的节节攀升更是令大多数家世普通的年轻人望尔申畏。

加之浙江这些年城市建设、经济产业发展得都很不错,除了一些顶奢或小众品牌,上海有的商场超市专卖店,嘉兴基本也都有了。人们日常购个物、逛个街,再也不用像父辈年轻时那样,大老远坐火车赶去上海了。

所以如今的浙江年轻人里头,除了特别优秀的,大部分人已经不再一门心思想着往上海挤了。这点从七普数据里看得十分清楚。

目前在沪的外来人口,按籍贯排,前两名的省份是安徽、江苏,人数分别达到242.7万、179.8万。这点很好理解,毕竟大家都是长三角的兄弟,走动自然频繁,就像北京有大量河北人,广东有大批湖广人一样。比较不同寻常的是,同处长三角、民国时期叱咤上海滩的浙江人,如今在上海却只有区区51万,占比连5%都不到,甚至不及河南和四川。

可见,浙江人的“大上海梦”正在一点点地变淡。

反过来,近些年却有越来越多上海老年人,或是卖了自家的老房子,或是将房子留给子女,自己跑到嘉兴来养老。像梅花洲等区域的好多楼盘,都被上海的阿姨爷叔一扫而空。平时去附近的菜场,经常能听到上海口音的叽叽喳喳。

这种事情放在二三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如今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你可以说它是逆城市化的表现,也可以说是长三角一体化融合的成果。但无论是什么原因,它确实反映出环沪小城与上海关系的改变,从附庸到互补,彼此正变得越来越平等,越来越接近珠三角城际间的“合伙人”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附:《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解读

9月28日,上海、江苏、浙江三地政府联合发布《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

据悉,该规划于2019年10月17日启动编制,前后历时2年5个月。为此还专门成立了由两省一市领导领衔的工作领导小组。

从全国看,上海大都市圈是继南京、重庆之后,第三个跨省域的都市圈,且一口气跨了三个省级行政区,囊括了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宁波、嘉兴、湖州、舟山等9座城市。

同时,《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也是全国首个公开发布的跨区域、协商性的国土空间规划,其旨在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这点也体现在命名上——“上海大都市圈”,是目前全国唯一冠之以“大”的都市圈。

上海大都市圈究竟“大”在哪里?它在长三角城市群里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01

面积堪比粤港澳大湾区

长三角作为中国面积最大、包含城市数量最多的城市群,其一体化过程注定是漫长的,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步到位,必须借助都市圈,实现次级区域的先行整合。

目前,长三角内部共有六大都市圈,其中上海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和宁波都市圈被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所组编的《中国都市圈发展报告2021》归入成熟型都市圈。这样的都市圈全国总共才六个,处于都市圈的顶端,而长三角一家就占了一半。

此次规划的“上海大都市圈”,包含了上海、宁波两大成熟都市圈,加之苏锡常都市圈全域也被囊括在内,堪称“三圈合一”,命名为“大都市圈”乃实至名归。

不过,如今上海大都市圈的范围不是一下子形成的。当初《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草案)》最早提出“上海大都市圈”的概念时,还是以120公里为半径范围,形成包括上海、苏州、无锡、舟山全境,以及嘉兴(不含桐乡、海宁)、南通(不含如皋、如东、海安)、宁波(不含奉化、余姚、象山、宁海)部分区域等在内的“1+6”格局。

1+6格局的上海大都市圈范围

但当时专家就说了,“未来不排除继续扩大,比如纳入湖州等。”

果然,过去这些年,随着沪苏湖高铁、南北沿江铁路等交通动脉的相继启动规划或开工新建,上海的触角和辐射力进一步向周边延伸,大都市圈扩容顺理成章。所以到了2020年发布的《上海市贯彻<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实施方案》,就明确了上海大都市圈的范围为“1+8”,不仅南通、宁波、嘉兴从局部纳入变为全域参与,还新增了常州、湖州两市。

新版1+8格局的上海大都市圈范围

扩容后的上海大都市圈,陆域总面积达到5.6万平方公里,与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相当,比对标的纽约大都市区(由纽约、康涅狄格、新泽西3州31个郡县组成)、东京湾区(含东京、神奈川、千叶、琦玉“一都三县”)面积多出2万平方公里.

可见,即便放到全世界来看,上海大都市圈也足够“大”了。

02

经济实力已超韩、俄

上海“大”都市圈,不只是面积大。

截至2020年,上海大都市圈总人口达到7742万人。相当于是以长三角六分之一的陆域面积,承载了本区域三分之一的人口,同时,还创造了二分之一的经济产值。

2021年,上海大都市圈9市GDP合计12.6万亿。这个数字放在国内,接近东北三省+西北六省的总和,远超另两个跨省都市圈——南京都市圈的4.6万亿,和重庆都市圈的2.23万亿。拿到国外,它已经超过了俄罗斯、韩国的经济体量,真正是富可敌国。

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上海大都市圈超强的资源禀赋。圈内坐拥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和 集装箱吞吐量第一两大世界级港口。在最新全球航运中心城市排名中,上海和宁波舟山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十,上海同时位居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第五名。

2021年全球航运中心城市排名

不仅航运业发达,上海大都市圈的航空业同样傲视全国。圈内目前共有上海浦东、虹桥、宁波栎社、无锡硕放、常州奔牛、南通兴东、舟山普陀山等七座民用机场,2021年旅客吞吐量达到8893.6万人次,超过珠三角的8724.1万人次(不含港澳)。未来,还将新建南通新机场和嘉兴机场。根据规划,到2035年上海大都市圈航空旅客吞吐量将达到3亿人次/年。

强大的基础配套条件,使得上海大都市圈成为全国产业版图中至关重要的一块。圈内除了拥有全国第一、第三大工业城市上海和苏州,其他城市也是八仙过海、各有神通。

比如无锡,被誉为半导体界的“一线城市”,它和上海、苏州一道,奠定了大都市圈全国集成电路产业高地的地位;又比如宁波,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数量仅次于北上深三大一线城市。另外,常州是重要的新能源汽车基地,南通的建筑业独步天下,嘉兴、湖州是G60科创走廊的关键节点城市,舟山的蓝海产业前景无限……

下一步,上海大都市圈将加速提升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等四大技术成长型产业集群体系;巩固强化绿色化工、汽车制造这两大现状优势型产业集群体系;持续培育航空航天、海洋产业等未来战略型产业集群体系,最终形成世界级高端制造集群体系。

一句话,上海大都市圈除了“大”,还很强。

03

大都市圈的四大短板

当然,正如规划所指出的,目前上海大都市圈在生态环境、人口结构、创新竞争、城际轨交等方面,也还存在一些短板。

比如过去十年,上海大都市圈无论是人口增量,还是人才(在校大学生)增量,都不到粤港澳大湾区的一半。老龄化率却是后者的两倍多,且比例呈现一升一降的逆向趋势——上海大都市圈的老龄化率从2015年12.6%,升至2020年的15.4%,而粤港澳大湾区却从7.5%降至6.5%。

又比如在轨道连通方面,目前上海大都市圈内服务跨区城际出行的轨道线网总里程为2070公里,与东京首都圈差距较大,都市圈区县和乡镇的轨道覆盖率偏低。

好在《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对此分别都制定了详细的补短方案。

以轨道连接为例,就在规划发布的同日,长三角首条跨省(市)快速市域铁路——沪平盐城际铁路浙江段开工。此前,连通江浙沪三地的沪苏嘉城际铁路上海段、江苏段、浙江段,已于7月13日同步开工。而与上海地铁11号线相连的苏州S1号线,也将于明年开通。

根据规划,到2035年,从上海出发至近沪地区,将实现1小时可达,九大中心城市之间90分钟可达;而到2050年,中心城市间的通达时间将进一步缩短至1小时,所有县级单元至上海市区的时间也将被缩短至90分钟以内。

空间距离的拉近只是大都市圈内部整合一个缩影。随着下一步《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被纳入新一轮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和各地“十四五”规划、国土空间规划,以及“上海大都市圈规划研究中心及联盟”的成立,相信上海大都市圈将进一步融合为一个整体,并以统一的形象参与全国乃至全球的城市竞争,成为与纽约大都市区、东京湾区等并驾齐驱的世界一级。

︳END ︳

想了解更多区域城市最新信息, 欢迎加入三土城市笔记读友群。入群请先添加土哥助手号,并注明“我想入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