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1年,河南农村夫妻床底搜出8000万现金,村民才看透夫妻真面目

历史的百态

2022-10-06 21:24广东

关注

<<——【·前言·】——>>

《人民的名义》中的赵德汉,可谓家喻户晓,贪污受贿2.3亿余元,却过着“一口面一口蒜”的百姓生活。

然而,艺术却真的源于生活,你能想象躺在8000万现金上面的睡觉感觉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民的名义》剧照

2011年,河南安阳警方在一对农村夫妻的床下搜出8000万现金,就连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民警都被彻底震惊,更有村民不解的问道:“平时连衣服都舍不得买,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啊”。

随着警方的深入调查,却发现该夫妻名下还远不止这些,甚至还有上千万的豪宅和股票、黄金等财富,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二人赚取了上亿的资产。

这对农村夫妻到底在经营怎样的生意,为何能赚取如此天价的资产?

夫妻俩

<<——【·误入不归路·】——>>

据村民口述,这对夫妻是标准的70后,二人婚后共有一对儿女,看似温馨美满的一家,生活却过得极为拮据,属于村里数得着的“贫困户”。

于是丈夫李五只为了给予孩子更好的生活条件,便到城里务工为生。虽然李五只的文化程度并不高,但他凭借出色的口才,很快就在药厂找到一份销售的工作。

仅凭微薄的工资,怎么可能铸就上亿家产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场景模拟

这一切都要从李五只接触到一种名为“甲卡西酮”的药物说起。

这种物质在国内被称为“丧尸药”,最早被发现于1928年时期的苏联。大范围滥用爆发是在1989年的美国密歇根州,甚至后续波及到法国等世界各地。

这种药物在我国属于精神类管制药物,如果人吸食后,就会出现干呕现象,同时伴有强烈不可抗的兴奋感。使人饥饿感明显降低,切出现焦虑、癫狂等不良症状。

由于此药物具有明显的毒性,可对人体造成巨大伤害,所以我国很快就将其列为1类精神药物,并进行严格管控。

甲卡西酮

面对巨大利益的诱惑,许多毒贩开始铤而走险,潜伏在黑暗角落私下制毒走私,直到在被捕后才潸然泪下,开始悔恨当初那颗被金钱蒙蔽的双眼。

而李五只也是其中一员,他在工作之余偶然发现了这种药品背后隐藏的巨大市场,他很快回想起前几天有位神秘顾客告诉他的话。

“您常年接触这东西,手里肯定有些途径。如果你帮我弄一些过来,我可以立马用现金给您结清费用,事成之后,咱们二人合作岂不赚的盘满钵满?”

交易

正是这一番谗言,使李五只本就不够坚定的内心开始逐渐被瓦解。后来,他禁不住诱惑,便以公谋私弄来少量甲卡西酮交由买方,而那位男子也十分爽快,立即拿出一沓现金塞到了李五只的口袋中。

看着那一沓厚厚的钞票,李五只的脑海中开始不断生出胆怯的想法,因为他深知甲卡西酮属于违禁管制药品。

当天晚上,李五只曾无数次拿起那沓钞票,却又数次放下,善恶之念不断在他的内心争斗。

可最终,李五只的贪欲战胜了理智,他开始逐步走上这条不归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场景模拟

<<——【·贩毒大枭·】——>>

不过随着买方需求量的飞速增加,李五只不得不另辟蹊径,于是他将此事告诉了妻子崔艳云。起初崔艳云得知丈夫在贩毒后惊恐不已,但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很快她就掺入此事。

虽然甲卡西酮一直都被严格管制,但财迷心窍的李五只很快就想出对策,他知道工厂中经常会用到一种学名为MAK的药物,而这正是甲卡西酮的内部成分。

于是二人不惜拿出全部积蓄,疯狂地跑遍各地打听此药物的购买渠道。最终,在天津一家工厂找到了稳定且大量的“货源”。

甲卡西酮

由于当时国家对于此类药物成分的管控还不算特别严格,所以当夫妻二人拿出高额的利益诱惑后,工厂老板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卖给二人大量的药品原料。

后来,夫妻俩便整日闭门不出,一门心思研究这条“发财路”。为了掩人耳目,再加上扩大自身利益,他们这些药品全部用小包装袋进行销售,并要求买家以现金方式当面结清。

李五只用每公斤700元的进价,将其包装整理后,把价格提到1—2万元每公斤。如此悬殊的差价,使夫妻俩很快尝到了“甜头”。

毒品

随着夫妻俩不断地走私和贩卖,许多人开始渐渐沦为瘾君子,不惜掏出重金只为“吸上一口”。

仅这一批药品,就让夫妻俩赚到了曾经他们一辈子都难以想象的财富,而暴力收入带来的必然是野心的不断膨胀。

所以李五只开始扩大自己的走私规模,将身边的亲朋好友全部拉入“深渊”,以达成他的富翁梦。

而这些人虽然知道李五只做的疑似违法勾当,但又没有明确的证据,而且李五只只是让他们进行简单地搬卸货物,却会支付超额的工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操心此事的具体缘由。

图片源自网络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李五只的“伪装”,他专门到废品厂收购大量的废旧纸箱以及编织袋,将打包好的药品全部装在里面,并藏在自己的房间深处。所以即使当外人看到他们在卸货时,也不会有人对这些破纸箱产生好奇。

不久后,李五只的收入几乎较之前翻了数倍。可很快,让他头疼的事情出现了。

由于赚到的现金都是不义之财,所以他根本不敢去银行存储,甚至连开销都不敢暴露,生怕别人会因此产生怀疑。

所以他只好将大量的现金藏在自家的床底,并嘱咐妻子崔艳云严加看管。面对成山的现金,崔艳云几乎寸步不离,即使在她有急事需要出门时,都会专门多次上锁并交代员工禁止外人入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夫妻俩居住的房间,破烂不堪

此后,夫妻俩再度进入“男主外、女主内”的和谐环境。他们拼尽全力地掩饰自己的滔天罪行,令人怎么也没想到,表面老实巴交的夫妻俩,背后竟然干着令人发指的贩毒勾当。

虽然李五只从没向别人透漏过自己的利润,但货源老板也不是傻子,他从李五只每次进货的频率以及数量,不难看出李五只的“生意”已经到了辉煌之日。

所以他也想掺入其中分一杯羹,于是他故意提高李五只的进货价格,将原来700元每公斤的进价提高到1000元每公斤。

早已成为金钱奴隶的李五只怎能容忍他人的插足,所以他当场发飙并愤恨地离开天津。

然而,你以为李五只会就此结束他的罪恶之路吗?

李五只

此时的李五只已经有了更大的野心,他打算将进货成本压缩到最低,也就是自主提炼制造药品。

虽然李五只在销售药品时对这些有过研究,但具体落实到制作和提炼时,没有足够精准的数据和配比支撑,根本不可能准确的迎合瘾君子们的嗜好。

所以李五只便开始动用人脉打点关系,很快就联系到一个名叫袁某的化工厂员工,然而袁某的一番话却将李五只彻底打入谷底。

提炼甲卡西酮

袁某虽然在化工厂上班多年,但对于提炼药品的技术只是懂些皮毛,再加上得知李五只要他提炼的是受国家管制药品后,更是惊恐不已连连摇头。

虽然李五只的心早已被利益熏黑,但刀尖舔血的他却十分通晓人心,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箱钞票,赤裸裸地摆在袁某面前。

人之贪念,就在一瞬。成堆的钞票很快就攻破了袁某的心理防线,他忐忑不安地答应了李五只的要求。

后来,李五只在村里租用了一个怕破烂的小库房,并出资购买大量设备,一个隐藏在黑暗深处的“小作坊”就此产生。

李五只的小作坊

<<——【·“一分没敢花”·】——>>

至此,堪比一条龙般的黑色产业将会带来多大的利润可想而知,可以说,李五只赚到的一分钱上都沾着罪恶的血。

随着小作坊的开启,李五只在这条路上的名声可谓是越来越响,不仅当地许多瘾君子会慕名前来,甚至就连外地的一些人都会不惜重金下单购买。所以李五只每天除了沟通顾客之外,基本就是躺在家中做着自己的发财梦。

然而邪恶的生财之道,终究得不到命运的肯定,所以新的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李五只的小作坊

李五只发现袁某提炼出的药品,远不及天津那家工厂制造的纯粹,而且已经有些瘾君子开始向李五只反馈,表示最近的“宝贝”口感怎么不对劲啊?

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李五只开始不断强迫袁某多次提炼。可以说此时的李五只已经彻底疯狂,他还没有意识到这已经是自己走向法律制裁的前兆。

这些“宝贝”对于瘾君子来说,几乎是他们的命根子。可袁某却始终提炼不出纯粹的药品,气得李五只浑身发抖。

提炼甲卡西酮

最终,李五只再次选择到天津进货,虽然不及他之前做的美梦,但这背后的利润依然惊人的可怕。

随着顾客的逐渐增多,李五只也开始愈发谨慎。他开始借用亲戚的信息来走私发货,就连顾客提出要当面验收“宝贝”质量时,他都派自己的妻子崔艳云出面应付。

所以这正是李五只,只愿意雇佣身边亲朋好友的原因,游走法律边缘的生活可谓是步步惊心,他开始整日失眠,甚至多次在睡梦中被吓得惊醒。

查看毒品

而满屋的不义之财又根本不敢存进银行,否则一定会因资金流水过大引起警方怀疑,所以李五只便将钱买成豪宅、黄金、股票等可以有回收价值的物品。

此外,夫妻俩的开销也开始锐减,从前好歹生活上还算过得去,逢年过节也会添衣置礼。然而现在除了不敢大肆消费享乐,甚至连衣服都专门挑最便宜的地摊货来穿。

夫妻俩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可谓是费尽心思,然而这种“聪明劲”却没有用在正道上。

夫妻俩

虽然亲朋好友只顾着埋头苦干,丝毫不问搬卸的东西是什么,但他们的内心却如同明镜,如果只是普通的货物,显然不可能让李五只如此谨慎和细微。

而那些白色的粉末虽然看似普通,但稍微懂点法律的人,都知道这些药品十有八九都跟“毒”沾上了边。

然而他们却因为李五只给予的高额工资,将自己的良知全部湮灭,不断知法犯法的跟随李五只走上犯罪道路,葬送自己本该美好的前程。

李五只窝藏的毒品

<<——【·落网·】——>>

不过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再谨慎的犯罪也终究会暴露在眼光下。

2010年11月23日,安阳警方在缉毒行动中发现了一起重大线索——汤阴县疑似出现非法提炼管制类药品,于是立即出警侦察。

此时正在化工厂上班的袁某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大祸临头,所以当警方赶到将其全部制服后,大量的提炼设备以及管制药品也都被警方带走封禁。

警方调查

袁某本就是一个胆小之人,所以当警方对其严加审讯后,很快就交代出了李五只和崔艳云的下落。警方对此案进行梳理后,将其立为大案并上报省公安厅,依据指令准备严打此案,坚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

安阳警方立即开始24小时监测李五只夫妻俩的行踪,并开始着重部署缉捕方案,将二人厂出没的山西长治列为重点突破口。

可谁知还没等安阳警方出动,李五只就在2011年4月时,因为行为举止极为可疑被当地警方控制并证实其犯罪数据。

此时安阳警方深感已经“打草惊蛇”,为了避免其余罪犯潜逃,于是立即私下走访调查当地村民。

警方走访

然而这些村民对李五只夫妻俩的评价却极为可观,大家普遍认为他们俩家里条件不好,甚至连过年都舍不得吃顿好的,平时为人也比较和蔼,根本不敢相信如此“老实巴交”的夫妻俩竟然是贩毒大枭。

不过警方早已证据确凿,所以经过长达一个月的蹲守后,终于在5月6日抓获了准备回家的崔艳云。

可谁知崔艳云竟然矢口否认自己贩毒事件,甚至大呼“警察欺负我这农家妇女了…”,直到警方带着她来到窝藏赃款的一处房子时,她才悔恨地流下泪水。

崔艳云

只见满屋都是钞票,而且铺得整整齐齐,几乎摆成一张超大双人床。经警方清点核查后,发现仅这一处房子就窝藏4000多万现金。再加上另一处房子,涉案金额竟然高达8000万之余。

夫妻俩谋取的不义之财

5月13日,面对确凿证据,崔艳云终于不再抵赖,交代出藏毒的地方。

只见狭小的房间内,满地都是鼓鼓囊囊的编织袋,里面全是白色粉末,竟然重达2.8吨。

夫妻俩走私的毒品

如此令人发指的贩毒案立即引起当地媒体强烈关注,可当夫妻俩接受采访时,他们却说:“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恳求对他们的孩子口下留情”。

是啊,父母作为孩子的首任老师,本应为孩子树立正确良好的价值观,可他们却因内心贪念酿成大祸,导致本该和睦美满的一家彻底支离破碎。

但是他们在贩毒时,可曾想过,自己的孩子就是孩子,难道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吗?

据警方调查,夫妻俩的“顾客”中,甚至有不少未成年人,本该朝气蓬勃读书报国的时候,却因李五只和崔艳云这种毒贩,葬送了自己的人生。

毒品对于人的危害恐怕不言而喻,所以我国才一直对毒品挥出重拳,只要沾染走私贩卖毒品,无论数量是否达标,都将受到法律制裁。

坚决打击毒品

尤其对于李五只夫妻这种庞大的贩毒团伙,按照2022年我国对于贩毒罪的量刑来看。

走私毒品达10—25克,处以七到十年有期徒刑。25—40克,处以十到十三年有期徒刑。40—50克,处以十三年到十五年有期徒刑。

而对于李五只夫妻俩此类重大贩毒首脑来说,等待他们的一定是最严厉的法律制裁,再多的悔恨和泪水都没有用,因为这已经严重危害我国社会公共安全。

崔艳云

<<——【·结语·】——>>

其实李五只夫妻本可以拥有一个平淡幸福的生活,但他们的贪念却将他们推入深渊,接受法律制裁一定是最终归宿。

此次案件再次敲响警钟,追求利润的同时,万不可挑战我国重拳打击“黄赌毒”的坚定决心。

远离毒品,勿入歧途。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