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浑身缺点的叶太太,刚离婚就被抢

午睡星球

2022-10-06 12:50山西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叶图南还没起床,就被老爸的电话吵醒。

他说他在菜市场差点被一辆横冲直撞的电动三轮车撞了。幸好有人出手相助,自己才有惊无险,只是轻微擦伤。

叶图南慌慌张张赶到医院,一眼就看到走廊里的爸爸垂着头坐在椅子上等着她。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除了擦伤真的没别的地方不舒服吗?”叶图南又是责怪又是心疼。

叶爸见了她神色怪怪的,可能是受了惊吓。他吞吞吐吐地答她:“我是没什么事儿,救我的人比我严重些,他小腿受伤了。”

叶图南听了有些心焦,表面上还是很镇定:“没事爸,咱们先去看看他。”

叶爸站着不动:“南南,你妈在家还担心呢!她身体又不好,我还是先回去,这边你料理吧。”

叶图南点点头,问了叶爸好心人的病房和床位,自己一个人提着心找到了病房门口,她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张望着走进去。

而当她看清病床上的人时,瞬间觉得时间好像静止了,她的血液也凝固了一般。恍惚中她看见他对她抿嘴一笑,叶图南心中一酸。这个笑容,她有多少年没看到了。

是他,周如山。

2

老天爷真会捉弄人,分手五年后,叶图南的初恋男友救了她爸爸,怪不得刚才叶爸神色那么奇怪了。现在,就连叶图南也有些手足无措了。

周如山倒显得挺淡定的,主动和叶图南打招呼:“好巧,希望看见我不会影响你的心情。”

叶图南这才想起,他是爸爸的救命恩人。她整理了内心的情绪,和周如山致谢,了解情况,告诉他自己会给他请护工,医药费等也由自己承担。

周如山安静地听她说完,对她说自己是骨折,过几天做个小手术,打上石膏静养就可以了,不必费心。

两个人就这么淡淡的,客气的胜过初相识的陌生人。说起来,他们的关系确实很尴尬。

叶爸说得没错,叶妈身体不好。多年前在一场事故中,叶妈伤势严重下身瘫痪。这么多年虽然积极复健,却始终没大起色,早就办了病退在家养着。叶爸也为了照顾叶妈,从重要职位上调下来。

虽说这一切和周如山没有直接关系,可叶图南父母还是把这笔账记在了他身上,当时如果不是他的电话,叶爸也不会把车开得那么快。

这场灾难之后,纵然感情再好,他们两人也跨不过心里那道坎,彻底分了手。

她心里,是怨过他的。

叶图南觉得,面对一个曾经爱过也怨过的人,她拿出这种态度已经很难得了。

3

周如山手术那天,叶图南来得挺早。他进手术室前视线绕过医护人员,特意看了看叶图南:“你在真好。”

叶图南居然一阵悸动,她狠狠地压下那些不该苏醒的情愫,背过身不再看他,回忆却挣着抢着奔涌而来。

叶图南和周如山是在中考后认识的,那年暑假叶图南突发奇想,想要去夜市摆摊体验生活。

她批发了一些小饰品,交了摊位费之后就在夜市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她的“邻居”正是同样青涩的周如山。

因为年纪差不多,又是邻居两个人很快熟络起来。互通了名字后,周如山笑了:“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出自《逍遥游》,是个好名字。”

叶图南一愣,禁不住对他刮目相看。要知道,当时她的很多同学,都开玩笑给她起些图东图西的绰号,能知道她名字出处的同学还真是凤毛麟角。

不同于叶图南的玩票,周如山摆摊是认真的。他告诉叶图南自己的父母是卖菜商贩,特别辛苦。他摆摊多少也可以减轻一点父母的负担。

这让叶图南很感动,她化身为周如山的超级店员,逮着人就极力帮他推销商品,连自己的生意都弃之不顾了。她的善良也让周如山对她的感情更亲厚。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那时候大家还都用QQ,互相加为好友后,他们会偶尔在网上聊一聊,不过周如山好像总是很忙不在线,叶图南也不在意,有话就留言给他,等周如山什么时候上线了再回复她。

那时候他们都高中了,叶图南的父母其实挺不喜欢女儿上网聊天,有一回叶妈又在碎碎念,叶图南小声地辩解:“人家哪里不好啦!他可是重点校的学生。”

叶图南没骗她妈妈,和周如山的学校比起来,叶图南的学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叶妈听她这么说,只感慨女儿大了,也不再干涉了。

4

高三那年,叶图南惊喜地发现周如山的网名改成了培风。

“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同样出自庄子的逍遥游,她欣喜不已,立刻参透了那背后的意思。这之前周如山和她商量过要报省会哪所名校,还鼓励她也试试看。

其实很久之前,叶图南就已经被周如山影响而拼命学习,周如山如今这些举动让她有了用不完的冲劲儿。

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一朵属于他们俩的小花正在含苞待放,那花期也越来越近了。

果不其然,在两个人都考入那所周如山心怡的院校后,他向她表白了。

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甜腻如奶茶,叶图南觉得她和周如山的感情就如一股的山泉,清澈凛冽。

大学四年,两个人感情日益亲密。不过叶图南却没敢和父母透露周如山的家庭情况。

叶图南的父母都是公职人员,她最了解他们,几次想张口坦白,可是每每她坐在父母跟前又没了胆量。

大学毕业后,他们留在了那座城市。周如山和同学创业搞蔬菜大棚,叶图南找了份工作。因为都认定了对方,所以两人不可免俗地住在了一起。

没多久,叶图南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次无论如何她也瞒不下去了,而且她觉得这也许是个结婚的机会。周如山也准备好礼品,只等安排好工作回去拜见岳父岳母。

谁知道,叶图南在电话里和父母坦白了周如山的家庭和现状后,叶爸叶妈勃然大怒。

第二天一早叶图南就接到了父母的电话,说他们连夜开车过来,要和叶图南好好谈谈。

叶图南这一去,就开始了人生中的一段噩梦。

5

那天周如山一早就出了门,叶图南接到父母的电话和他通了个气,就匆匆去了父母所在的酒店。

原本周如山说要赶回来和她一起去,叶图南说父母都在气头上不想见他,自己先去说和一下,他再过来也不迟。

谁知见了面,她准备的一肚子话根本没有说出来的机会,叶爸叶妈轮番上阵对她劈头盖脸一顿骂。

叶爸痛心疾首地说:“图南图南,南飞也,希望你志向远大,一飞冲天。难道是为了让你嫁给卖菜的?”

叶图南觉得她爸说得难听了:“什么卖菜的,那是他的事业,他以后一定会有所作为的。”

叶爸不耐烦地摆摆手:“我死也不会和菜贩子结亲,这次来就是带你回去的。”

说完他给叶妈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手脚麻利,像押送犯人一样把叶图南塞进车里。她刚要反抗,叶爸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胶带绑住了她的双手。

叶图南彻底绝望了,现在她就是连个求救电话也别想打出去了。车子开出市区时,叶图南的电话响了,是周如山。

叶妈接了电话冷冷地告诉他,他们已经打掉了叶图南的孩子带走了她,请他不要再纠缠。

挂了电话,叶妈看起来有点烦躁:“那小子说他跟过来了。”叶爸从后视镜剜了叶图南一眼,狠狠地加快了车速。

就在这时,叶图南感觉车子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随后一种天翻地覆的感觉让她痛苦不堪。

更糟的是她的腹痛也一浪盖过一浪的袭来,然后她脑袋一阵眩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6

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了孩子,更糟的是叶妈的腿瘫痪了。那几天阴雨连绵,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

周如山来过医院几次,每次叶爸都情绪激动的像是要杀人,后来他托两人共同的朋友送来了一笔钱,从此便再没露过面。

叶图南像是一盆蔫头耷脑的花,又被她爸搬回了家。

隔年,由叶爸做主把她嫁给了一个啤酒厂主任,她当然是不想嫁的,可是她已经没有了提出异议的勇气,她也知道这是父母想让她彻底断了念想。

所以,她嫁了。

周如山的手术很顺利,医生说如果恢复得好,一周后就可以回去休养了。

那天叶图南看过他,起身要走。周如山叫住了她:“我认识一位中医,针灸特别在行,治疗过很多像阿姨那样的病人,我现在受伤了,不如你带阿姨去看看吧!别推辞好吗?这是阿姨的希望。”

叶图南早就从叶爸那听说了,出事那天早上,就是因为周如山堵着叶爸谈这事儿,才碰巧救了叶爸。当时叶爸拒绝了,可是经过这么多天他态度也松动了,那确实是位很难约的好大夫。

毕竟他们太渴望叶妈能重新站起来了,这个时候赌气,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7

叶图南一家人去外地针灸了三周。

因为受伤时间太久,叶妈并没有这么快站起来,不过她腿疼的毛病,有了很大的改善。

临行前,老中医特意邀请他们三口参观了他的花房。那里边郁郁葱葱,美不胜收。

叶妈忍不住赞叹。老中医这才说,他喜欢花,却总是养不好。退休之后,他打算颐养天年,没想到半年前周如山来求医时,摸透了他的爱好,主动请缨给他侍弄花草。

“你看现在这花房多好看,我这一高兴才答应他的请求。他愿意花半年时间为你们求一次机会,可见你们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老中医的话一句句落在叶图南心上,激起一圈圈涟漪。

这段时间他们又加上了微信,每天叶妈有了进展她也会分享给他。不知不觉间两人的陌生和尴尬好像消失了很多,仿佛就要回到恋爱的时光,这一切像梦一样,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回到家第二天,叶爸特意准备了礼品让叶图南去送给周如山,叶图南不知老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叶爸一脸严肃地说:“一码归一码,他帮了我们,我不能失了礼。”

叶图南在酒店大堂忐忑了半小时,才心情复杂地敲了周如山的门,只一秒钟,门就被飞快地打开,周如山微笑着拄着拐站在她面前。

叶图南心里咯噔一下,半小时前她打过电话说要过来,他拄着拐门却开得这么快,可见他是一直站在这等自己。

“进来,我给你拿喝的。”周如山不知道她的小心思,拄着拐蹦哒着回了房间。

叶图南也顾不上尴尬了,跑上去扶住他:“你不该活动的,快去躺着。”

她话说完,周如山却站住不动了,叶图南抬头看他,心里像有微风吹过一样,原来他也在看着她。她慌得想收回扶在他身上的手,却被他紧紧地抓着。

她有些恼了:“别这样,我爸让我来谢你的。”

他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图南,我要的不是谢谢,我要找回曾经的我们。”

叶图南低下头:“我结婚了。”

周如山忽然露出一个坏笑:“我知道,可是你也已经恢复单身一年了。”

叶图南脸一红,她和前夫确实离婚一年多了。

“那也不行,我爸妈不同意。”

“傻瓜,不同意他会把你撵到我这来?是你在生我的气吧!你觉得当年我放弃了你。图南,其实那时我是自顾不暇了。”

8

那年,图南在医院里。

她不知道那连绵的大雨给周如山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暴风雨损坏了七个蔬菜大棚,里面所有的菜都被大雨淹死了,他甚至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那时候的周如山对叶图南隐瞒了这个坏消息,把仅剩的一点钱给了叶图南,开始又一次白手起家。直到四年后,他成功开起了连锁蔬菜超市。

这些年他一直偷偷关注着她,得知她结婚了,周如山也只有忍痛在心里祝福她,那时候他还没缓过来,确实没法和一个主任比,她父母又对他有着积怨,他也实在不忍心在她的生活里掀起风浪。

直到他事业有了起色,听朋友说起了那名退休的老中医,又听说叶图南离了婚,他知道这是一个契机,所以才有了重新回到她身边的自信和勇气。

“现在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障碍,阿姨会一天比一天好,而且你看,他们态度也没那么坚决了。图南,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是你,你呢?”

叶图南面上不露声色,心里早已经敲起了鼓。她心里当然也一直都是他,从最初相识,到日后相伴,她早已被他征服了,更遑论他对自己专情又长情。

她沉默了很久,周如山的脸上阴得都要下雨了。

“难道你心里没有我了?”

“不,不是。”她的否认脱口而出,缓了缓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事:“是我……大夫说我可能没法做妈妈了。”

叶图南明显感觉到周如山神色一阵惊愕,她有些失望。

没有人会不在意吧,婚后久久不孕,她去医院查了才知道,上次的意外流产伤了身体,大夫说会影响受孕。丈夫和她闹了好多次,最后还是离婚了。

她正伤感着,想着自己一堆缺点,他真的不嫌弃吗?忽然,一只大手把她拉进怀里。

“别动,让我抱抱你。”他声音温柔又有点低沉,传入耳朵里特别撩人。

“图南,如果我的腿好不了了,你会嫌弃我吗?”

叶图南被他抱在怀里有点转不过弯,没等她回答周如山自己又说道:“你不会的。所以,我也不嫌弃你,不能生我们就去领养,不想领养,我们就两个人谈一辈子恋爱。”

叶图南鼻子酸酸的,眼睛也起了雾:“你不觉得遗憾吗?”

周如山摇摇头:“我可以只要大的,不要小的,反正就是,这辈子没你不行。”

叶图南忽然落泪,动情而羞赧地说:“我也是。”

曾经,叶图南以为她失去了这世间美好的一切,余生再也不会有幸福,她曾几度绝望迷茫,甚至想到过在这个世界消失。现在她庆幸自己坚持了过来,才能收获了这劫后余生的爱。

就像有时候,你的人生必须有裂缝,阳光才能照进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