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做三的报应

付江蓠

2022-10-05 22:42河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皎兰兰等在县医院的急救室外面,坐立难安,心急如焚。

十几分钟前,她还在和爸妈悠闲地逛商场,给二老一人买了一件名牌羽绒服。

老两口从没买过这么贵的衣服,等红灯的时候一直念叨皎兰兰手指缝太大,不会过日子。

皎兰兰假装没听到,低着头玩手机。

这时,红灯灭,绿灯亮。

皎爸爸先走了两步,皎妈妈回头等皎兰兰。

不过就是几步远的距离,皎兰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辆黑色小汽车便急速驶来,将走在前面的皎爸爸撞飞几米远。

此刻,皎兰兰盯着急救室的大门,脑子里一遍一遍过着爸爸被撞时的惨状,无法抑制地浑身发抖。

除了害怕,除了等待,她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皎兰兰快要虚脱的时候,急救室大门打开。

她跌跌撞撞地扑上去,等待医生的宣判。

医生告诉她,她爸爸伤得很重,暂无生命危险。但是,县医院的能力和资源有限,家属最好能够安排伤者去更好的医院继续治疗。

皎妈妈哭着问皎兰兰:“兰兰,你在大城市里不是有那么多朋友吗?你想想办法呀!”

皎兰兰的心里马上浮起一个人的名字。

到了这个节骨眼儿,她能指望上、有能力帮她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皎兰兰走到窗边,拨通了覃和川的电话。

覃和川没接,但很快发来微信:“开会中,有事?”

皎兰兰盯着那几个字,突然哭出声来,回道:“和川,我爸被车撞了!老家医院治不了,得换更好的医院,你能不能帮帮我?求你了!”

2,

而后发生的一切,对皎兰兰来说,就像梦一样。

微信发出不久,一个陌生男人从天而降,找到皎兰兰,为她安排长途救护车和随行医护。

随后,身上插着管子的皎爸爸被人抬上车。

救护车一路疾驰,来到皎兰兰工作的省会城市。

进入主城区时,为了争取时间、避免拥堵,那个男人还联系了交警帮忙。

看着皎爸爸被推进手术室,皎兰兰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手术中途,覃和川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在皎兰兰眼里,此刻的他会发光,像神一样。

她不顾众人的眼光,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

覃和川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抚:“好了,老人家肯定没事,你放心吧。”

皎兰兰抬头看着覃和川:“和川,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覃和川不动声色地推开她:“你在这里好好陪护,我公司还有事。有事给我发微信,不要打电话,需要花钱直接刷副卡就行。”

皎兰兰擦干泪,点点头:“我记住了,你去忙吧。”

3,

医院里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可目送覃和川离开的皎兰兰却觉得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安静得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可以好好想心事。

她是个小三儿。

没错,那个威风八面的男人,不是她的男人,如同你所想到的,覃和川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老婆和家。

他是某公司董事长,她在礼仪公司上班。2年前,在他公司的产品推介会上,她被请去做主持人,被他一眼相中。

她也没推辞,而且非常大方地说:“咱俩各取所需,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如果我有男朋友,咱就一拍两散,谁也别干涉谁。”

她说的是真心话,在此之前,她对婚姻毫无兴趣,那意味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繁琐,婆媳之间的无数矛盾以及一地鸡毛的杂乱,她没有兴趣。

有这样美貌又拎得清的女人,覃和川哪里有不乐意的?

两个人就这么厮混,一过就是两年。

在这两年中,她只要钱,没有别的要求;他也只给钱,没有别的付出。

两人各取所需,配合默契。

现在,经历这场重大事故后,她开始贪恋别的东西了。

这是什么呢?

她很努力地想。

是安全感?是男人的魅力?

她不知道。

可就在医院里,就在今天,她突然生出一种和这男人地久天长的愿望。

皎兰兰笑笑,听说他老婆只要钱,不管他,那有没有突破口?

最后,还是八点档狗血剧给了她灵感。

孩子。

她可以要个孩子。

只要有了孩子,她与覃和川之间就有了剪不断的牵扯,她想要的未来没准儿还真能博一博。

皎兰兰微微一笑。

4,

皎爸爸出院后,皎兰兰开始着手自己的计划。

她偷偷停了从前一直口服的短效避孕药,为了让覃和川消除疑心,她和往常一样服药,她将药片换成了维生素。

三个月后,皎兰兰发现自己怀孕了。

之后在一次例行体检中,她“发现”了怀孕的事情,而后“惊慌失措”地去找覃和川,泪流满面地问道:“要打掉吗?”

覃和川黑着脸,训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皎兰兰委屈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吃着避孕药,这是多小的概率啊!这是不是命中注定呢?”

覃和川烦躁地捏捏鼻梁,想了想,说道:“再等等吧。”

覃和川只有一个女儿,已经快要升初中了。宠爱归宠爱,他还是期盼有个儿子的。

前两年,他试图跟他老婆童颜慧商量,要一个儿子,但童颜慧死活不同意。

童颜慧是会计师,对女儿宠爱无比,也不愿意再要一个孩子耽误事业。

她是一个自信而独立的女人,与覃和川相识于微时,看着他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绝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有二心。

因此她笑着对他说:“你去玩儿啊,钱拿回来,感情拿回去,就可以。”

覃和川也从未想过与童颜慧离婚。

她家世好,工作好,再说利益相关,他俩牵绊多,离婚属于共损。

在这种情况下,找别的女人偷偷为他生个儿子,反倒是他最佳的选择。

怀孕四个月时,覃和川带皎兰兰去一家私立医院做孕检,初步确定肚子里的胎儿是男孩。

走出医院,覃和川的心里有一丝丝喜悦。

在回家的路上,覃和川告诉皎兰兰:“如果你愿意,那就先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的事,我再慢慢做打算。总之,不会亏待你们母子。”

皎兰兰抚着肚皮说:“我生!你我的基因都不错,这个孩子也不能差。你可能不知道,没遇上你之前,我就一直在琢磨不结婚生娃的路子,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哈哈。”

覃和川微微笑道:“你能这么想,那最好不过。”

过了一会儿,皎兰兰叹了口气,又说道:“唉,要当妈的人总是想得多。你说,以后咱们儿子会不会被人瞧不起?等他懂事了,会不会恨咱们让他做私生子?他会看不起我吗?他以后找对象会不会受影响?谁家姑娘愿意嫁给私生子啊?你女儿要是找个私生子男朋友,你能同意吗?”

覃和川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事,只道:“暂时先这样吧,等我想出办法。”

5,

怀孕五个月,皎兰兰提出让覃和川给她买套房,再买辆车。

覃和川拖了一个月才落实皎兰兰的要求。

但不是地段很好的房子,连个像样的学区都没有,车也只是普通的代步车。

覃和川把钥匙交给皎兰兰的时候,她虽然没说什么,脸色却不好看。

覃和川有些心累,因为这套房和这辆车的开支,童颜慧都和他翻脸了。

他的公司盈利不错,但财务一直在童颜慧手上,他老婆可是鼎鼎大名的会计师,哪里允许自家的账务落到别的财务公司手上。

有一天,覃和川正偷偷摸摸在网上选家具,童颜慧忽然闯进来,拿着财务报表对覃和川大吼:

“你做的那些破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我觉得你再不是东西,起码一直把家庭利益和女儿放在第一位。可你一下花了三百万,这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覃和川道:“这件事我以后跟你解释。”

童颜慧紧追不舍:“这三百万哪去了?”

覃和川强行圆谎:“我最近确实遇到了一点事情,但是已经解决了。这笔亏空我会尽快堵上的。”

童颜慧道:“行,那我就看看你怎么补、拿什么补。以后自家公司的账,我也不想去查了,我没那么多时间操心这些破事。这样吧,明天咱们办手续,你把家里能转的财产都转到我名下。”

覃和川倒吸一口冷气:“有这个必要?”

童颜慧:“有。你今天莫名花掉三百万,还说不出理由;明天再花掉三百万,怎么办?

你我是夫妻,债务是共担的,我可不想为自己的将来留下隐患。你不想转也行,那你把这笔钱的去处告诉我。”

覃和川哪个都不想选。他挥挥手,无力地说:“你让我想想。”

静下心来前后这么一琢磨,覃和川越来越泄气。

6,

她凭什么理直气壮让所有财产转到她的名下?如果这都可以商量,又凭什么生儿子的事不能商量?

她难道想不到,他辛苦打拼的财产,如果没有儿子继承,给了女儿,将很快成为外姓人的?

每次他这样说,她都嗤之以鼻:“你老覃家是有皇位继承吧?”

他想,我老覃家的确没有皇位继承,可也绝不允许我自己打拼出来的东西落到外姓人手里。

他狠狠地想,如果把所有财产都转到她名下,那还不如现在就离婚呢,起码明明白白一人分一半。损失就损失,好过一无所有。

一念起,再难平息。

于是,一个月后,当童颜慧催促覃和川做决定时,他便提出了离婚。

童颜慧大怒:“你什么意思?”

覃和川:“就字面意思。”

童颜慧咬牙切齿地说:“你想得美,我还不想离呢。”

两人不欢而散。

覃和川破罐子破摔,干脆搬去皎兰兰那里住,既能散心,又方便照顾孕妇。

一晃半个月过去,童颜慧似乎消失了一般。

覃和川就干脆这样耗着,每天带着皎兰兰遛弯儿,活像一对幸福的准爸妈。

那天,覃和川带着皎兰兰去公园溜达。走到半路,皎兰兰有点饿,让覃和川去附近买吃的。

覃和川一去一回加上中间排队,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等他回来时,看到皎兰兰所在的方向围了一群人。

他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大步跑过去,扒拉开人群,眼前的一幕差点把他吓死。

皎兰兰倒在血泊里,双目紧闭,痛苦呻吟;而童颜慧面无表情地坐在旁边,头发凌乱,眼神发直。

围观群众有人报警,有人叫救护车。覃和川扑向皎兰兰,吓得耳内嘶鸣,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那一场混乱,最终让皎兰兰失去了孩子,而且医生说她以后怀孕会很困难。

事后,覃和川通过公园监控,看到了那惊心的一幕:

皎兰兰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喝水,童颜慧忽然闯入镜头,两人没说几句话,童颜慧先甩了皎兰兰一巴掌,皎兰兰也是个傻的,挺个肚子冲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

最终,孕妇不敌悍妇,惨败。

事情尘埃落定后,覃和川去看守所探望童颜慧,问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童颜慧面无表情地说道:“那天我看完私家侦探的资料,确定你动那笔钱是为了给你的小蜜和儿子安家,我气疯了。我以为你最多就是偷个腥,结果连儿子都有了,你把咱们的女儿置于何地?那个野种不光要夺走她的爸爸,还要夺走她的财产!我怎么能忍?”

覃和川说:“我和她爸妈谈过,他们请了律师,不同意和解,坚持起诉你故意伤害。”

童颜慧点点头:“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

7,

从看守所出来,覃和川站在路边,愣怔很久。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跳进车水马龙中,求一个解脱。

现在的局面,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亦不是皎兰兰想要的结果,更不是童颜慧想要的结果。

皎兰兰做他的小三,原本只是为了钱;

覃和川出轨,原本只是为了给平淡的生活找一点刺激;

童颜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本只是因为她被迫看开,想着男人只要别动家里的利益就好,离了又找不到更好的。

在这场事故中,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红线,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忘记“初心”,每个人都低估了人性、高估了自己。

于是,最后一切都失控了。

小三不只想要钱,她还想抢人;

男人不只想要刺激,他还想离婚;

原配不想再退让,她想让狗男女都毁灭。

于是,有人失去了健康,有人失去了自由。

覃和川失去了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的后半生即将掉进一个深坑中,他残缺的情人、愤怒的妻子、可怜的女儿、未能出世的儿子,还有多方老人,都不会放过他,将一起把他掩埋。

当下,他无比怀念曾经厌弃的平淡生活。

如果还能回到过去就好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