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江纵队”一小丫,后来成了我妈妈

云晓观历史

2022-10-06 16:22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泉城济南西郊八十多公里外连绵逶迤的群山中,有一块绿草茵茵、鲜花盛开的小盆地,这里坐落着著名“山东老战士纪念广场”,中央耸立着一座高耸挺拔的花岗岩石纪念碑……

纪念碑后是一组大型浮雕,展示着解放战争中老战士们南征北战、冲锋陷阵、英勇杀敌的壮烈场面;浮雕两侧是由两面黑色大理石构筑的墙,上面篆刻着27262组名字,他们或是解放军队伍中的山东籍官兵,或是在当年在齐鲁大地上沐浴过硝烟战火的老战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中有一块单独石碑较为特别,黑色碑面顶部刻嵌有“东江纵队抗日将士北撤山东纪念碑”几个金色大字,接下来排列着2583位官兵名字,久远了,太久远了,这些都是发生在八十年前的事情……

东江纵队全称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是中国共产党在广东东江地区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力量。它创立于1943年12月2日,朱总司令在七大军事报告中,将它与琼崖纵队、八路军和新四军一道称为“中国抗日的中流砥柱”……

近年来,许多东江纵队北撤将士后代陆续来到了纪念广场拜祭,齐鲁大地曾是父母们流血洒汗的地方,他们在大墙上急切地寻找父母的名字,心底流淌出来长久积蓄的思念情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不久,我也收到了一张山东老战士纪念广场证书,上写着妈妈(麦惠娜)的名字,位置在东江纵队北撤纪念墙13排8列,我们也与众多北撤后代一样,心潮涌动,追昔抚今,思念母亲……

广东连平县忠信区小溪乡是个美丽富饶的小山村,1924年3月,我母亲出生在此地的一个书香家庭里……

忠信中学是连平县一所有着八十多年历史的私立初级中学,校址设在黄竹坑,

依山傍水。1940年秋季,刚满十六岁的母亲走进了这所学校读书。1941年春,中共东江特委派地下党员钟应时老师进校任教,并秘密建立了党组织,同年11月,母亲在这所学校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是忠信中学校史室里介绍母亲的图片和文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4年9月母亲进入龙川县立高中读书,几个月后,日寇铁蹄踏上了这片土地,学校停课了,妈妈和几位进步学生参加了抗日游击队,她们从此走上了军旅革命生涯……

1945年到1947年是广东惠阳地区白色恐怖最猖獗时期,日寇及后来的国民党军队轮番进攻、围困游击队,危机之下,东江纵队钢铁连连长曾坤延(右图,解放战争时期)受命护送我母亲、曾雅芳(左图,解放战争时期)等四位女同志转移到了九连山根据地……

这是刚刚参加东江纵队时期母亲戎装照,还没有完全摆脱学生时代的稚气。她当时在三支队做文秘工作,1946年2月,随部队转移到了香港九龙地区……

母亲参军不久,就迎来了抗日胜利的欢庆爆竹,为了实现全国和平,1945年8月,毛主席去重庆谈判,国共两党签署了“双十协定”。十个月后,东江纵队奉命北撤,这张照片在深圳沙鱼涌建立的纪念碑,碑上篆刻着“为了坚持国内和平,从此登船北撤山东”红色大字……

我母亲也在北撤官兵名单中,她们都佩戴上“广东中共武装人员北上证”胸标……

1946年6月29日,东江纵队北撤官兵们在深圳大鹏湾沙鱼涌登上了三艘美军兵舰,图为执行此次转送任务的589舰……

北撤舰队30日起程,历经六个昼夜航行,于7月5日抵达烟台港,进入山东解放区……

这是张刚刚抵达烟台的东江纵队官兵们,他们还穿着国共合作时期军服,左图左二是我的母亲。东江纵队北撤任务的胜利完成,为祖国人民保存下来一支久经战火考验的红色军队,在接下来国共两党历史决战中,壮大了解放军武装力量……

东江纵队北撤部队到达山东后,二千五百多官兵整编成三个团,归建于第三野战军,母亲被分配到一团做文书工作。

在解放战争的炮火硝烟中,东江纵队北撤部队迅速发展壮大,1947年8月1日,他们扩编组建成解放军“两广纵队”,转战华东战场,先后参加了豫东、济南、淮海战役……

这是那个时期母亲的冬装照片,常年征战、疲于奔波、沐浴战火,衣着不是那么整洁……

1948年2月,部队开拔到山东泰安地区,妈妈和她的战友们在邱家店镇上照相馆合影……

1948年底,组织上派送母亲到华东军政大学党校学习,这是学习期间与同学合影……

结业后,母亲被分配到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军械政治部组织科工作。

这张照片是1949年元旦,与组织科同事们合影

妈妈(右二)与军械政治部里的女战友们合影

淮海战役胜利后,党中央、毛主席发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号令,1949年春天,第三、四野战军七十多万将士齐聚长江北岸,厉兵秣马,准备渡江。三野(华东军区)后勤军械部任务繁重,这是渡江前母亲(左二)和她的同事们的合影……

母亲在炮火硝烟中的“戎装照”,冬棉服有些破旧,胸前别着两枚非常有意义的纪念章(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

1949年5月,第三野战军两个兵团发起了上海战役,历经两个多星期的鏖战,解放军开进了上海城……

妈妈(左一)和同事们在布置三野(华东军区)军械部战役总结庆功会会场

1949年9月,母亲(三排右二)参加了在南京举行的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首届政工统计会议,并与参会人员合影……

我的父亲申子文是位1937年投身革命的八路军晋西支队老战士,时任华东军区军械部副部长,与我母亲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他们相识了……

1949年深秋,我的父母相识后在南京的一张合影

这年冬季,战火刚歇,他们在南京空旷寥寂的玄武湖游船上……

父母在南京清凉寺庙宇门前席坐

1950年2月,父母在南京结婚了,这是结婚照

1950年10月朝鲜战争爆发,父亲紧急转任东北军区后勤部军械部副部长,为入朝做准备。母亲也随着来到了沈阳,这张照片拍摄于1951年夏季,母亲穿上夏装,梳着短头,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胸标……

父亲在沈阳住宅枕戈待旦,窗户上贴有着白色防空米字条,随时准备应召出征……

这张照片是父亲入朝前与母亲抱着我的合影

五次战役结束后,在朝我军部队急剧增加,后勤保障任务繁重。1951年6月,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在朝鲜成川香枫山成立,父亲奉命入朝,担任军械部代部长。

这张照片是父亲在朝鲜桧仓郡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前,这时候,停战协议已经签署

母亲留守在沈阳,与朝鲜前线父亲天各一方。右图是母亲送我上幼儿园情景;左图是坐落在中街太清宫附近的志后留守处幼儿园大班儿童合影,蹲位前排左四是我……

1955年,国内外局势稳定,祖国转入和平建设时期。全军有近十万女兵转业、复员到地方,我母亲也在退役大军中……

转业后,她们首先进入到东北局党校学习,这是母亲和她的党校同学们……

1956年东北局党校毕业后,妈妈被分配到沈阳鼓风机厂政治部任组织科长……

1961年夏季,全家四个孩子合影,后排:长子申卫平,前排左一次子申卫东,前排中间三子申卫宁,前排右一长女申巩平。

1970年冬季,妈妈在沈阳市南五马路住宅晒台

1970年春季,母亲转任沈阳市制药公司副经理。

1975年秋季,母亲回到了广州,见到了离别三十多年东江纵队老战友们,当年广东河源地区五县各个学校里,也就这么几位女孩投笔从戎,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上图后排:曾雅芳;前排麦惠娜、曾坤延、骆昶英和曾贞云。1987年,母亲又回到了连平县家乡(下图),整个县城轰动,故土父老乡亲们喜迎这位阔别近四十年的东江纵队女战士……

1981年秋季父母在沈阳市北三经街住宅合影

七十年代末,父母的四个孩子都已成年,他们都穿上了军装,走上了跟父母相同的从军生涯。八十年代初,全家人在三经街老宅拍下了这张合影……

1982年夏季,父母在沈阳中山公园合影

母亲和她的两个弟弟:大舅麦润知(左一)和小舅麦润喆(右一),在母亲的影响下,大舅在1949年5月考入中共湘赣粤党组织举办的“东江公学”,毕业后分配到四野四十四军一三一师三九二团。小舅则在1951年10月考入沈阳的“东北机械高级职业学校”,1954年7月毕业后分配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为新中国建设添砖加瓦……

1984年2月,父母来到了福建厦门鼓浪屿

1990年,父母在北戴河海滨

1992年,又是一个春天,父母来到市内公园里,春光明媚,身后梨花盛开……

1996年9月,父母来到了鸭绿江铁桥,参观了抗美援朝纪念馆,父亲曾是一位志愿军老战士……

1998年,母亲在一次重病后痊愈,庆祝宴席上,父亲为母亲戴上了纪念戒指……

晚年的母亲患有多种疾病,但她乐观面对,配合治疗,图为母亲每天坚持自测血压……

这是母亲的最后一张在海边拍的照片,此刻,她已经年过八十,是位耄耋老人。2008年3月18日,母亲病逝,享年84岁,这位东江纵队老战士走完了崎岖、传奇的一生……

今天,当年东江纵队北撤将士们大都不在了,但祖国山河依旧绚丽,蓝天白云下官兵们英姿特别醒目,芳芳草地上的簇簇鲜花分外嫣红……

作者申卫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