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父亲寻子24年,骑废10辆车,如今找到的孩子:我不和你们回去

艺述史

2022-10-05 17:35山东

关注

1

风雨兼程中,一个孤影、一辆摩托车、一面寻子启事的旗子。

在过去24年里,这是一个失孤父亲的生活常态,郭刚堂一年365天,不是在寻子的路上,就是在收集失亲儿童照片的路上。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做起来总是不容易的,郭刚堂做到了。

他是一个失孤孩童的父亲,更是一群失亲孩童的“父亲”,怎么能让人间大爱了无痕迹的发生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天涯海角无尽头,风吹日晒的寻子路是那么漫长,尽管毫无头绪,郭刚堂也还是用信念支撑着自己:

要坚持寻觅,一村一村的找,总有一天走遍所有村子,就能找回儿子。

为此,郭刚堂四处借钱筹款,加上自家积蓄,一共20万,又卖掉家中维持生计的拖拉机,换成一台摩托车,开始了他的信念之路。

一路上,只有一辆摩托车的郭刚堂,为了把钱用在刀刃上,他睡过寺庙道观,住过桥洞,甚至墓地避过雨。

深夜静谧的时候,还遭到恶人欺凌,几乎没有生存条件的郭刚堂,有时候,骑车的精神都是恍恍惚惚的,白天骑在车上,都能睡着。

这样的状态,让郭刚堂遭遇一场车祸,昏迷之际,郭刚堂太想闭上眼,睡过去他就能得到救赎了。

可是,就算意识模糊了,也遮不住脑中儿子小振的笑脸,连死神都只能垂爱这个爱重如山的父亲,郭刚堂缓了一会儿,意识便清醒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郭刚堂心中坚定了找儿子的念头:只有找到儿子,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赎。

郭刚堂每经过一个毫无收获的村庄,他就会把形迹标注到一张地图上,并在写满字的“线索本”上,划掉一条线索,这些线索有的是热心人帮他收集的,有的是从各地打拐案的报道中挖出的。

他把这些都悉心收到防潮袋里装着,除了线索和地图,他还随行带着1997年山东聊城公安局给郭振的立案公告,以及有时间顺序的各地寻子启事,还有刊登拐卖案件的期刊报纸。

这些资料文件,伴随着郭刚堂走在希望的路上,年复一年,他说:“看着这些失亲孩童的照片和信息,他内心就有更多的希望,说不定,一觉醒来,就传来这些孩子被找到的消息,也许是下一分钟,也许是明天。”

对郭刚堂来说,听到被拐孩子的解救消息,像是看到初升的太阳,无论有多远的距离,他都会立即驱车赶过去。

2011年,在山东找到一个被贩卖的孩子和小振失踪的时间一致,并且特征也跟小振一致——左脚上有个疤。

第一时间赶过去的郭刚堂,很顺利地见到了那个孩子。就在郭刚堂情难自已的查验孩子的特征时,却惹烦了孩子,被孩子一把推倒踉跄在地,他下意识想:“儿子已经不认识我了。”

可是,谁又能一下接受这样的事实呢?随后,DNA的显示比对结果,只有5%相近性,又是一次希望破灭,那个孩子并不是小振。

失望中的郭刚堂回忆说:“孩子被拐走的时候才2岁,现在对自己没有印象是正常的。”

“小振被拐走的时间是1997年9月21日,当天下午五点左右,那个人贩子就给小振用手帕擦了一把脸,小振就被她带走了。

“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村里的人围着我家,我老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瘫坐在家门口,我求着乡邻帮我在附近找了一晚上,老婆她悔恨不已,差点自杀了。”

“我们刚成婚三年,我们很喜欢喜这个儿子,那时候,我是村里第一个用拖拉机搞物流运输的,就是运输河砂,收入算好的,本计划再努力几年,开个工厂,就可以多陪着儿子了。”

“小振被拐之后,我也就没挣钱的心思了,只想找回儿子,我痛恨人贩子,我们经受的这些痛苦是在赎罪,只有在路上,我才是个父亲,才对得起儿子。”

2015年,电影《失孤》中刘德华演活了失独的父亲雷,催人泪下的剧情,被很多人关注,群众对人贩子的痛恨之情,无不顿足捶胸。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原型,就是郭刚堂,导演彭三源受访时说:剧中有些郭刚堂的原话,我们几乎没做改编。

3

经久数年,他报废了10辆摩托车,骑行50万公里,跑过31个省份。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郭刚堂的事情,被他的信念和父爱打动。

很多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2008年时就有好心人帮助郭刚堂学了上网,并且还把郭刚堂收集的被拐孩童照片,全部按照失踪时间编辑到网络上。

他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被拐孩子的照片,只要能发动群众一定会让人贩子受到限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2012年,郭刚堂利用网络上线了天涯寻亲网,他积极运营寻亲网,没几年的时间,天涯寻亲网就成功帮助了7个家庭找回孩子。

2014年,郭刚堂又组织了线下寻亲志愿者协会,根据自己的经验,郭刚堂把拐卖行为归纳出五条链锁:

偷骗抢、贩运、渠道、买家、孩子合法化。

郭刚堂相信,只要这五个链条不是闭环,拐卖犯罪就不会猖獗,甚至可以天下无拐。

正义始终是星星之火,2021年,山东聊城公安部将“郭新振被拐案”作为重点督办的案件。

2021年7月11日晚,督办组传来好消息,警方解救的一名孩子,和郭刚堂提供的小振信息高度符合,经过DNA比对成功。

聊城警方顺着线索缜密侦查,成功抓获在山西某地拐卖郭新振的男女。

经过查实,人贩子两人当年是恋爱关系,山东人,男子呼某、女子唐某。

唐某和呼某在山东闲游数日,受钱财所困,两人就起了拐卖孩童换钱的歪心。

唐某选择了2岁零5个月的郭新振下手,之后,呼某找到高价买房子的渠道,将小振贩运到河南。

接到消息的郭刚堂,心境终于有一丝透亮,24年的失子沉痛,已经让郭刚堂夫妇极其脆弱了。

2021年7月份,督办组组织了有关部门和聊城当地媒体,以公益仪式的形式,公开郭刚堂一家认亲现场。

此时,已经51岁的郭刚堂,两鬓斑白,抱住失散24年的儿子时,他情绪几乎失控。

郭刚堂仔细的了解了儿子,他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上过大学,也实现了毕业就业,现在是当地的一名教师,目前生活得很好,郭刚堂夫妇俩倍感欣慰。

4

郭刚堂曾骑摩托车到过儿子所在的县级市,和他养父母家的距离只有50公里,可惜当时又一次错过。

小郭振的养父母也已经年迈,养父现在坐着轮椅生活,养母刚刚做完手术,加上小郭振自身工作的诸多实际问题,小郭选择在河南陪守养父母,不和亲生父母回去

随着媒体的关注,小郭的这个决定,迅速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

很多网友说:“养父母自私,郭刚堂寻子路上途经过他们县城,很多人都知道,养父母怎么可能不知道,知道人家父亲找寻艰难,还不第一时间出来报案?”

“人贩子可恶可耻,但是没有买卖就不会有人贩子,买卖双方都有罪责。小郭振也是上过学的,怎么能继续选择留守养父母身边,这是纵容犯罪。”

但是镜头前郭刚堂,再三感谢之余,他却希望大家不要热议和过多关注自己的儿子,他和妻子都愿意尊重孩子的意愿。

小振已经承受太多压力,郭刚堂不想自己的孩子,因为别人的过错一直背负生活的压力。

况且,郭刚堂心理上对养父母是有一丝感念的,他非常感谢养父母善待了小振,没有继续转卖小振,还把他养大成人,还在县城给小振买了房子。

他感受的出来,养父母是真心待小振好的,他不愿儿子和他养父母被大家过多的关注,他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养父母也会对他们错误的行为感到深深自责。

老话说:“不经人苦,莫劝他善”。

人是感性的动物,草木尚且报春晖,何况这天地间的好男儿,假如小振像网友期待的那样,回到亲生父母身边,是不是也会有人说:“养恩大于生恩”继续有人责怪小振的不孝。

他们都不是十足罪恶的人,法不外乎人情,真正罪恶的源头,是那些丧心病狂的人贩子。

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舆论压力,郭刚堂夫妇选择放手,他们深明大义,明白“舍得”的道理,我们也应该相信,小振未来能收获双倍的爱护,他们都会再次感受到亲人之间的温情。

找到儿子之后的郭刚堂已经年过半百,他这24年又何尝不是一个儿子的角色,自己的父亲为了他们一家操劳一生,80岁的父亲,还在为他们去酒店打杂攒钱,郭刚堂说:用余生简单的陪伴弥补父亲的桑榆晚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礼记》教导我们:“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

在这半生的坚持里,郭刚堂也找到了人生价值,他表示要不断地努力,他选择成为一个‘打拐’公益人,实现一个失孤父亲的角色转变,他做到了大善无际,郭刚堂还先后荣获“山东最美志愿者”,“中国公益人物”等特殊称号。

为了能早一日看到“天下无拐”的目标变成现实,2016年公安部携手阿里巴巴上线“团圆”系统,在支付宝APP搜索就能实现快速报警。

在这个系统中,找回率高达90%,已经帮助许多家庭找回失踪儿童,这个系统不仅能快速扩散寻亲信息,还能让我们每个人都化身为“打拐公益人”。

愿温暖遍世间,好人得善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