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虎豹要对杨振军负责,加代让段福涛送来20万(5)

绍阳讲体育

2022-10-05 11:13河北

关注

虎豹回到大学里,挨个宿舍借钱,东拼西凑,花了三个小时借到了两万六千多块钱,加上自己手里有一万多,重复回到医院交了三万住院费,已经是凌晨四点。杨振军的算是保住了,大夫说了,通过耳朵透出来不少淤血,人没什么大事了,但什么时候能醒,不一定了,得靠他自己慢慢恢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虎豹找来一个护士,说:“我手里还有六千多块钱,我都给你。我今天得回大学去了,明天还能过来,你帮我照顾他一天就行。”说话的时候,虎豹把钱塞给了护士。

虎豹回到大学,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第三天又和学校打了招呼,也把杨振军给的八万块钱取了出来,还了同学二万六,带着剩下的五万四来到了医院。

进入病房,坐在病床边上,陪着杨振军。医生过来查房了,虎豹问医生:“住院费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交。”

医生说:“那你再交两万也行。”虎豹又交了两万的住院费。

晚上十点左右,杨振军醒来了,手动了一下。虎豹问:“振军,脑袋疼不疼?”

“我感觉没有脑袋,脑袋空落落的,好像没有后脑勺。”

虎豹说:“兄弟,你后脑勺挨了一镐把,我对不住你。”

“哥呀,我愿意的,跟你没有关系。哥啊,你又请假了?”

“你都昏睡两天了,我隔了一天,我重新请假过来的。哥什么也不说了。现在是我虎豹低谷的时候,这要是我好的时候,兄弟真的,我多少钱都给你。你为了我......”说话的时候,虎豹都哽咽了。

杨振军一看,“哥,你干什么?哥,我说话没有劲儿,你别这样说。”

虎豹说:“我真对不住你。兄弟,你刚放出来,就因为我,腿被打折了。我也是无能,搞不了人家。 兄弟,哥也没有多大能耐,我现在满兜是剩下还有三万来块钱,你在这养着,我肯定给你弄个二三十万,让你能做个小买卖。”

杨振军说:“哥,你先别管这事儿,我一分都不要。我的命可能注定这样。 没事儿,哥,你该回就回,你该怎么地怎么地,你不用考虑我,我什么问题没有。”

下在在说话间,虎豹的电话响了,虎豹拿起一看,“喂。”

“我他妈的还得跟你说几遍呢?我的老弟在里边待着呢。你什么时候办事啊?你要是再不办事,我告诉你,你在里边待不消停,以后你也别想出来溜达了。还有,你那兄弟现在不是在中山医院养病的吗?我可跟你说啊,如果说你再不给我办事,我叫你兄弟俩胳膊都打折了,听没听见?你抓紧时间把我老弟的事办了。”

虎豹一听,说:“行啊,我给你办。你等我两天,我这两天给你办。 ”

放下电话,虎豹说:“振军,哥回去了,哥回去给你搞钱。”

电话里的说话,杨振军也听到了。思来想去,杨振军决定再找家忠一次。家忠能不能管,不知道,但是再找他一次,多了不借,就再借二十万,将来我命都给他。

杨振军又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家忠。”

“哎,军哥,怎么样?事办没办完?办完赶紧回四九城吧。”

“家忠,哥这边暂时回不去了,我这边有点麻烦。无论如何,兄弟,算哥求求你了,哪怕哥给你打个条儿,给你跪下都行。”

“军哥,你求我?”

“我求求你了。”

“怎么啦啊,出什么事儿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也别问了,这事你也管不了,你再借我二十万行吗?将来军哥上四九城,你叫我干什么,我干什么。”

加代沉默了一会。杨振军说:“家忠,你别不吱声啊,哥他妈属实......”

加代说:“我没说不管你。你在哪个位置,我给你送过去。我找个哥们给你送过去,你别着急。”“我在中山区医院。”

“你怎么在医院呢?”

“家忠,没什么大事儿。”“那我让哥们儿过去啊,你等着吧。”

深谙人情世故的加代把电话打给段福涛段三哥。“ 三哥。”

“哎,代弟。怎么了?”

“三哥,你替我办个事儿,你知道中山医院吗?”“我太知道了,离我家不远。什么情况?”

“你替我到这医院去,我有一个兄弟,也是战友,叫杨振军在那边。你手头要方便的话,你给他拿二十万,他有点急用。这钱回头我还你。”

段福涛说:“你这说的,我给他就是了。你还还个鸡毛啊,我俩他妈差二十万呀?”

加代说:“一码归一码。”

“什么玩意,一码归一码?你不用来没有用的。我给他送过去,你不用着急。”

加代说:“我问他什么事,他不说。你替我去看看他伤哪了,问他怎么回事。他在我这借的钱,说回大连看虎豹去了。”

段福涛一听看虎豹,说:“哦,那行,我问问。虎豹去年年底进去了,判无期了。”

加代一听,说:“那我知道了。你先帮我去看看,去完你给我回个电话,我再看看到底过不过去。”

大连金港集团的老板段福涛,梳着大背头,戴着眼镜,领着一个兄弟,带着钱来到了杨振军的病房,门一推开,“老弟。”“哎,哎哎呀,哥,我就不起来了,我的腿......”

“别动,别动,别动,你叫杨振军啊?”

“哎,我是杨振军,哥,你是?”

“加代让我过来的。”

杨振军一听,“谁?加代?是家忠吗?”......

俩人对上号以后,段福涛把二十万信床头一放,“是我代弟叫我给你拿过来的。我多说一句话,兄弟,我是大连人,我姓段叫段福涛。你这怎么搞的?”“没事儿,我跟人打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你跟家忠说,我这边没什么大事。”

段福涛说:“我实话跟你说吧,兄弟,我是大连玩社会的,就你认识的社会人,我全认识。你是不是冲虎虎豹回来的?虎豹是我弟弟,见着我叫三哥。”“他不是进去了吗?无期。”“这些事儿我都知道,我还看过他呢。所以说,你兄弟啊,你心里要是有什么憋屈,有什么委屈事,你跟我捣鼓捣鼓,我没准能替你解决。你要是跟我不说实话,给你拿这点钱,都无所谓。你干什么还不说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