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伙计偷东家东西被小姐发现,小姐:陪陪我,我帮你偷

吕姐在农村

2022-10-05 09:45四川

关注

山西最南端的黄河岸边有个清河镇,镇上有个李员外李有财,清河镇的首富,乡下有良田五百多亩,镇上开了一个钱庄,一个油坊,一个豆腐坊,牛马成群,长工、短工、家丁、佣人近百号。

李员外十八岁时,父母给他娶了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贾氏。贾氏过门后,为李家生了一男一女,儿子叫李继宗,女儿叫李继兰,之后,贾氏再无生养。

女儿李继兰不仅美若天仙,而且天资聪颖,善良孝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继兰三岁时,李员外把她抱到书房,她看着柜子里的书和桌子上的笔墨纸砚,高兴得不得了,把自己能够够得上的书统统翻了一遍,尽管她还认不了多少字,但那种喜欢却是很少见的。翻完能够够得着的书后,她又缠着李员外把高处的书也拿下来让他“读”。翻完书籍,她又开始拿起笔写字,直弄得满手满脸都是墨。李员外说,唉,可惜是个女娃。

而贾氏生儿子继宗时,由于难产,孩子在母亲肚子里受到影响,生下来有一点智障,有事没事总是傻笑,读书求功名,光宗耀祖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光宗耀祖都是小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继宗死了也没弄明白。

贾氏生不出孩子了,李员外便想再纳妾,但贾氏坚决不同意。她想,我儿子怕是一辈子都需要人照顾,他和员外百年之后儿子怎么办?如果小妾生一个儿子,他亲生的儿子就得让出一半家产,如果生两个儿子,她儿子最多只能分到三分之一家产,即便是生个女儿,也会陪嫁,所以,绝不能让李员外再纳小妾。

而李员外一向惧内,见夫人死活不同意纳妾也就算了,看着儿子继宗一脸傻笑,他也觉得给这个智障儿子应该多留点,不然,一辈子要可怜了。

家财万贯却人丁不旺是李员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李员外姊妹三个,上有一个姐姐叫李有兰,下有一个弟弟叫李有富。姐姐有兰嫁得不错,大户人家,但弟弟有富却名不副实,家境一般,靠着哥哥李员外的帮衬,也只能算个中等人家。不过,有富虽然不富,但人丁却兴旺,生了两个女儿,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都已经出嫁,三个儿子老大娶了媳妇,老二二十三,因盖不起房子,没有姑娘愿意嫁过来,最后还是李员外出钱帮他盖起房子才娶了媳妇。老三李建文最小,也十九岁了,也到了娶媳妇年龄,但给老大老二娶媳妇已经债台高垒,所以,一两年内还娶不起媳妇。

老三李建文精明能干,嘴又特别甜,经常来李员外家找表妹李继兰玩,来了总是大伯大娘的叫,还会给坐着休息的李员外捶捶背,给大娘贾氏捶捶腿,热天的时候,给大娘扇扇子,除此以外,李建文还特别会照顾堂哥李继宗,继宗也喜欢与建文一起玩。员外和夫人都很喜欢这个最小的侄子,所以,李员外便让他到自己的钱庄帮忙做事,一个月开二两银子的工钱,和掌柜的工钱都差不多。这也是想让弟弟尽快把房子盖起来,为建文娶媳妇。

李建文每次来到大伯家,都要给继宗带一些好吃的和好玩的,继宗非常开心,也最喜欢这个堂弟,一天不见建文,就闹着要去找。

然而,尽管继宗很开心,但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弱。李员外对夫人说:“继宗这个样子,我们百年之后怎么办?谁照顾他?还是给继兰找个上门女婿吧。”贾氏道:“也只能这样了。”

建文对员外和夫人说:“大伯大娘,你们别担心,你们老了我来照顾,继宗哥我也照顾,你们放心吧。”

李员外和夫人都很感动,那么多侄子侄女,只有建文对他们和继宗好。贾氏对李员外说:“建文也该娶媳妇了,咱们出钱给他也盖一座房子,帮他娶个媳妇吧。”李员外说:“我也有这个想法。”

于是,李员外又出钱给建文盖了一座房子,而且比老二的房子还大还好,又出彩礼帮建文娶了媳妇。

继宗的身体越来越差,走路也是有气无力,即使在院子里走两圈也气喘吁吁。由于他离不开建文,建文干脆天天来大伯家陪着继宗。

继宗最喜欢吃建文给他带来的那种糖。有天半夜,继宗闹着要和建文玩,李员外和贾氏没办法,派人去有富家把建文叫了过来。

李员外对贾氏说:“这样也不是办法,建文是成过亲有媳妇的人,总不能为了继宗让他媳妇独守空房吧?要不和有财商量一下,把建文过继给咱们,让他们搬过来住,这样建文照顾继宗方便些……”贾氏说:“你可考虑好,过继给咱们,将来我们老了,会不会给继宗和继兰带来麻烦?我觉得还是给继兰招个上门女婿比较好,继兰毕竟是继宗的亲妹妹……”李员外说:“你说的我也考虑过,但眼目下咱就过不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继宗这样子,多一个人照顾总是好的,即便建文不管,不是还有继兰吗?”贾氏也只好答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李员外便到弟弟有富家商量过继的事。有富两口子当然十分愿意,这样一来,不仅自家多了一座房子,哥哥有财的万贯家财也有儿子一份,而且,哥哥和嫂子百年之后,李家的财富不就都成儿子建文的了吗?

于是,李建文成了李员外的养子。

而李继兰对这些家庭琐事根本就不感兴趣。这天,她和母亲贾氏去青龙寺给哥哥继宗进香许愿,让观音菩萨保佑继宗的身体能好起来。

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乞丐躺在地上,年龄看上去和继兰差不多。

继兰说过去看看,贾氏说:“一个叫花子有什么看的?”继兰说:“他躺在地上,不是病了就是饿晕了,我们刚拜过菩萨,不能见死不救吧,不然,菩萨也不会保佑我哥,还是去看看……”贾氏只好跟着继兰走过去。

来到乞丐身边,继兰拍了拍乞丐的肩膀说:“醒醒,你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乞丐醒了。继兰问他怎么了?乞丐说饿晕了,三天没吃一点东西了。继兰和母亲身上啥也没有,说你起来跟我回我家给你饭吃。

乞丐站起来,跟着继兰母女回到继兰家。继兰让厨房赶紧做一个人的饭拿过来,然后让乞丐洗洗手脸准备吃饭。

不一会儿饭就做好了,乞丐狼吞虎咽一连吃了三碗饭一个馒头,又吃了一盘猪头肉。

吃过饭,乞丐看上去精神多了。继兰问他是哪里人?乞丐说,老家咸阳,逃难出来,流落到此。

继兰又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乞丐说,不知道,走到哪里是哪里吧,反正到哪里也是讨饭。

继兰问他叫什么,愿意不愿意留在她家做个喂马的小伙计?乞丐说:“我叫天赐,只要有吃有住,留下最好……”

“那好,我家喂马的李叔年龄大了,一个人有点吃力,你就去帮他,也认真学着点,过两年李叔干不动了,你也可以独当一面了。”继兰说。

“谢谢姐姐收留我。”天赐说。

继兰说:“嘴倒是很甜,你多大了叫我姐姐?”乞丐说:“虚年十七,姐姐呢?”继兰说:“我比你大一岁。”

就这样,乞丐天赐留在李家做了喂马的小伙计。

建文对继兰说:“继兰啊,干嘛对一个叫花子这么关心?”

继兰说:“正因为他是叫花子,无家可归,我才关心他,你不是很善良吗,怎么连这也不明白?”

建文说:“这年月,外面叫花子那么多,你能关心过来吗?”

继兰说:“的确关心不过来,但关心一个算一个,而且遇到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好好好,还是继兰妹妹善良,说得有道理……”建文说。

天赐和李叔一起住在马棚里,虽然有些气味,但李叔说冬天很暖和。

继兰的房间在二楼上,后窗正好斜对着马棚,马棚后面有一个窗户,天赐喂马的时候,抬头就能看到继兰房间的后窗,而继兰又喜欢坐在后窗下读书,这样,天赐天天能看到继兰。

有一天,天赐干完活去花园里溜达,突然看见石桌上有一本书籍,上前一看,是一本是他非常喜欢读的《资治通鉴》,估计应该是小姐继兰落在这里的,等等不见人,他想把书带回马棚看,看完再放到这里。于是他便拿起书回到马棚,坐下看了起来。

喂马李叔有点吃惊地说:“你也认字?”天赐说他小时候念过私塾。李叔说:“那你和小姐一样都是读过书的人,都是这个……”李叔伸出大拇指说。天赐说:“我只是个小伙计,可不敢和小姐比……”

李叔说:“我就敬重读书人,你还年轻,好好读书,考个功名就不用在这里喂马干粗活做下人了……”

天赐说:“李叔说笑了,你看我现在连个家都没有,哪里还敢想着读书考功名啊,我不过是喜欢读书而已……”

十天后,天赐将《资治通鉴》读完了,他就把书放到花园的石桌上。

第二天,他来花园看看书被人拿走没有,却见书好像还在石桌上,但她走过去才发现,石桌上放的不是《资治通鉴》,而是《史记》。

他有点懵,怎么会这样呢?这看上去好像不是无意忘记落在这里的,而是有意放在这里的……管它呢,反正把《资治通鉴》看完放回这里也没事,也把《史记》拿回去看完放回这里。

你别说还真是,当天赐将《史记》读完放回这里后,第二天《史记》被拿回去了,而另一本《山海经》又出现在石桌上。

这就很明显了,是有人有意拿书给他读,这个人不是别人,应该是小姐继兰。看来,小姐对他这个乞丐小伙计真的不错,天赐心里也很温暖。但两人都没有把此事说破,而是一个继续放,一个继续读。

其实,《资治通鉴》的确是继兰忘记丢在那里的,但当她又回去找时,书却被谁拿走了。

继兰想,拿走书的人肯定是读过书喜欢读书的人,其他人不可能拿,她也问过父母还有建文,都说没拿,那就是长工、短工、伙计或者佣人,难道这些下人中还有读过书喜欢读书的人?于是,她没有声张,她想知道这个拿书的人是谁,把书读完后会不会放回原处?于是,当天赐读完《资治通鉴》把书放回石桌时,她才知道,原来她救下的这个乞丐小伙计还是个读过书喜欢读书的人啊,于是,她没有吭声,换了一本书放在那里。

却说少爷继宗的病一日不如一日,已经吃不下饭,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建文几乎是日夜守在继宗身边,给继宗喂汤喂水。这让李员外和贾氏很是感动。

贾氏说:“建文啊,你就像继宗的亲兄弟一样,比我们照顾得还周到……”建文说:“大娘啊,您就是我的亲娘,继宗就是我的亲哥哥,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难受啊,恨不能替他受罪……”李员外听了也十分感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月后,继宗终于走完了他短暂而苦难的一生。

白发人送黑发人。贾氏哭得晕了过去,李员外做了最好的棺材,安葬了儿子。发灵时,建文趴在棺材上哭成了泪人,而继兰怎么也想不明白哥哥的身体究竟是怎么了……

继宗走了,建文就成了李家万贯家财名副其实的继承人之一,而继兰如果出嫁,只能得到一些陪嫁,如果招上门女婿,和建文一样继承一半家产。

继兰已经十九岁,到了出嫁或招婿的时候了,但哥哥继宗刚去世,要三年后才能嫁娶。

这之间又出现了继兰是出嫁好还是招婿好的争议。

由于建文不是李员外的亲儿子,将来能不能赡养李员外和贾氏还不好说,而继兰是李员外和贾氏的亲闺女,理应赡养员外和贾氏,所以,还是让继兰招婿比较有保障。

但如果让继兰招婿,就不好挑剔对方的家境条件,就有可能招一个穷女婿上门,再说,李员外和贾氏去世后,建文和继兰有可能因争夺家产而成为仇人。所以,继兰还是嫁出去好点。

于是,一家四口人形成两派,李员外和贾氏主张继兰出嫁,而建文和继兰主张招婿。

继兰没想到平日里总是和自己观点不一的建文在这关键时候却站在她一边,于是,以前心里对建文不好的印象也改变了许多。

继兰看见建文说:“建文哥,你真的愿意让我招上门女婿?”

建文说:“继兰,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有血缘关系的堂哥堂妹,而且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为什么不支持呢?”

继兰说:“建文哥,我还担心你说我招婿是为了和你争家产呢?”

建文说:“继兰,这话应该我说,无论怎样,我不是咱爹咱娘亲生的,我还担心你以为我来是和你争财产呢……”

继兰说:“我对财产不感兴趣,我是想留下来照顾父母……”

建文说:“妹妹还是担心我照顾不好咱爹咱娘啊……”

继兰说:“多一个人照顾,就能照顾好得好一点,对吧?”

建文说:“对对对,还是妹妹想得周到,其实,哥也是这么想的,要不咱俩的意见怎么会一致呢?”

原来,李员外和贾氏担心继兰招婿,会让建文和继兰争夺家产,现在发现建文和继兰的意见一致,也就不担心了,也同意继兰招婿。

自从继兰知道天赐读过书喜欢读书后,便对他刮目相看。一个逃难的乞丐,一个喂马的小伙计竟然读过书,而且喜欢读《资治通鉴》、《史记》、《山海经》这样的书,这以继兰的阅历是无法想象的。于是,她不知不觉喜欢上了这个小伙计。接下来的事更让她认定了天赐就是她这辈子要找的人。

这天,继兰坐在花园石凳上,边欣赏美景,边背诵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背到这里,想不起下面的句子了,正在想,突然有人接着背到:“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继兰抬头一看,只见小伙计天赐站在不远处。

“刚才是你背的吗?”继兰吃惊地问。

天赐点点头说:“这附近好像没人了。”

“来来来,你到我这里来……”继兰说。

天赐来到继兰身边说:“对不起,打扰姐姐了。”

继兰说:“没有,没有,你也喜欢唐诗宋词吗?”

天赐点点头。

继兰问:“你还喜欢苏轼的哪首词,除了苏轼,你还喜欢谁的词?”

天赐说:“还喜欢苏轼的《明月几时有》,除了苏轼,还喜欢李清照的词,特别是她的《声声慢》……”

继兰说:“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喜欢的几乎一样,好,以后你就多陪我读书吧。”

天赐说:“只要姐姐不嫌弃我这个喂马的小伙计就行,有时间我就来这里陪姐姐读书吟诗……”

继兰说:“太好了,一言为定。”

天赐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继兰和哥哥继宗一样,喜欢吃糖。这天,建文从李家钱庄回来,对继兰说:“看哥哥给你带来什么好吃的?”

继兰喜欢吃零食,听说建文给她带了好吃的,便高兴地说:“别卖关子了,快拿出来给我……”

建文将一小包棕色的糖块给了继兰说:“尝一颗,看看好吃不好吃?”

继兰拿起一块放入嘴里,柔软光滑,甜蜜无比。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建文哥,你真好……”继兰说。

“好吃以后哥经常给你买。”建文说。

“谢谢哥!”继兰说。

这天,继兰让天赐去她屋里陪她读书吟诗,天赐便去了。

天赐来到继兰房内,继兰正在吃建文给她的糖块。继兰给天赐拿了一块让天赐吃,说是建文给的,很好吃。

天赐拿起来闻了闻说:“他给的东西,还是不要吃的好……”

继兰笑着说:“想什么呢?他是我堂哥,叔叔家的孩子,他难道会害我吗?你该不会是吃他的醋吧……”

天赐说:“我也是随便说说,不过,吃糖多了的确不好,尤其是女人,会损坏牙齿的……”

继兰说:“我知道了,你懂得倒是蛮多的。”

天赐说:“哪里多了,这都是常识,都知道的。”

有一次,天赐看到建文又给继兰带了一包糖块,便对建文说:“糖吃多了不好,对女人尤其不好。”

建文说:“住嘴,你一个喂马的小伙计哪有你说话的份……”

继兰说:“建文哥,他是我的朋友,你后不准这样对他。”

建文说:“我知道了,可我就给你带一包糖块,碍着他什么事了?他就一个小伙计,也配做你的朋友?你不怕别人笑话?”

继兰说:“再说我就不理你了,朋友没有贵贱之分……”

等建文走了以后,天赐说:“你不可以再吃他的糖了……”

继兰说:“天赐啊,别这么小心眼,他是我的堂哥,给我吃糖也没什么吧,我对谁好,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天赐说:“姐姐,相信我,我是为你好。”

继兰说:“以后叫我继兰,不准叫姐姐,你为我好我心里有数,但也不能疑神疑鬼,大惊小怪……”

却说李员外和贾氏由于晚年丧子,心情悲痛,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没过多久,双双离世。

接下来由谁掌管李家财政大权,成为很棘手的问题。建文尽管已经过继为李员外的儿子,但继兰却是李员外亲生女儿,且尚未出嫁,还是李家一员,有掌管李家财政大权的资格。

那么,这个时候,建文父亲成为李家最亲的亲戚,而贾氏一方没了人,对此事也不愿意参与处理,而继兰这里基本上没人帮她。所以,建文处于最有可能成为李家的实际掌权人。

而建文却说:“继兰,爹娘都去了,咱家的大权交给你吧?”

继兰问天赐怎么办?天赐说,暂时不宜掌管权力,各管其事,大事商量。

接下来第一件大事就是安葬两位老人。

天赐告诉继兰,你和建文商量好安葬规格,大概做出预算,然后找一个可靠的总管,把银子交给总管管理,你们只负责迎来送往。

五天后,总算顺利安葬了两位老人。

然而,就在这时,继兰身体出现不适,浑身乏力,走路都有点困难。她以为是这几天事多累的,但天赐说,我以为你吃的糖有问题,你要立即停止吃建文给你的糖。

天赐偷偷给继兰请来最好的大夫,并把继兰吃的糖让大夫看,说继兰可能是中了什么毒。大夫闻了闻,但也没有特别的味道,不知道是什么毒,只好开了一些解毒药让继兰喝。

建文对继兰说:“你身体不好,家里的事就不要操心了,放心吧,一切有我……”

天赐对继兰说:“建文说得对,你好好保养身体,不要再操心了,建文有能力做好一切事……”

于是,李家的财政大权实际上就完全落入建文的手里。

然而,三天后,李府大门外突然来了一队官兵,将李府团团围住,然后,将李建文抓住,并戴上枷锁。

原来,天赐将建文给的糖块送到县衙,并报官这糖块里有毒,已经害死一人。县衙将糖块拿到医馆检测,发现里面有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人如果长期服用,就会中毒,导致死亡。

李员外的儿子继宗本来身体不好,但长期吃含有这种毒药的糖块,导致身体慢性中毒,最终死亡。

而天赐来到李府,第一次见建文的时候看见他给了继宗一包糖块,但当时没注意,当建文给继兰这种糖块的时候,天赐突然想起继宗吃过这种糖块,于是怀疑糖块有问题,但不敢肯定,当继兰身体出现状况时,他便肯定糖块有问题。于是,他一边找大夫救治继兰,一边到县衙报官。

建文被带到县衙大堂审讯,他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小的时候,他就羡慕妒忌大伯李员外家财万贯,长大了就产生了夺取占有大伯家产的欲望,他从一个道士那里弄到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然后开始实施自己霸占大伯家产的罪恶计划。

善恶有报,最终,建文被判二十年牢狱。

而天赐原本是六王爷的儿子,由于朝中奸贼诬告六王爷谋反,六王爷被打入死牢,而且株连九族,儿子天赐被管家偷偷送出王爷府,流落他乡,被李员外女儿继兰收留做了喂马的小伙计。

前几日,新皇帝登基,六王爷被平反,官复原职,天赐也被接回到王爷府。但天赐不愿意做官,回到清河镇,做了继兰的上门女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