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电影《母语》:看完这部电影,终于明白为什么要禁止代孕

阿澍的江山

2022-10-05 10:30山东

关注

“你真的能接受代孕所带来的一切事情吗?”
“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

这是电影《母语》中张磬和方韵的对话。谈话时云淡风轻,哪知却是一语成谶。

张磬和方韵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人事业有成,却长期两地分居,膝下无子。张磬为了要孩子,放弃国外的事业回国,但是妻子方韵却不想放弃自己的事业。

迫于日益增长的年龄,也迫于双方父母的压力。于是,两人决定找人代孕,于是就有了开头的对话。

两个人找到了代孕妈妈李妍。李妍,长相漂亮,做过群演、小职员、服务员,最重要地是她急需用钱。

一切考核都通过,最后张磬问了李妍一句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开头来看,张磬一直都是三个人中最清醒的那个人。虽然他不知道代孕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些什么改变,但是他似乎有某种预感——这件事情非同寻常。

而代孕的当事人李妍,作为一名未婚未育的女性,她对代孕的认知,恐怕也只是身体上的不适和改变。她以为,她只是把自己的子宫当作工具出卖,却忘记了十指尚且连心,何况子宫。

方韵,恐怕是三个人中对这件事最不以为意的。她以为,她是花钱找一个人替自己受罪,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罪必须自己受。

01

交易开始,一切按部就班。

李妍轻轻抚摸自己刚刚受孕的腹部,她的子宫里孕育着别人的血脉。

李妍开始孕吐,方韵看着李妍难受的样子,这时她心里还比较庆幸,这份罪本该是她的,却有人代劳了。

悄然地改变是从张磬的父母来之后。

张磬的父母看着李妍的孕肚,虽然有点想不开“代孕”这件事,但是毕竟是他们家要迎来下一代了,仍然特别高兴。

毕竟在张磬的父母眼里,只要孩子是他们儿子的就行,何必过于计较生孩子的这个人到底是儿媳妇呢,还是其他别的女人呢。

在张磬的父母眼中,谁怀着他们家的血脉谁就是保护对象。

李妍要去做饭,被张磬的妈妈制止,最后是方韵去做饭,而张磬的妈妈却拉着李妍的手交代孕期注意事项。

第一次,方韵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可是谁让孩子不在她的肚子里,怀孕,是受罪,却也是特权。

以至于,后来方韵撞到张磬给李妍弹琴,教李妍游泳,她虽然心中不悦,却也不能说什么,因为一切都有一个正当理由,是她把这个正当理由给了别人。

她可以放弃一个母亲的权利,却不能让张磬放弃一个父亲的权利。

方韵说要让孩子熟悉妈妈的声音,所以她偶尔会给孩子讲故事。

这个理由是多么可笑,孩子天天在肚子里听李妍讲话,偶尔听方韵讲个故事,就能分辨谁是自己的血缘母亲吗?

孩子慢慢长大,李妍感受到孩子长大带来的不便,也享受到只有生身母亲才能感受到的胎动的幸福。就像她跟张磬说的,她有时觉得肚子里的就是自己的孩子。

李妍把胎动的激动和幸福分享给张磬和方韵,张磬和方韵迫不及待地要听胎动,这时张磬跟孩子说了一句话:“我们是你的爸爸妈妈”。

就是这一句话,把李妍从激动和幸福中拉回现实。她只不过是个工具,这是别人的孩子。

孩子出生了。

张磬的妈妈抱着孩子去找李妍喂奶,一句“找娘,吃奶”,让方韵愣在原地,她想反驳,因为从血缘上来说她才是孩子的母亲,可是对孩子来说“有奶便是娘”,她没有奶,便也不是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孩子只跟李妍亲,方韵不甘心,她让孩子跟她睡,半夜孩子哭醒却哄不住,还是李妍去哄孩子,孩子才不哭。

方韵继续想办法,她洗完澡穿上李妍的衣服,让李妍把奶挤进奶瓶,半夜孩子依旧哭醒,张磬劝她把孩子送到李妍那里,方韵发怒:“我是她妈妈,我有权利带她。”张磬语塞。

方韵抱着孩子,孩子哭方韵也哭,李妍看着空空的婴儿床哭。

方韵,逃避了孕期的繁琐和不适,终究没逃过母性对自己的谴责和鞭挞。李妍,守住了自己的身份,却没守住自己的心。

02

在此之前,我对代孕持宽容态度,可是当我看到李妍忐忑地抚摸自己刚刚受孕的腹部,就在那一刻,我突然理解国家为什么要禁止代孕。

代孕是一方对另一方赤裸裸地剥削和压榨,是把人当成了没有感情的工具进行交易。

张磬和方韵有钱,他们可以逃避自己本应该遭受的身体上的痛苦,把这种痛苦通过金钱转嫁到别人身上。

李妍为了赚钱替别人受苦。李妍遭受的不只是身体上不适和孕吐,还有被迫“母子”分离 的痛苦。

这种剥削,不只是肉体上的剥削,更是精神上的摧残。

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代孕妈妈才是工具吗?不,这三个人方韵、李妍,包括这个孩子都是工具。

方韵,她以为子宫不过是生孩子的工具,用谁的子宫都一样,用别人的子宫还省了自己的辛苦。

她只想到生孩子可以替,可是父母亲情不可以替。她想用偶尔的胎教,带有母亲气味的衣服,让孩子轻易地亲近她。可是凭什么她的举手之劳能代替生身母亲的十月怀胎?

代孕,从来都不只是代替怀孕那么简单,代孕是代替了别人的一段人生。方韵从这段人生中缺席,就要做好缺席的后果。

李妍,从她有所期待地抚摸自己的腹部,就已经注定了,她不可能从这场交易中全身而退。

虽然一开始她说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把自己当成了工具,可是忘了这个工具有颗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李妍在孕育这个生命的过程中,与这个生命血脉相融,她与那个孩子虽不是基因上的母女,却是精神上的母女。

如果她是职业代孕妈妈也许会练就铁石心肠,可是她是被生活所迫,这是她一生第一次怀孕,也是唯一一次代孕,这个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注定会是她难以忘却的伤痛和牵挂。

那这个孩子呢?

如果她的亲生父母一开始真的对她满怀期待和爱,又怎么不愿意亲自怀孕呢?说到底,在方韵心中,这个孩子远没有她的事业重要,这个孩子不过是来堵住悠悠众口的工具。

03

一个没有亲自怀孕的母亲,真的会那么爱自己的孩子吗?

影片最后方韵抱养了震区孤儿张羌,晚上李妍哄孩子,方韵给张羌讲故事。

后来方韵与张磬离婚,也只把张羌带走,把只有两三个月的孩子留给了张磬。

也许方韵是真心想收养张羌,可是谁又能说清其中有没有一种“你不爱我,我就爱别人”的赌气成分呢?

自己的孩子不跟自己亲,那就抱养一个跟自己亲的,反正那个不跟自己亲的孩子自己也没付出过什么,放弃也就放弃了。

就像之前的某明星代孕事件,七个月大的胎儿说放弃就放弃,语言中对孩子没有半分感情,就好像那是一个物件,想买就买了,不想要就扔了。

如果孩子在她自己的肚子里,她还能做到那么冷漠和决绝吗?

影片最后,方韵经过痛彻心扉的反思,说了一句话:“人类的延续到底是靠什么?是遗传?是亲情?还是爱?”

方韵刚开始以为是遗传,所以她雇佣别人的子宫,生了一个拥有她的DNA的孩子。

后来,方韵才明白,DNA并不能产生亲情和爱,亲情和爱需要点点滴滴的付出,需要日积月累的关心和爱护。

整部影片平静地叙述着这样一个故事,却在最后有几个刺目的大字“本剧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这几个字突然让我担忧那个孩子,如果她有一天问起自己的妈妈是谁,周围的人该怎么回答呢?

还有那个代孕妈妈,她能忘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吗?

我是阿澍,书评、影评、剧评人。关注我,不迷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