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06年河南两女子做了34年闺蜜后,突发奇想做DNA,才知道是亲姐妹

史海任我行

2022-10-04 16:12安徽

关注

2006年春,住在河南洛阳瀍河东的买巧玲像往年一样,来到了当地医院取自己的体检报告。由于买巧玲的身体一向健康,因此她也没把这次体检放在心上,在进入门诊部时,买巧玲还跟几名路过的小护士说说笑笑。

但当买巧玲打开体检报告时,刚才那个微笑登时便凝固在了买巧玲脸上,因为在这次体检中,买巧玲被查出了乳腺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买巧玲

对于已经年过半百的买巧玲来说,她早已见惯了人生中的大风大浪,她相信只要咬牙坚持,那乳腺癌这个坎儿自己一定能顺利迈过去。

在买巧玲离开医院前,医生不断嘱咐买巧玲,一定要立刻拿个主意出来,决定是保守治疗还是尽快手术,如果自己不好拿主意,那就跟家里人商量着来。

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回到家后的买巧玲并没有把自己患病的消息立刻通知给丈夫和孩子,而是先往外拨了一通电话,在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位名叫王玲霞的女子。

在旁人看来,王玲霞不过是买巧玲的一个闺蜜,两人既不同姓也不同宗,更不在一个户口本上,怎么就能在做了34年闺蜜后还可以亲昵至此。

甚至当买巧玲徘徊在生死关头的时候,为何买巧玲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她王玲霞,而不是自己的骨肉血亲?

姐妹俩

这段跨越时间的闺蜜情着实令人艳羡,但当买巧玲和王玲霞同时出现时,人们除了会感慨两人关系好外,通常都会被两人的外貌给吓一跳。

在日常生活中,“撞脸”这种事并不罕见,即便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也可能长相相似。但买巧玲和王玲霞的相似程度,显然不能用“撞脸”来解释,因为两人不管是身高还是五官分布,甚至于手掌大小,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而在这30多年的相处中,尽管买巧玲和王玲霞来自截然不同的两个家庭,但她们却不止一次怀疑过,她们两个才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姐妹。

尽管买巧玲和王玲霞也想过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来为两人的身世迷云做个了结,但为了照顾其他家庭成员的感情,买巧玲闺蜜俩终究是把这桩私事给压在了心底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妹俩

但当买巧玲被查出乳腺癌的那一刻,她瞬间便感受到了一阵恐慌:“如果我在手术台上,(人要是)过不来了咋办?”

当王玲霞紧紧握住买巧玲那颤抖着的双手时,闺蜜两人也最终下定决心去做鉴定:一定要知道自己从哪儿来,自己究竟是谁,她们究竟是不是亲姐妹!

而买巧玲和王玲霞的故事,还要从50年前说起!

跟往年相比,1972年的冬天似乎来得早了一些,不过在10月上旬,河南省的大部分人家中已经烧起了煤球。

资料图

因为买巧玲家境不好,为了帮家里省一点取暖钱,买巧玲便趁着课间的工夫跑来铁道煤堆边捡煤渣。弯腰捡了大半个小时后,买巧玲果然“战果颇丰”,看着身后篮子里大大小小的煤渣块,买巧玲心里跟吃了蜜糖一样甜。

就在买巧玲看着煤渣高兴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呼唤声将她拉回了现实:“王玲霞,王玲霞,我们还得上劳动课,你怎么在这儿忙着捡煤渣呢?”

听到同学们的呼喊,买巧玲心中不由得一阵狐疑,自己又不认识这些同学,她们叫自己做什么?

同学们见王玲霞没有反应,也都一股脑儿的围了上来,等买巧玲表明身份后,众人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知道是自己认错了人。

就在大家准备四散离开的时候,其中一名同学呆呆地喊了一句:“你真的不是王玲霞吗?你跟王玲霞长得可真像!”

姐妹旧照

无独有偶,就在买巧玲被认错后不久,王玲霞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就在新学期开学后不久,王玲霞所在的洛铁二中便转来了一位名叫刘俊丽的新同学,正巧合的是,刘俊丽曾经还跟买巧玲是同班同学。

一天做课间操时,刘俊丽像往常一样风风火火的往操场赶,当她穿梭在新学校的甬路上时,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当刘俊丽定睛一看时,赫然发现走在她旁边的就是自己的老同学“买巧玲”。

“他乡”遇“故知”的刘俊丽自然是异常欣喜,拉着“买巧玲”的胳膊便要跟她叙叙旧:“买巧玲,买巧玲,你也转到二中来了吗?”

但让刘俊丽感到奇怪的是,被自己拉住的这个“买巧玲”在见到自己这个老同学时非但没有半点喜悦之情,反而脸上带着一种被人冒犯到了的愠怒。

果不其然,被刘俊丽拉住的这个女生并不是老同学买巧玲,而是新同学王玲霞。意识到自己认错人的刘俊丽不由得一阵尴尬,脸上像发烧了似的红的滚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妹旧照

但王玲霞在听完刘俊丽的解释后却非常大度,表示自己还真想见一见她口中的这个买巧玲,看看她是否真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听到王玲霞如此善解人意,刘俊丽也立刻来了精神,表示自己一定会把买巧玲给带过来,让两人好好的见上一面。

在同学们的牵线搭桥下,买巧玲跟王玲霞相遇了。当两人见到第一面时,这两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姑娘不约而同的“哇”了出来,感叹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跟自己如此相像的人存在。

经过一番相互了解后,买巧玲跟王玲霞也不由得开始感慨起命运的神奇,尽管两人年纪相仿,一个住在洛阳瀍河西的市区,一个住在洛阳瀍河东的农村,中间只隔着一条浅浅的瀍河,但两人却在过去的14年中从未见过一次面,也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尽管是初相识,但买巧玲和王玲霞却像是旧相识一般,彼此拉着手都有说不完的话。在得知两人都是被新家庭收养过来的时候,买巧玲和王玲霞的心更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幼年照

“你们两个长得这么像,还都是从上海来的,命运都是一样的,拜一个干姐妹吧!”在同学们的起哄声中,王玲霞竟认认真真的跟买巧玲一起核对了八字。

在发现自己户口本上的生日只比买巧玲大了不到半年后,王玲霞郑重的对买巧玲说:“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干姊妹了,我是姐姐,你是妹妹!”

尽管两人同被收养,但两人在新家庭中所受到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收养王玲霞的家庭住在城区,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是一等一的好,为了让女儿享受到更好的教育条件,王家父母更是把女儿送进了全市最好的洛铁二中。

但妹妹买巧玲却远没有王玲霞那么幸运,如果只是家庭条件苦了点,那买巧玲绝不会有半点怨言。

真正让买巧玲难以接受的,是新家庭中哥嫂对自己的特殊态度。

资料图

尽管长大后的买巧玲乖巧懂事,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来减轻家庭负担,但买巧玲的嫂子却始终把买巧玲当成了眼中钉和肉中刺,认为买巧玲的出现损害了她在买家的利益:“你又不是买家人,怎么还不从买家滚出去!”

在嫂子的斥责和打骂中,买巧玲度过了一个令她感到窒息的童年。在这些日子中,买巧玲虽然承担了家中的大部分家务,但却得不到一份可口的餐食和一件整洁合身的衣服。

王玲霞在发现买巧玲缺少合身的衣物后,连忙一路小跑赶回了家跟自己母亲商量:“妈,我能拿几件衣服给我同学买巧玲不,她跟我一样都在长身体,却没有件合身的衣裳!”

姐妹旧照

听完女儿的诉求后,心善的王家母亲不仅没有反对,而且还主动帮女儿挑了几件衣服出来,让女儿把衣服给买巧玲带过去。

当买巧玲穿上姐姐王玲霞带过来的衣服时,不由得又哭又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现在激动的心情。

姐妹二人为了纪念彼此的相遇,在偷偷攒了一段时间钱后,两人手拉手来到了城里的照相馆,想要让照相师傅帮她们照张相片留作纪念。

照片中的王玲霞穿了件圆领线衣,头发被编成一根麻花辫,随意的垂在了一边,而买巧玲则将辫子束在了脑后,显得格外干练。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岁月像流水般匆匆而过,王玲霞和买巧玲也在相互扶持中渐渐长大。在这些年中,但凡是见过王玲霞和买巧玲的人,都会多嘴问一句,这两个姓氏不同的女孩究竟是不是亲姐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妹近照

在外人日复一日的猜疑和玩笑中,王玲霞和买巧玲也对自己的身世越来越好奇,由于DNA鉴定技术在当时还未被普及,她们想要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就只有寻找亲生父母这一条路。

就在王玲霞向周围的亲戚邻居询问,自己被收养时的具体细节时,王玲霞的父母也从亲朋口中听到了这一消息。

由于害怕自己养了多年的女儿离开自己,王家父母也是在女儿面前润湿了眼眶,哭着求女儿放弃寻找亲生父母。

为了照顾两位老人的心情,王玲霞也只得向养父母保证:“王家就是自己唯一的家,我以后不找(亲生父母)了!”

王玲霞养母

经此一事,王玲霞也跟买巧玲约定,从此便将寻找亲生父母的事抛诸脑后,与其纠结于过去,倒不如安下心来过好现在的日子。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买巧玲跟王玲霞也都相继嫁为人妇,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在这30多年里,两人虽然没有弄明白她们到底是不是亲姐妹,但却一直以闺蜜相称,来往密切。

2005年时,王玲霞的丈夫被查出胃癌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而王玲霞的养父母也早就在几年前相继离开。

经历过亲人相继去世的打击后,王玲霞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若是没有买巧玲的照顾和陪伴,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那些痛苦的漫漫长夜。

丈夫去世一年后,好姐妹买巧玲又被查出了乳腺癌,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王玲霞不由得一阵天旋地转。闺蜜两人经过一番商议后,双双认为寻亲一事已经刻不容缓,已经是时候该给自己的人生一个交代。

姐妹俩

说干就干的闺蜜两人开始在媒体上关注各种寻亲资讯,就在王玲霞和买巧玲对寻找亲生父母一事一头雾水时,她们在偶然间登录了一个名为“寻亲驿站”的网站。

这个网站属于一个名叫吕顺芳的热心大姐,在这位大姐的帮助下,已经有100多名弃儿寻找到了自己的原本家庭。

应吕大姐要求,王玲霞和买巧玲很快便把各自的家庭信息和照片寄了过去。

看到两人的寻亲信息后,吕顺芳沉吟良久,认为两人想要寻找自己的原生家庭,就必须先去北京做一个DNA鉴定,把两人的血缘关系给确认下来,这样既能给姐妹两人吃一颗定心丸,又能方便后续的寻亲工作。

热心大姐吕顺芳

经过几天的舟车劳顿后,王玲霞和买巧玲的基因样本也被送入了数据检测中心,姐妹二人随之展开了为期三天的“漫长”等待。

当姐妹二人拿到检验结果,并看到最后的检测结论时,不由得惊呼出声:二人不但有血缘关系,而且还是单卵孪生姐妹,24座基因座完全相同。

“那个时候高兴死了,高兴得眼泪都掉出来了,我们又是高兴,又是拥抱,又是难过......”在回忆起拿到DNA检测报告的那一天时,买巧玲脸上依旧挂着藏不住的笑意。

但还没等姐妹两人高兴太久,另一个难题又摆在了她们面前:人海茫茫,她们究竟该如何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就在姐妹两人举棋不定时,当地电视台和报社突然联系到了她们,表示她们可以借助媒体的力量来扩大寻亲范围。当一篇篇的寻亲报道被刊发出来后,王玲霞和买巧玲也接到了各种各样的认亲电话。

就在王玲霞和买巧玲忙着“认亲”时,住在江苏镇江一位名叫贾学庆的老人,也从报纸上看到了王玲霞姊妹们的寻亲消息。

贾学庆

当贾学庆从报纸上看到言笑晏晏的姐妹二人时,不由得大喜过望:“这就是我的两个双胞胎妹妹!”

而贾学庆之所以在没做DNA亲子鉴定的时候就对自己的判断如此笃定,正是因为王玲霞她们长得实在是跟贾学庆的母亲太过相像。

为了尽快跟妹妹们相认,贾学庆迅速联系了家中其他的兄弟姐妹,拍好照片写好信,一起寄到了河南洛阳。

尽管贾学庆在信中表达了自己对妹妹们的关切和思念,还邀请两位妹妹回老家转一转,但让贾学庆没想到的是,两位妹妹的反应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热情,竟然还有些冷淡。

刚开始,贾学庆还以为妹妹们是在埋怨父母抛弃了她们,这才对他这个亲哥哥不冷不热。因此,贾学庆立马通过电话联系上王玲霞和买巧玲,向她们还原了当年的送养事件。

资料图

原来,就在王玲霞和买巧玲出生后不久,老家便因为自然灾害而变得缺衣少食,由于家中实在是揭不开锅,王玲霞和买巧玲的亲生父母便把她们送到了相对富裕的北方省份。

为了向妹妹们解释,当初父母送走她们实在是情非得已而不是重男轻女,贾学庆还向妹妹们补充道,其实他们老家一脉并不姓贾而姓许,自己当年也被父母就近送了出来,这才改为了许姓。

当贾学庆把整桩事件的来龙去脉回忆清楚后,不知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但让贾学庆再一次没想到的是,王玲霞和买巧玲在电话另一头听完他的故事后,依旧没有想要认亲的意思。

而王玲霞的态度也很坚决:想要我们回江苏可以,那必须要做一次DNA鉴定!

用我们如今的眼光看来,寻亲之人在互相确认身份前做一次DNA鉴定似乎是天经地义。

资料图

但在2006年左右,DNA鉴定还是个新鲜事物,只有在北京等极少数城市才有相应的鉴定机构,贾学庆要想证明自己跟王玲霞姊妹的血缘关系,就必须亲自动身去趟北京。

可对于一位已经60多岁的老人来说,这次北京之行实在是个不小的挑战:“我家属生病,我也走不掉,我们到北京要花几千块钱,这几千块钱在农村来讲,怎么能(凑出来)?”

王玲霞和买巧玲之所以对DNA鉴定如此坚持,也并非是在无理取闹,她们想要找到家人的愿望要比我们想象中更为迫切。

就在她们的寻亲消息被印制在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十数个家庭争相恐后的联系上了报社,表示王玲霞姊妹两个就是他们的亲妹妹。

姐妹俩

但接到寻亲电话时有多激动,那核实详细信息时便有多失望:“找一家不是,找一家不是,做完DNA鉴定后都不是!”

在多次寻亲失败的打击下,原本自信坚毅的王玲霞和买巧玲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有了前车之鉴后,王玲霞和买巧玲索性先关闭了心房,不论寻亲者如何泪眼婆娑,那她们也要等到鉴定结果出来后,才能对其交付真心。

虽然没有DNA鉴定报告,但贾学庆已经认定了王玲霞和买巧玲就是自己妹妹。他试探着给两位妹妹打去了电话,希望她们能抽空回镇江一趟,说不定在见到故乡的山山水水后,就能回想起与亲生父母有关的点点滴滴。

贾学庆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王玲霞和买巧玲还是拒绝了贾学庆的请求,因为她们的生活条件也并不富裕,无法承担从河南到镇江的往来路费。

更让王玲霞和买巧玲感到疑惑的是,尽管自己这位二哥感情真挚、对两位妹妹的过往也是言之凿凿,但贾学庆回忆中的信息却跟她们的经历有些对不上号。

王玲霞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被送走的时候只有两三岁,还穿着开裆裤,但在贾学庆嘴里,自己却成了6岁左右时才被送走。

而买巧玲则认为,当时自己和姐姐是从上海被妈妈送出来的,而不是“二哥”口中的江苏句容。

由于这些信息出入较大,王玲霞和买巧玲认为,自己跟贾学庆一家可能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一切不过都是贾学庆的一厢情愿。

姐妹俩

在这一观念的影响下,不管贾学庆怎样邀请,王玲霞和买巧玲都将这趟“江苏行”一拖再拖,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其他的寻亲家庭。

尽管王玲霞和买巧玲并不认为贾学庆是自己的亲哥哥,但她们依旧认为,萍水相逢便是有缘。因此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王玲霞姊妹便会以妹妹的身份为这位哥哥送去祝福。

两年后,当贾学庆过生日时,他再一次颤抖着拨通了妹妹们的电话。经过这次交谈后,贾学庆也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花费多少,自己都要去一趟北京,既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父母和妹妹们一个交代。

就在贾学庆开始打听DNA鉴定的相关事宜时,贾学庆的儿子突然给父亲带回了一个好消息:经过科技进步鉴定者只需要邮寄DNA样本,便可以进行DNA鉴定。

寻亲大姐

在医生的远程指导下,贾学庆将自己的血样滴在了纱布上,等血迹干透后,他珍重的把它塞进了信封里,填上了北京DNA鉴定中心的相关地址。

10天后,DNA鉴定报告被邮寄到了贾学庆家中,当贾学庆看到上头的鉴定结果时,顿时开心的像个孩子,争着抢着便要给自己亲妹妹打电话。

贾学庆儿子怕父亲太过激动,急忙跑到父亲身边扶他坐下,一下下的拍着父亲的后背,让父亲先冷静下来。

不多时,王玲霞和买巧玲便一起知道了这条喜讯,原本最不被她们看好的一家,竟真是与她们血脉相连的亲人,两人不由得相拥而泣。

姐妹寻亲

2010年11月份,在离开家乡半个多世纪后,王玲霞和买巧玲终于再一次踏上了故乡的土地。

当得知妹妹们要回老家后,许家大哥兴奋地在老宅上贴起了红对联,挂起了红灯笼,整个院子都被他装点的喜气洋洋,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办着。

姐妹寻亲

估摸着妹妹已经到了火车站时,许家大哥试探着拨通了妹妹的电话:“妹妹啊,你们回来啦?”

听到亲人的呼喊,买巧玲不禁鼻头一酸:“哥哥啊,我们回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7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