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姐姐的不堪婚姻,让我彻底绝望了

赤小界

2022-10-04 14:33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网络)

01

周末,在热闹的美丽广场中央,一群大妈开着震天响的小苹果音乐,围在一起跳广场舞。站在大妈群里的于晴,正努力地扭动着肥胖的双臀减肥,突然看见几个熟练的同事穿着红色厂服经过。

她停下笨拙的步伐,跑过去一把拉住其中一人,问他部门经理张辉是不是也一同回来了?那同事支支吾吾半天后,便借口家里有急事赶着回去跑掉了。

跳舞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直觉告诉她,张辉那个混账,肯定又在背着她偷偷摸摸地干些不见得人的事!

果然,经过她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找了好几个张辉同部门的同事,以及负责公司年会旅游包车的后勤员,挨个发去信息旁敲侧击地询问,才终于摸出了他出轨的蛛丝马迹。

他又跟小助理鬼混在一起,这次,两人想要掩人耳目,一个以处理公事为由,一个以探望朋友为由,前后脚地留下来,没有跟公司大巴一起返程。

其中有一个也没跟车回来的同事,悄悄地告诉于晴,公司车离开后,她不小心撞见那两人搭着肩走去对面的酒店开房。

于晴只觉后脑勺噔噔噔地滚热起来,再也忍无可忍。她决定离婚,必须离婚!不管有没证据,她都不想再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了。

每次一上班,她就在车间听到各种流言蜚语。她跟张辉吵过、闹过,甚至差点打起来,他还不收敛一点。

她知道他在销售部当上了一把手后,开始嫌弃她这个低学历,长相平凡的老婆,可她不也在努力减肥吗?他是装傻看不见她的付出,还是早被那性感的小助理迷得神魂颠倒?

不知何时,于晴已经退出了大妈的舞队,独自坐在了一旁的黄油漆长木凳上,心灰如死。她准备发信息告诉张辉,他那么不想回家,那就跟小情人慢慢过吧,她要离婚。

结果,她发现手机里漏掉了一条未读信息,是于声发来的。打开后,她目瞪口呆,如被雷击,离婚的念头马上灰飞烟灭。

于声想求她去做骨髓移植配型!

02

于声是于晴的亲妹妹,她早年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嫁给的男人是个家暴男,成天烂赌,动不动就打人,对两个孩子也关心甚少。

后来,于声实在是忍受不了他了,提出离婚,并在于晴的帮助下,夺得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从此过上起早摸黑,努力赚钱和独自抚养孩子的艰难生活。

于晴时不时就去救济她,张辉没少不说几句风凉话。他嘲讽于声就是个穷亲戚,无底洞。可于晴心里清楚地很,于声才不是他说的那种人,她也不会成为伏妹魔。

有次,于声摔伤不能上街摆摊卖水果,一时凑不上大女儿初三的补习费,就厚着脸皮问她借了三百元。

本来她没打算要她还,但于声脚伤还没痊愈,没几天就又去摆摊赚钱了。瘦削的她骑着一辆生锈的男式单车,就这么载着一车尾的水果拿去卖。

明明有伤在身,还比平时多批发十几斤的水果,这些细节,都是于晴从于声家里周边的邻居那听来的,大家都对这户单亲家庭充满着同情。

两个月不到,于声就把三百元还给了她。无论于晴怎么拒绝,她都说借钱还钱天经地义,就算是亲姐妹,也要数目分明。

有时候,于晴觉得,于声虽然穷,但是穷得有骨气,她在她面前都自愧不如,所以每次回老家看她,不论节假日,都封两个大红包给两个外甥。

毕竟,于晴相对于声来说,婚姻生活会稍幸福一点,至少她的男人不会用家庭暴力对待她,除了亲情感薄弱一点,其它不良嗜好也是一概不沾的。两人结婚那几年,同心同力地赚钱,生活也过得越来越小康。

只可惜好景不长,自从张辉从业务员爬上销售部经理职位后,他的架子就变大了,还学会沾花惹草,与身边的助理暧昧不清。

以前他还会遮遮掩掩,这一年来,随着他的职位有望再高升,他是完全不把她放眼里了。

在亲朋好友的眼里,于声嫁错男人,苦一辈子;于晴有眼光,嫁对了郎,有个爱她的老公。

可婚姻里真正的苦涩,只有于晴自己清楚。

03

大半年前,于声终于熬不住生活的艰难,病倒了,得了粒细胞白血病,所有的积蓄几乎都拿去输血和治疗,曾经多倔强的一个人啊,最终不得不向生活低头,厚着脸皮问各个亲朋好友借钱治病。

于晴也掏出了三万,为这事,张辉还与她大吵了一架,质问她是不是打算一次次地救济,她娘家这唯一的至亲,就只知道拖累她。

于晴很想反驳,但想到有可能将来会问他要钱,就强忍下去了。要知道,单靠她那份做仓管员的四五千工资,存到三万已经很不容易了,于声每次发病输血都要一两千,虽说可以用医保报销一部分,但住院费等等加起来也是个不少的数目。

说实话,她也心里没底,只能尽力帮忙。

就因那次吵架,张辉更加肆无忌惮地天天跟助理腻在一起,不是动不动安排一起去外市出个差,就是找各种理由加班,每天忙到三更半夜才舍得回家。

这边,婚姻里一地的鸡毛,已让她痛苦地夜夜难眠,偏偏这时,于声突然来这么个让她去匹配骨髓移植的请求,吓得她的心脏差点停止运动,她还没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她知道,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于声都不会试探性地询问她的意见。其实,不管最后离不离婚,于晴心里早已有了标准的答案。

如果她还单身,说不定会豁出去捐骨髓救于声,但如今不同,她有家庭有女儿,她的丈夫还存有异心,她的婚姻岌岌可危,自己都快要痛苦地憋出内伤,哪谈得上还有心思有勇气去捐出骨髓?

虽说捐骨髓只是抽造血的骨髓干细胞,但是于晴有轻度的贫血遗传病,她不知道万一匹配成功,她捐出骨髓后会不会对她的健康造成影响。哪怕医生说影响不大,她心里还是会有点担心的。

因为,她害怕自己会成为离婚后的余声,终日被病魔缠身!

04

不到几个小时,于晴坐快车来到了于声住的那家医院。

于声被病魔折磨得瘦骨如柴,看到她来有点略显尴尬和无助。侄女和侄子安静地各坐在病床两头,守着正在吊水的她。

于晴悄悄去找了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原来于声昨晚发病,被120送进医院输血后突然产生排斥,差点险些送命,幸好及时重新再输血,才让她暂时度过危机,但身体已经虚弱得不成人形。

当时,医生跟于声建议,如果用骨髓移植的话,疾病可以得到好转,但是要想等到合适的骨髓,需要长时间,如果她家里有兄弟姐妹的话,不如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去匹配下骨髓,这样成功率高一点。

于是,于声才会发信息问她。其实,从字里行间,于晴已经感觉到,于声也不指望她会答应,只是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尝试下问她而已。

回到病房,于晴紧紧握住于声的手,一声声哀叹,她很想帮她,真的,但是她有她的顾虑。最后,她没有说出自己婚姻的情况,只是以自己身体亚健康为由,婉转地拒绝了她。

那一刻,于晴在于声的眼睛里,看见了绝望。

她留下一万块,便难过地离开了,她身上只剩下这么多钱了。

走在马路上,于晴突然眼眶就湿了,老天爷为什么要对于声这么不公平?让她受尽了生活的折磨,要不是当初嫁错了男人,如今也不会沦落到被家庭被孩子所拖累,弄得一身的病魔。

她本来还想着,自己厌倦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生活,万一离婚,也能分到一半的财产。可是见过于声之后,她犹豫了,她很惶恐,害怕自己以后也会变成第二个于声,过上清苦的日子。

一半的财产,远远还不够。

拒绝于声,说句良心话,于晴多少心里有一丝的内疚。她决定在金钱上尽力帮助唯一的亲妹妹,因为,她不想便宜张辉与他那助理!

她要让他净身出户,宁愿把多余的钱花在于声身上,也好过留下一分一毫给那对狗男女。

05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于晴把心中的怒火一次次地压下去,依旧装作没事似的跟张辉继续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背地里,却在努力地收集更多他的出轨证据。

这期间,发生了一些意外。

于声的两个孩儿因为懂事,不忍心看见于声这么辛苦,打算申请退学,放弃高考,去打工给她治病。可于声死活不同意,宁愿省钱放弃继续住院治疗,坚持回家等有合适骨髓的消息。

于晴无奈,只好百忙之中又抽空去看了次于声,还跟领导预借了这个月的工资,全拿过去给她了,想让她不要放弃。

她在捐骨髓这事上做不到无私奉献,那就只能在金钱上多给予帮助。

本来,于晴想抽个时间跟张辉好好谈一谈,问他拿点钱过渡先,可他老是出差,很少回家,两人都快要变成零交流夫妻了。

直到于晴再次得知,张辉组织部门同事到外市去团建,又一次高调地带着助理去KTV举办部门聚餐,气得脸上的青筋暴出。

之前撞见他俩去开房的那同事,是个快要离职的人,已被于晴用利益收买,一逮见两人过于暧昧的亲密举止,就马上偷偷录下视频发给她。

于晴看见视频里的两人,气得心口发疼,终于按捺不住,打的飞车过去,一股脑地冲进KTV的包间,直接跟张辉和小助理开撕,场面一度失控,同事们个个吓得惊慌失措。

两人最终还是把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丑事传千里,于晴的亲朋好友个个都在讨论她那段不堪的婚姻,有嘲讽和看戏的,也有落井下石,尽说些风凉话的。

很快,流言蜚语也传到了于声的耳朵里。

06

于晴接到她打来的电话时,本想跟她苦述自己婚姻里的痛,然后告诉她,她最后靠掌握张辉吃公司回扣的把柄,成功地威胁了他答应净身出户,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她。

她虽然保障了利益,但是心里还是很苦。经这一次,她也算看清身边的这个男人了,只能同甘苦,不能共享福。

往后余生,她要好好努力地生活,也希望于声坚强一点。

可话到嘴边还没有机会说出,于声的一句哽咽的话,便让她瞬间泪流满脸。

那句话,只有九个字:“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第二天,于声跳楼了。

她留下了一封遗信,内容很短。

当于晴颤抖着双手打开信看时,眼前的一字一言,就像把利刃一样刺痛着她的双眼。

她心里有万种说不出的痛苦,信未读完,便已泪眼婆娑。

信上说:“苗苗,昊昊,是妈妈对不起你们,没能力给你们更好的生活,还拖累了你们,妈妈也想看着你们考上大学,这里有两万,是妈妈以前摆摊卖水果时,一点点存下留给你们将来读大学的,妈妈看病时一直舍不得动用。

你们一定要努力读书,以后的人生只能靠你们自己走下去了,两姐弟一定要相扶相持,不然更让别人看不起。两万不多,也不够你们读大学,对不起了,是妈妈对不起你们,你们哪怕半工半读,也千万不要放弃学业。

妈妈死后,不要把骨灰放在殡仪馆,那里每年要收120元的保管费,就拿去大海直接撒下去便完事了。

妈妈唯一能留给你们的就是这套旧房子了,所幸,两年前已经辛苦供完了,虽然不大,但等你们长大后,好歹生活有个不如意时,这里还有个能待的窝。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不要把它卖了。

妈妈好舍不得你们,好想坚持看到你们顺利地考上大学,可是,熬不住了,坚持不到那一刻了,再这样下去,只会拖累你们一辈子。好好照顾自己,妈妈会在天上守着你们。”

信完,于晴愧疚、悲伤。

07

她想安慰身旁安静地坐在书桌前不停抹眼泪的两个外甥,可是话到嘴边,只说出一个字就忍不住抽泣,最后都化成大颗大颗的眼泪,簌簌落下。

婚,最后还是如愿离了,可唯一的妹妹,再也长眠不醒了。

于晴把离婚分得的财产留下了一部分,准备用来帮于声供她那两个孩子读大学,剩下的,她拿去开了一家小面馆。

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对于生的孩子好一点,至少能减轻自己内心的愧疚感。如果能重来,她或许会重新考虑去匹配下骨髓的选择。

任何时候,钱,比不过命,但是没钱,只能拿命扛。如果负担得起,去做下那个救命的人,又何妨?

往后余生,她唯有努力拼命地为自己多赚几个钱,虽说不能让自己一世无忧,但如果再遇上要在生命与生活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时,至少身上还有点钱,当遇上生死关头时,不用卑微地把选择权交给另外一个人去做决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