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8岁大爷拒绝58岁煮饭保姆的留宿:我是老了,但还没老糊涂

无感情愫

2022-10-04 14:30广东

关注

我姓李,今年68岁。

前不久妻子去世后,没人为我煮饭洗衣,没人陪我聊天散步,我的日子突然变得枯燥乏味,甚至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妻子在医院治疗了两个月后病逝,走得很突然。前一天还和我们有说有笑,第二天清早就没了呼吸。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无法承受,随着大病了一场,仿佛一夕之间就苍老了好几岁。

幸好我女儿孝顺,一直陪着我开导我,才让我慢慢走出了悲伤的阴影。

女儿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也不可能天天陪着我,于是她请了个保姆照顾我。每天中午为我煮一顿饭,留一半的菜给我晚上自己热来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一开始是反对找煮饭保姆的!我有手有脚行动自如,完全可以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不需要花那冤枉钱请保姆。

可女儿了解我,要是我独自在家的话,那肯定一碗面条或者一个馒头就打发了自己。

她不想我为了图省事而导致营养不良,所以才自作主张给我请了个煮饭保姆。

保姆姓陈,58岁,她并不是专门从事保姆行业,而是我女儿一个同事的亲戚。

小陈个子高挑不胖不瘦,样子虽然不好看,但讲话的声音温温柔柔很是好听。

她挺喜欢唱歌,煮饭也唱洗菜也唱,唱得都是我们那年代的歌,我从不打断她。

她煮的菜算不上好吃,但好在很有家常味,吃起来倍感亲切。她中午会跟我一起吃,然后收拾干净厨房才会离开。

她每周会帮我打扫三次卫生,每次都尽心尽力,尤其是打理我家柜子上摆着的工艺品,甚是细心,让我看着很放心。

我们就这样愉快地相处了一个月。

可最近几天,她突然变了。

她中午收拾好厨房后不再立马离开,反而在我家到处找事干,把一些不该她做的事也给做了,甚至连晚餐也给我煮了,还不要求我加钱。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便直接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不像以往到点就下班?

小陈支支吾吾,总说没什么事,就是多陪陪我。

她连续两晚都是8点过后才离开后,第三晚到了十点也没离开的意思,我睡意困顿,便开始下逐客令,“小陈,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大哥,今晚能让我在这住一宿吗?”小陈小声问到。

“你一晚不回家,你丈夫不担心吗?”孤男寡女的,招人话柄。

“我早离婚了,家被前夫败光了,一直住在我弟弟家。这几天我弟的儿子谈对象,晚上在家吃饭,所以我就晚点回去。寄人篱下总归不好,我弟媳让我重新找个地方住,我无亲无故没地方去,所以就想留在你这住。”

小陈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声音哽咽了起来。

“那你孩子呢?”我问。

虽然我们认识了一个月,但从没聊过双方家庭的事,我对她一点也不了解。

“我儿子在他23岁时,水库游泳没了……”小陈突然悲痛地哭了起来。

都是为人父母,我能理解到她说出这句话该有多痛。

我拿了张纸巾递给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慰,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能抚平她的忧伤。

她哭了好一会儿又说:“我给你做住家保姆吧!包我吃住就行,不需要涨工钱,我什么活都愿意干,只要大哥你不嫌弃不赶我走就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她做煮饭保姆,我女儿一个月给她2000块。我们这边的住家保姆,一个月少说也有5千以上,她居然不要求涨钱……

“你要是赶我走,我就无家可归了。我们挺合得来,也都是一个人,不如一起搭伙过日子,生活上能有个照应。”小陈又接着说到。

望着她两眼通红,我有些心软。

她也是命运多舛,早年没了父母,自己一手带大弟弟,然而又遇人不淑,嫁给了一个赌鬼,最后还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了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

现如今,更是被弟媳嫌弃,无处可去。

若这个时候我不收留她,那良心上还真说不过去。

我让她等等,便准备进房间给女儿打电话,想听听她的意见。

可谁知我刚进房还没来得及关门,小陈就突然冲进来,一把夺过了我的电话,面露难色地说。

“哥,你别跟她说,她肯定不会同意我留下的,现在的子女都不了解父母的需求,只会认为我们吃饱没事老不正经。她要是反对我们,你怎么办?我们先悄悄进行这个事,等稳定下来再跟她说好不好?”

小陈说得诚恳又全面,确实很有道理。可也是因为说得太完美了,我反而觉得奇怪了。

我突然想起女儿曾告诉过我一次:你觉得孤单就去相亲,千万别跟保姆谈恋爱。”

虽然我不太了解女儿这话的意思,可心里多少有了些警惕心,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既然我对她无意,也没必要为了同情她而留她下来,这样对我们都不公平。

何况我细算了一下,包她吃住再每个月给她2000,算下来是笔不小的数目。

我退休金不高,养我自己绰绰有余,养多一个女人,那自然是不够的。

况且,我们要是在一起后,她需要花钱买东西,我不可能不给。

而且从雇佣关系变成搭伙关系后,那她对我肯定也不会那么尽心,说不准还得我伺候她。

……随便一想,我都觉得后怕。为了杜绝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理智对待。

我问小陈要回了手机,并严厉拒绝了她的留宿和做住家保姆的请求。

对于她的处境,我还是挺难过的。你们说我这样做,会不会太绝情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