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学良心:没啥学术成就却执掌清华17年,不是大师却跻身清华4哲

小琳讲故事

2022-10-04 12:30广东

关注

大学良心:没啥学术成就却执掌清华17年,不是大师却跻身清华4哲。梅贻琦:“所谓大学之大,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1年12月3日,清华大学迎来了她的第10任校长,这位校长在就职典礼上,留下了中国大学史上最著名的一句话:“所谓大学之大,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这位新校长,就是后来执掌清华17年,被誉为清华大学“永远的校长”的梅贻琦。

梅贻琦校长的话一语中的。确实,大学之大,不在书多,更不在楼高。书再多,没有看得懂的人,也是暴殄天物;楼再高,不是为师生服务,也是形同虚设。后来,梅贻琦的这句经典名言,常常被文人学者们引用。人们可能这样认为,梅贻琦是能言善辩、口若悬河的大学者,而实际上,梅贻琦是一个“寡言君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梅贻琦个性沉静,寡言、慎言,他的学生曾作打油诗:“大概或者也许是,不过我们不敢说,可是学校总认为,恐怕仿佛不见得。”叶公超用“慢、稳、刚”三个字形容他。

梅贻琦有句口头禅,就是“吾从众”,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公众场合,他很少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一句“吾从众”,并不代表他没有坚守的东西——他坚守学术自由,他坚守西南联大,他坚守教学相长,他坚守以学救国。

梅贻琦本人由于学术著作很少,他从来没有被称为“大师”,但在他的任内,却为清华请来了众多的大师,并为后世培养出了众多的大师。在梅贻琦校长的运筹下,清华和西南联大引来了一大批顶级学者,像朱自清、闻一多、 潘光旦、曾昭抡、陈省身、华罗庚、钱钟书、 雷海宗、吴大猷、吴有训、赵忠尧、叶企孙、 王竹溪等等。培养和积蓄了大批优秀人才,其中包括李政道、杨振宁、张守廉、黄昆、屠守锷、邹承鲁、郭永怀、陈芳允、王希季、朱光亚、邓稼先、汪曾祺等。

大师们的加入,为清华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奠定了清华的校格。在遍布世界的清华校友心目中,提到梅贻琦就意味着清华,提到清华也就意味着梅贻琦。梅贻琦1931~1948年任清华大学校长,1955年在新竹创建清华大学并任校长,直至逝世。因而,他才被称为清华“永远的校长”。另外,他还与叶企孙、潘光旦、陈寅恪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易经》上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梅贻琦在世人的心目中,正是这样一位“君子”。

在就任清华校长之前,梅贻琦就是清华的教授。他是第一批庚款留美学生,1914年由美国伍斯特理工学院学成归国,历任清华学校教员、物理系教授、教务长等职。1931年10月,出任国立清华大学校长,到职后多次阐述“师资为大学第一要素”等办学至理,并积极延聘国内国际著名学者来校执教。

张静愚对人回忆说:“凡是和梅校长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无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他都不肯轻易发言,甚至与友好或知己相处,也是慎于发言。但当某种场合,势非有他发言不可,则又能款款而谈,畅达己意,而且言中有物,风趣横生。”

在梅贻琦任清华校长之前,清华师生赶校长、赶教授是家常便饭,校长在任时间都不长。但是,梅贻琦任职清华期间,清华师生校友都能接纳他,并对他作出了很高的评价。有人问梅贻琦有何秘诀,梅贻琦并不作正面回答,而是非常幽默地自夸自己是因为姓得好:“大家倒这个,倒那个,就没有人愿意倒梅(霉)!”

“一二·九”运动后,清华曾经发生过数千军警闯入学校逮捕学生的事件。后来,学生们怀疑军警特工手里的名单是校方提供的,所以把教务长架到大礼堂前接受质问,并有学生扬言要打。此时,梅贻琦校长身着一件深灰色长袍,从科学馆方向慢步走来,登上台阶,对着二三百学生,有半分钟未发一言,然后用平时讲话同样的声调,慢吞吞地说出了5个字:“要打,就打我!”集聚的学生们这才陆续散去,终将一场危急化解于无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抗日战争时,清华与北大、南开三校合并为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时期,年纪轻轻的梅贻琦在济济人才中脱颖而出,与张伯苓、蒋梦麟轮任常务委员会主席,实则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人长留昆明,主导校务。

西南联大的成立,并不能完全掩盖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之间的思想碰撞和观念摩擦。而作为掌舵人的梅贻琦本着学术自由的精神,融合严谨、自由、活泼的学风,尊重每位教授,从不强求一律、厚此薄彼。

开会的时候,梅贻琦总是坐在一旁听讲,他从不干涉教授们的发言,只会偶尔站起来给大家倒倒茶水。他心目中的大学就这样的,学术自由,人人平等。

1941年至1943年,美国空军来华抗日,急需大量翻译,梅贻琦号召联大外文系的男同学参军,在此期间,他的儿子梅祖彦没上大四就提前参军,女儿梅祖彤也随军做了护士,成为西南联大唯一参军的女生。

梅贻琦为人清廉、公正,是人所共知的。清华校史研究专家黄延复说:“他长母校几十年,虽然清华基金雄厚,竟不苟 取分文。在贪污成风的社会,竟能高洁、清廉到这样地步,真是圣人的行为。只这一点,已 足可为万世师表。”

西南联大期间,他们还办了一个附中。由于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质量高,昆明市民都想把自己的子弟送到联大附中。龙云的女儿龙国璧也报考了这所学校,结果分数不够没有考上。西南联大在云南办学,龙云曾给予学校许多支持,他满以为学校会给予照顾,没想到女儿居然落榜。龙云十分生气,认为梅贻琦太不给面子,就派秘书长到梅贻琦处疏通,希望能开开绿灯。秘书长给他带来的消息却是:“我打听过了,梅贻琦的小女儿梅祖芬也参加了考试,由于分数不够也未被录取。”龙云一听也就 无话可说了,气也不打自消了,从此对梅贻琦更加敬佩。

《礼记·大学》载:“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梅贻琦没有“平天下”,但他却在乱世之中,守护两所大学平稳前行、名留青史。可以这样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清华大学;没有他,就没有曾经的西南联大。

(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